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65 对,我就是你眼中的残次品
  我攀上山岩架,眼前以前出现那片竹林,我知道再穿过那些山刃,就能抵达水帘洞。
  我恨不得飞过去,我甚至想象着边兰她们见到我,扑进我怀里的场景,还有李京龙他们大喊我一声城哥的画面。
  可不知为何,我的内心无比紧张,我发现我根本是一步一步走过去,很慢,很沉重。
  山风吹拂着我的脸庞,丝毫吹不走我内心的沉郁,距离如此之近,不可能会这么安静……
  终于,我还是踏上了那些山刃,每一步,都漫长的像一个世纪,每一步,都是无比煎熬。
  隐约可见水帘洞的面貌,可我却是看不到半个人影。
  当我走到水帘洞跟前,眼前的一幕,让我目赤欲裂,几欲疯狂,我死死咬着嘴唇,饶是如此,腥味已经在我的嘴角弥漫,进入我的鼻息。
  我咬破了嘴唇,腿脚有些发颤,我的脑袋几乎是空白的,强大的冲击感和巨大的悲痛,使得我几乎站立不稳,我将手支在岩壁之上,堪堪稳住脚步。
  两个人倒在血泊当中,甚至血迹都还未完全凝固,我从衣服体型上已经认出,他们是第三营地的男人,是跟我出生入死过的兄弟。
  我一步一晃地走到他们跟前,身后的脚步声停下,我没有回头,知道歪脖子跟断眉他们没有踏入,也许他们知道这种时候,需要给我一点时间缓冲。
  两人皆是遭受枪击致死,一个心脏位置出现一个血洞,脸上早已苍白如纸,另一人脖子被子弹洞穿,死不瞑目。
  山洞里响起我的咆哮,只可惜他们永远也听不到了。
  良久,我起身,内心的杀戮之意已经凝聚到了极致,我缓步走出山洞,面无表情,我只想着回到第三营地,率领铁骑,血洗港口!
  我甚至不敢想象边兰她们遭遇了什么,我只知道,我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杀!
  踏出山洞,没走几步,余光看到后头出现一个人影,我从浓郁杀心中稍微回神,皱着眉头回头一看。
  杂草后头出现一张我熟悉的脸。
  娜娜!
  此时,这张脸,就像是天使!
  我甚至是有些语无伦次,飞一般地朝她奔跑过去,才发现此时她几乎是双手双脚并用,用将近爬的姿势猫着,而她所在的位置,是水帘洞侧头的岩壁山刃,不到一米之宽。
  我看出她整个人已经是有些失神,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此刻仍旧是不断流出来。
  我朝她伸出手,一把将她从险境拉过来,她倒在我的怀里,很快的,哭声顿起,可以说是嚎啕大哭,整个人死死抱着我,情绪上已经是崩溃。
  我唯有将她抱住,希望借此能带给她些许安慰,这种时候,我清楚那怕我问她什么,也是枉然。
  也许这是她仅存的一点力气了,等她哭声渐渐小下去,我将她抱到一旁,掏出行军水囊,给她喂了几口水,柔声安慰着她,只希望她的情绪快些平复。
  我心如火焚,可又是矛盾焦躁无比,一边想着从她口中获知什么,一边又担心听到坏消息。
  我尽管满腔杀意,但至少还能催眠自己,边兰她们还有李京龙他们没事,但事实上,理智告诉我,事情不会那么乐观。
  她小口地喝着水,稍微恢复了些力气,随后挤着水囊,疯狂地摄入。
  我静静看着这一切,等她看起来情绪上有些平复了,我才开口。
  “娜娜……”
  话还没说完,她将水囊丢到一旁,扑入我怀里,丝毫是拿歪脖子跟断眉他们当空气,也许她一早就将我当成依靠,而此刻,也许她的眼里,就只剩下我这个人。
  我搂着她,柔声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
  我能感受到怀里的她瑟瑟发抖,我知道还得需要点时间,从山洞里倒下的我的弟兄来判断,水帘洞此前发生了什么,想想都知道。
  许久,娜娜抬起头看着我,那对眸子,就像是受伤的小猫,看着我,眼里的泪水又是断线般掉落。
  “娜娜,发生了什么?”
