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67 莉姐
  眼神骗不了人,我从大猩猩的眼神里,看得出他面对铮铮铁骑当前的恐惧,他毕竟是普通人,而且不是傻子,即便我跟史密斯正面刚上,最大的可能,那就是他和约翰森这些人跟着史密斯陪葬。
  没人是不怕死的,大猩猩不是傻子,就凭这一点,所以我选择了一场豪赌!
  赌赢了,我的兄弟们便会脱离史密斯的控制,赌输了,我大不了再大开杀戒!
  前头有十几名图哈盔甲骑士,AK47就是扫射,也不可能一下子全部击杀,而一旦铁骑实行射杀,这些人全部都得成为蜂窝……
  只是,我不愿意看到这个结局,因为这样的话,李京龙,我的兄弟们,也活不了。
  一道身影将我扑倒,我掉落马下,忍住疼痛,捂住肩头回头一看,枪口冒着火舌,很快的就“偃旗息鼓”,而大猩猩已经抡起大棒,朝史密斯的头上肩上疯狂挥舞着。
  此时的大猩猩像是疯了一般,面目狰狞,手臂上浮现犹如的虬龙的青筋,眨眼的功夫,闷响连连,史密斯先是捂着头,没多会就瘫软了下去。
  那把步枪就掉落一旁,我捂住肩头起身,朝大猩猩喊了一声,大棒这才没有落下,否则再这么下去,恐怕史密斯就得被活活打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就连约翰森都傻眼了,我瞥了一眼,见他目光闪烁,盯着那把步枪。
  这尼玛,到了这时候,还敢有这点心思!
  “强哥,捡枪!”
  我知道这场豪赌我赢了,而大猩猩既然已经选择了活命,就不可能会再让约翰森搅局。
  大猩猩听到我的喊声,当下快速一转脖子,旋即丢下大棒,将那把步枪捡起。
  这种举动,算是彻底断了约翰森的心思,他的眼神也是彻底黯淡下来。
  “弃刀者,暂且不杀!”
  我吼了一声,用的是暂且的字眼,不管语法对不对,反正是这么个意思。
  而大猩猩的英文比我好上不少,一脚踩着史密斯,一边在后头大喊着,手中的步枪竟是对这约翰森等人。
  这一来,约翰森等北欧大汉,纵使内心万般心思,手中的唐刀朴刀,都已经纷纷丢弃。
  我将盔甲卸掉,看了下伤势,子弹的巨大冲击力将盔甲的内里击出一个弹坑,像是要破茧而出的蚕蛹,我的肩头也因此出现了一个小血洞,好在子弹并没有穿入身体。
  只要骨头没有被击折,对我而言,就是轻伤。
  我独自过去,断眉紧跟而上,我本来想拦下他,见他执意如此,只得作罢。
  我不急于算账,也没有顾忌大猩猩手中的步枪,因为他应该明白,能不能最终活命,决定权在我,而非在场的任何人。
  我一步一步走到李京龙跟前,手微微有些颤抖,最终还是伸向了李京龙鼻翼下方,探了探鼻息,气若游丝的气息在我的指尖游走,我松了口气,百感交集,生生给我压下。
  随后我又检查了下宽额头他们的伤势,挨个检查完之后,我抽出大金刀,目赤欲裂,跨步到史昏迷倒地的密斯跟前。
  “城…城哥,你说话算话吧?!”
  一旁的大猩猩,看了一眼前头的铁骑长弓,脸色有些苍白。
  我只是看他一眼,没出声,随后从他手中要过那把步枪,跨在肩头上。
  “把我的兄弟们松绑,去一趟威廉古堡那边,让沈月带着医药箱过来,越快越好!”
  李京龙他们只是遭受了毒打,好在都是硬汉子,伤势很重,眼下需要的疗伤,应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而我当下内心忐忑无比,甚至是担心弄醒史密斯之后,听到的却是噩耗……
  “城哥,沈月?就是那个吴小爷的女人?我怕是叫不动……”大猩猩唯唯诺诺的,整个人仍旧是出于惊恐之中。
  “我不会再说第二遍!”
