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69 屠杀将至
  我从没想到我再见到公司的霸道女总监时,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我也从未想到,这个已经褪下面具的皮裤女子,(严格来说,皮裤已经脱到一半)会是那个作风强悍的女强人,被属下成为女帝的云莉。
  一开始我听到莉姐什么的,从未想到会是此人……
  而令我怒火焚心的不是她的堕落或是什么,而是那个被摘下黑布的女子,是边兰!
  就凭这一点,我已经不会有丝毫的怜悯,血洗,在所难免!
  很快的,歪脖子跟断眉已经跟着过来,而那声口哨声落下,我就知道,上百铁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杀来。
  几个眼泡浮肿,身子已经被掏空的男人,意识还是清醒的,见我直接冲向木村所在之处,也许是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忠心或是什么,已经朝我围过来。
  我掏出刀子,没有使用大金刀,因为我知道这种刺杀的感觉,最解恨!
  两道惨叫声之后,两个果男的胸膛已经出现血洞,歪歪斜斜倒下。
  就这么点功夫,好几道声音响起,一道是莉姐的尖叫声,也许她还有点羞耻心,拉起了皮裤,一道是长发木村的沉喝声,那些和服男人已经围在他的跟前,最后一道是边兰,声泪俱下,一声小苏,让我内心百感交集。
  也许是因为边兰喊了我一声,很快的,又几道声音响起,我不用辨听,单单从身形上看,就已经知道,她们正是卡门跟雪莉,而余下那些女子,就是沈银河她们了。
  她们身上衣裳尚是完好,但绝大多数人脸上,或多或少都是有血痕掌痕,可想之前肯定是遭受过毒打。
  “边姐,没事了,没事了,很快我就会带你们出去!”
  “雪莉,我在呢,我在呢!”
  “卡门,再等一会,再等一会。”
  纵然是可以给一支骁勇铁骑下令,但面对她们仨人,此刻的我竟是有些手足无措,我庆幸的是她们还活着,可内心也是极度焦虑,生怕她们内心的创伤,难以抚平。
  边兰此时已经认清是我,那对眸子流露的神色,深深刺痛着我,先是一喜,再而是那种夹杂着丝丝委屈的茫然,这正是我所担心的,人处在极度的恐惧之下,即便是看到了被解救的希望,一时间也不可能完全反应过来。
  “小…小苏,你,你还活着?!”
  果然!
  “边姐,是的,是的!”
  我应了几声,整个人在怒火的灼烧之下,理智已经有些失控。
  没人可以这么对待我的女人们,没人可以这么对待边兰,除非我苏城死了,无论是谁,老子只要能杀,就绝不会留一口气!
  此时,莉姐已经回神过来,提了提她的皮裤,肚脐眼仍旧是遮不住,身材很魔鬼,但在我眼中,此女的内心跟蛇蝎无异。
  很快的,沈银河那些脸上蒙着黑布的女孩们,应该是听出了我的声音,纷纷发出求救的声音,有的伸出双手往前提胡乱摸索着,我知道她们这是一种本能的动作,在黑暗和恐惧之中,她们该是多想感受到我的存在,不仅仅只是声音。
  一旁的男男女女,还没吸那种玩意的,已经远远避开,至于那些正嗨着的男男女女,估计就是天崩下来,他们也是不会知道。
  就这么一点时间里,除了那几个和服男人外,城堡当中又跑出几名男人,手中多了几把朴刀,甚至还有人拿着消防斧,多余的,全都分给了那几个和服男人。
  至于那个被围在后头的长发男子,此时手中也是多了一把朴刀,也许是觉得武器在手,我跟歪脖子还有断眉仅仅三人,根本成不了什么气候,他推开了那些和服男人,站到了前面。
  “八嘎!@@#%&*#……”
  他双手握着朴刀,冷眉大声嚷嚷着,这是将朴刀当成武士刀使用,煞有其事的模样。
  我没鸟他,甚至我都不再去看那些和服男人,因为我不想去跟一帮将死之人说话。
  如果那把步枪还有子弹,现在这些人早已躺下。
  也许是导游的信息有误,这伙人根本没有枪支,也许是他们看到我们只有三人,加上又是在这种色舞色阵的趴体的情况下,为首的木村放松了警惕,并没有随身携枪。
  也许是看到我这种态度,长发木村朝他身旁的手下使了个眼色,这些人身影一动,就将朝我们仨人动手。
  这点我倒不是没考虑过,但考虑到歪脖子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学究,多少还是有点顾忌,我当下后退几步拉开距离,回头示意歪脖子退开。
  断眉毕竟是首领,眼光八方,一看对方的人有动手的迹象,早已跨前几步,挡在我的跟前,同时将手放在口中,一道尖啸再度响彻云霄。
  “啾得嘛爹!”这时,皮裤女子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朝长发男子那头喊了一声。
  也许她是觉得双方力量悬殊,且还未完全弄清楚我的来意,这才拦下了木村等人,无形中也是给我赢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苏城,想不到你还没死!”