  ……
  通过娜娜断断续续的叙述,我的心脏几乎炸裂,当下没有任何的耽搁,直接将她抱起,一行人赶回铁骑驻军之处。
  李京龙他们逃回水帘洞没多久,还没等沈银河那些女孩子还有边兰她们适应,且李京龙甚至还没来得及前往威廉古堡,也就是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找到导游,水帘洞周围就已经被人围堵。
  当时娜娜正好小解,惊慌之下,她冒险绕过不到一米宽的刃壁,藏到水帘洞后方,而后,她捂着嘴巴,拼命不让自己出声,这才逃过一劫。
  当时她听到山洞乱成一团,惊叫声,厉喝声,混成一片,最后在两声枪声之后,这一切才停了下来。
  惊吓之下,加上本来就经历过一次囚禁,内心的创伤,一再爆发,因此昏厥过去。
  而我的咆哮声,惊醒她时,她差不多时昏迷了一天一夜。
  之后娜娜小心翼翼绕到杂草丛生那头,看到是我,这才露面……
  ……
  “小兄弟,你打算怎么办?”歪脖子关心地问了一声。
  我此时已经跃上骏马,大金刀斜插腰间,看了一眼后头由骑士看护着的金智秀和娜娜,淡淡地开口,“杀!”
  此时,天色已黄昏,晚霞在天边燃烧着,夕阳的余晖落到港口那头,从第三营地这边看去,像是一条血河……
  我一拉缰绳,一马当先奔向通往第一营地的石道,身后很快的,马蹄声阵阵,图哈铁骑全速前进,而断眉首领跟几名盔甲悍将已经冲到我的前头。
  我知道他们这是在执行命令,誓死保护我的周全,但我当下我没想那么多,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血债血还!
  没多会,铁骑已经踏到那座泳池下方,抬眼看去,便是爱琴海了。
  我抬手勒马,在我的命令下,一百铁骑很快停止前进,隔着眼前的泳池和巨大祭台,与爱琴海那片建筑遥遥相对。
  说是遥遥相对,不过几百米的距离。
  我静静看着爱琴海的方向,我知道史密斯跟约翰森他们,恐怕是做梦也不会想到,我如一个丧家之犬,逃向山池,如今是这般归来。
  我静静看着本是没几个人影走动的爱琴海,此时已经陆续出现人影,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影云集,皆是朝这头看来。
  我想他们的表情一定很精彩,更有可能的是,他们还不清楚此时盔甲在身,坐在高大骏马上的为首之人,会是我苏城。
  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我之所以没有直接杀过去,是因为我心里头在祈祷着,在抱着一丝侥幸。
  我只希望那些人影当中,会出现我熟悉的面孔。
  当然,我深深明白,这种几率也许是很渺茫了……
  很快的,爱琴海的那些美女模特还有很多欧美男人,围了过来,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的日子安逸惯了,他们并没有那种危机感,以至于看到这支铁骑,他们也许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朝着这头走来。
  “是你?!”
  眼前一个高挑模特,容貌娇美,身上却是散发着一股子风尘味,问了一句。
  我认出此女,就是之前扭着猫步离开第三营地,第一营地男人为精英,第二营地其次,第三营地的男人则是些残次品,这种言论,就是出自此女之口。
  “对,是我,我就是你口中的那种残次品。”
  我淡淡回了一句,看向她身旁的那个欧美男人,问道:“这就是你所谓的精英?”
  “你来干嘛?去哪找到这么些马场的人,是想要来找食物的?”
  不得不说,这个女模特,估计是天天色舞色阵的,不但没半点危机感,甚至脑子都不好使了。
  我回头一看,金戈铁马,长矛大刀,长弓盔甲,这种派头如果还用来找食物,那这食物应该也得是万金难买的仙粮了。
  好在那些爱琴海的男人,不少脸上已经出现惊疑之色,甚至不少已经开始慢慢后退,估计是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我淡然一笑,朝这个女模特说道:“我今天一定留你到最后,让你看看你眼中的残次品,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随后我跟歪脖子说了几句,很快的,断眉首领指着这个女模特,跟身后的众多骑士开口,传达了我的命令,那就是无论如何,此女留之。
  我知道账要一笔一笔算,水帘洞遭遇围堵,这当中肯定是有人告密,也就是说有人跟踪边兰她们,最有可能的就是东哥的人。
  我看了一眼威廉古堡的后方,那是第二营地的所在,随后我收回目光,直视这个女模特身旁的男人,用英文大吼了一声。
  “让史密斯跟约翰森滚出来!我给他们十分钟的时间,否则杀无赦!”
  爱琴海这边四面环海,在我这般突袭而来的情况下,除非生出了翅膀,否则史密斯跟约翰森等人,绝对无半点逃离的机会。
  人群开始噪杂惊慌,因为他们听得懂英文,也看的出来,此刻的我,是杀神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