  说完这话,我朝断眉示意了一下,他便朝我丢来行军水囊。
  而大猩猩目光一凝,连连点头,招呼了声一旁呆若木鸡的大耳垂等人,随后他们匆匆朝威廉古堡那头跑去,人群让出一条通道,来不及的,甚至是被大猩猩给推开。
  水滴落在史密斯脸上,没多会他皱巴着脸,醒了过来,我一把将他拽起,金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任凭是亡命之徒,他此刻也是露出了一丝惧色,此时的我,眼神很平静,因为面对一个将死之人,我没必要再大动肝火。
  这只是很平淡的审问。
  “她们人呢?”
  “什么人?”
  “那些女人,还有吉姆之前囚禁过的女孩。”
  “……”
  史密斯闭上了嘴巴,我不清楚他是什么心思,也许他还妄想着不说出来,能以此要挟我啥的。
  我微微侧头,看向一旁的约翰森,约翰森连忙低头,不敢直视我的眼神。
  “你知道她们的下落?”我问道。
  约翰森匆忙抬头,眸子一滞,很快的,他看了一眼史密斯。
  “约翰森,别忘了我跟MissYun是盟友,你要是……”
  刀子一划拉,史密斯的喉咙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挣扎着倒下之前,手扯着我的衣服,随后缓缓瘫倒。
  他的脖子出现一道血痕,永远地闭上了嘴巴。
  我眼睛眨都不眨,径直走到约翰森跟前,他的那几个北欧老乡纷纷低下头,后退几步,又不敢太明显,大抵是怕被我注意到。
  我没理会这些,依旧是平静地开口:“她们现在在哪?”
  约翰森看了一眼我手中满是血迹的大金刀,再瞥了瞥已经没气的史密斯,整个人终于是顶不住了。
  扑通一声,人已跪下。
  含糊地说着话,时而大声求饶,时而快速解释他之前不应该与我为敌,求我放他一命。
  “说!”
  我凑近他的脸,大吼一声,懒得跟他废话。
  “人被东哥的老大带走了,史密斯对女人不敢兴趣,史密斯正好可以跟那边的人打好关系……”
  约翰森断断续续解释着,目光一直盯着我的大金刀看,生怕我一刀下去,他就得去见他的上帝。
  “东哥的老大?谁?”我追问一句。
  “莉姐。”约翰森此时已经是面如死灰,也许是持续的高度紧张害怕之下,他的面目有些抽搐,不受控制。
  这么一会功夫,我肩头的疼痛感已经减缓,也许是战船上那瓶水的功效,又起了作用。
  “等他们回来,先安顿好我的兄弟们,出了一丁点差错……”
  我暂时不考虑杀约翰森,至少现在他跟这些北欧大汉对我还有点用处。
  我让约翰森等人等着大猩猩他们回来,负责李京龙他们治伤一事,我不是医生,在这里干等着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随后,我下令几名骑士收起那些唐刀朴刀,再留下十名骑士守在这里,而且我通过断眉交待,一旦约翰森这些人有丝毫的逃跑迹象,杀无赦!
  这不仅仅是战斗力上的压制,我知道约翰森等人现在的心理防线早已被摧毁,只不过我为了更保险起见,所以留下十名骑士。
  史密斯在被大猩猩偷袭时,扣动了扳机,虽然没有造成什么死伤,但几颗流弹依然是击中我,还有一名骑士,我已经没啥大碍,而那名并无盔甲护身的乌拉图骑士,却是因为被击中腹部,伤势不容乐观。
  此名骑士还想坚持,我感慨这支铁骑的强悍之余,还是让此人留下,跟李京龙他们一样,等待治伤。
  跃上战马,没有再停留,我策马奔腾,朝第二营地的方向驰骋。
  莉姐?!
  一个女人,竟然从史密斯手中要走边兰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