  皮裤女子云莉此时已经恢复了镇静,此时走到木村跟前,又是妖媚一笑,再看向我时,那种表情似曾相识。
  竟是那种上司看下属的眼神,也许她骨子里就是把自己看的高人一等,如今在第二营地,当了木村的女人,想必只会是更上一层楼。
  “出息了嘛,想不到在公司里,你属于那种给我我都不要的员工,到了这里,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看上你。”
  她错开一步,站到边兰跟前,扫了一眼边兰的曲线,依然是之前那种我行我素的派头。
  “苏城,你放心,这些女人让木村桑享用之后,你要是感兴趣,听我的话,来一点这玩意,我可以考虑让你加进来,你看,他们多投入!”
  她摊开手掌,将掌心中的那些小纸包,随手丢了几包出去,就有几个果男果女目露精光,像几只贪婪的野狗一般,没有任何的廉耻心,冲过来疯抢。
  我没有吱声,虽然听出来她话里的讽刺,但我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
  那就是判断距离!
  此刻我距离边兰她们不过几米的距离,而且木村为首这些第二营地的团伙,并没有太大的危机感,根本没有用刀架住边兰她们脖子啥的,但我依旧是不敢乱动。
  包括我的女人们在内,加上沈银河她们,总共十多人,就算我跟断眉身手再好,也不敢保证万无一失,而一旦失手,这些人狗急跳墙之下,那可就……
  铁骑即便是全速而来,起码也得需要好几分钟,想到这,我压下内心早已是澎湃的杀意。
  “云莉,我不清楚你是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这些不关我的事,我也懒得跟你打嘴炮,我只想告诉你,我既然敢来,人我是一定要带走,你要是现在放了她们,或许我可以留你这个母狗一具全尸!”
  “放屁!你懂什么?这是手段,你懂吗,你不过是一个一事无成的臭吊丝,就凭你也想教我?你别看我现在是愉悦木村桑,可这不也是本事?至少老娘现在吃喝不愁,在这头,除了木村桑,谁不看我的脸色?而你呢,跟个丧家之群一般,到处逃窜,妄想着团结那个臭营地的人,建立所谓的秩序,笑话!”
  我听到这番话,心头一怔,多少是明白了些什么。
  我想到我在举行“洞窟会议”时,一直觉得有人在监视我,而那时我的确是看到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行踪有些鬼祟,只是那时候没往深处想。
  “这么说,你之前曾派人监视我?!边姐她们跑向丛林,也是那个女人给你报告?!”
  她一把搂住边兰的肩头,摇摇头笑了起来,“你终究只是个臭吊丝,不懂女人的心思,也罢,既然你找上门了,那我就替月姐出出气吧,她虽然没直说要你的命,但既然到都这份上了,估计她知道了,也是不会怪我的。”
  听到这,我的内心阵阵恶寒,此前沈月曾到公司找过我,跟云莉只算是打打招呼的关系,想不到来到这里,竟是会熟识起来,且会商量出这么个报复行为。
  我的牙齿要的嘎嘣响,从牙缝里挤出话:“这么说来,即便我是真的没能回来,你依旧是不会放过她们?”
  我指的是边兰她们还有沈银河那帮女孩子。
  此时边兰要说些什么,云莉搂着她的肩头,更加用力,差点都亲到了边兰的脸颊,笑的是愈发肆无忌惮,而边兰一脸惧色,泪珠子滴落下来,无助地看向我。
  “小苏,你快走吧,他们人多,还拿着刀……”
  我只是咬着牙,克制着内心的感动,我朝她点着头,“边姐,走,也是一起走!”
  “闭嘴!你怎么会看上苏城这种货色,亏我看你还有点姿色,还想着木村桑会不会看重你,将来你好好伺候他,也就不用老娘那么卖力气。”
  云莉此时的表情一变,满脸的厌恶,随后她神情再一变,指着边兰,笑吟吟地跟木村开口说些什么。
  是日文,我听不明白,下意识的看向身后的歪脖子。
  “小兄弟,这女人简直猪狗不如,她这是在说…让那个不男不女先不急着杀你,要当着你的面……”
  歪脖子打住话头,皱着个脸,一脸难以启齿的模样。
  “当着我的面什么?”
  “**了这个女的……”歪脖子说完这话,依然是皱着个脸,“丧心病狂,最毒妇人心,我可是真的见识到了。”
  一道朗声大笑响起,长发男人的脸上浮现出淫邪,目光在边兰的身体上游移着。
  就在这时,马蹄之声已经清晰可闻,我回头看去,黑压压的铁骑已经出现在视野当中。
  “教授,跟忽尔列说,这个穿皮裤的母狗,还有那个长发的日本人,尽量留活口,余下的,只要有还手迹象的,血洗!”
  这一次,歪脖子重重点头,“小兄弟,杀,必须杀!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女人!”
  “错了,还有更无耻的女人,我一会再带你去见见。”
  地面已经微微颤动,云莉的脸色渐渐僵硬,而长发木村还有那些和服男人,目目相觑着,还不清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也许他们以为是地震吧,可当铁骑奔腾而至,将这座城堡围的水泄不通时,我知道,一场大屠杀,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