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70 去见你那好姐妹
  全场几乎死寂,也许是因为场面震撼,也许是因为DU效已过,那些疯狂“停车枫林晚”的男男女女,已经叫喊不断,躲在一旁,颓然的,合不拢嘴的,满面恐惧的,不知凡几。
  “妄动者,杀!”
  我直视那个长发男子,他是第二营地的头,所谓擒贼先擒王,一旦此人认怂,云莉和他的那些手下,不值一提。
  “你,你怎么办到的……”
  此时云莉已经腿脚发抖,再无那种女强人的气势,目光闪烁着,一脸死灰。
  我只是瞥了她一眼,便不再多看。
  “我苏城行事,用得着跟你解释?!”
  余光之下,云莉早已低下头,而我手一抬,身后呼啦一片,百弓齐搭!
  这些人的生死,不过在我的一念之间!
  “跟他说,跪下求饶,我可以留全尸!”
  此时长发木村跟他的一众手下,叽里呱啦的,小声用日文说着什么,我没有理睬,单单从此人发抖的手来看,早已失去了拼命的勇气。
  云莉翻译之后,连续的哐当声传来,木村跟他的手下众人,手中的武器不断掉落。
  “BOSS,饶命滴,我们滴该死,我们滴有眼不识……”
  长发男子脸色苍白,百弓威慑之下,区区一个倭寇头目,终究是在死亡的恐惧面前,心理防线崩溃了。
  “苏城。”
  云莉朝我走来,嘴唇微微颤抖,扭着腰肢,面含春露,极力地媚笑着,好比古时有点姿色的老鸨。
  “都是误会,苏城,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夜夜伺候你。”
  我面无表情,无论她想搞什么心计,我都无所谓,这套媚惑术,对血气方刚的小年轻,也许有点用处,但我内心早已波澜不惊,之所以没下令,只不过是想着避免边兰她们意外受伤。
  而此等蛇蝎心肠的女人,纵然是天姿倾城,那又如何,我留她一命,不过是想在与沈月对质之后,就杀之。
  此时,她已经走到我的跟前,见我神情并没有流露出什么,面上一喜,也许是觉得她这一套管用了,竟然是跟泥鳅一般,滑到我的怀里,大腿有意无意**我的敏感之处。
  “苏城,我知道错了,都是月姐怂恿我,要不然我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你看,你现在就像是个英雄一样,之前在公司里,是我看走眼了…给我一次机会,晚上我好好伺候你好吗?”
  我低头一看,她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估摸这一套早已是得心应手,也许她以为我此刻纵然威武无双,也是逃不过她的所谓美人计。
  “哦,既然如此,我且留你一命!”
  我本就打算暂时不杀她,为的就是面对那个更加无耻的女人……
  她的面色更喜,手有意无意滑落,就将滑到我的**,我没有再作理会,推开了她。
  我走向边兰她们,路过长发男子等人跟前,瞥了一眼地上的唐刀朴刀,便不再去看他们。
  “边姐,是我失言了,没能保护好你们!”
  我替边兰松绑,还未走向雪莉她们,边兰早已扑入我的怀里,没有大声哭泣,但她的身体微微颤动着,我咬着牙说道:“边姐,都过去了。”
  我推开她,抹去她眼角的泪痕,朝她一笑。
  随后,我将雪莉卡门还有沈银河她们一一松绑,将她们带到铁骑那头。
  “莉酱,快…快帮我们求求情!”
  我走到长发男子跟前,此人畏畏缩缩,甚至不敢直面我的眼睛,而是低着头,眼角微抬,看向不知何时已经走到我身后的云莉,用口音极浓的英文说着。
  我的手臂传来触感,回头一看,云莉已经挽住我的手。
  “成王败寇,我现在是苏城桑的女人,你赶紧求饶吧,也许他可以不杀你。”
  云莉抬起头,胸PU贴的更紧,表情甚至有些骄傲,眼中几乎可以说是冒着小星星,我甚至有点恍惚,此女或许真的把我当成了她的英雄。
  我微微摇头,也不管她,淡淡开口:“松手!”
  她目光一黯,赶忙松手,脸色随即一变,冲过去抬手就朝木村扇去一巴掌。
  说的日文,而木村面色一黑,似乎有还手的意思,目光看向我,又低下头,嘴唇抿着,看情况是极力忍耐。
  我懒得再看这两个戏精演戏,说道:“我说过,你跪下求饶,我或许可以留你全尸!”
  说完这话,我背手走向我的坐骑。
  “边姐,雪莉,卡门,上来!”
  我挨个伸手,将她们仨人拉上战马。
  “教授,暂不杀云莉!”
  教授眼睛一瞪,似是有些惊讶,随即点点头,侧头朝断眉嘀咕了几声。
  见此,我掉转马头,手势一压……
  呼啦啦!
  空气被呼啸而出的箭矢撕裂,爆出阵阵响声。
  啊啊的惨叫声,夹杂着撕心裂肺的嚎叫声,日文求饶声,还有角落里一众男男女女的惊叫大喊声……
  我策马缓行,夕阳渐没西山,跟边兰雪莉她们私语着,大多都是安慰她们的话语,我知道心理上的创伤需要时间,但我此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无力,能做的也仅仅是宽慰她们,要是可以,我宁可替她们去承受那些黑暗的囚禁时光……
  不多时,身后铁蹄声滚滚而来。
  “小兄弟,忽尔列问说接下来该咋办。”教授跟上来,大声喊着,堪堪盖过滚滚铁蹄声。
  “见沈月!”
  我应了一声,回头看去,沈银河她们被各自安置在坐骑之上,而云莉则是受忽而列亲自保护,一脸苍白,目光跟我对到,茫然而恐惧。
  也许她根本想不到,我并非是吓唬,而是真的血洗第二营地的那些头目……
  我回头,拉动缰绳,加快速度!
  第二营地,箭摧!
  ……
  到了爱琴海的祭台附近,远远地,我就看到大猩猩跟大耳垂一脸丧气,朝我狂奔而来。
  我勒马,心头一沉,怒杀之意弥漫全身。
  “城哥,那个母老虎仗着吴小爷,根本不鸟我们。”
  “对啊,城哥,威廉古堡那头占地面积很广,那个沈月又是住在最里头,跟个土皇帝的女人一样,还说什么我们哥几个是不是疯了,还说我们是不是得了你什么好处,想这种话来骗她,说是城哥你要是想救人,自己滚过去见她……”
  我没有看气喘吁吁的这哥俩,而是瞥了一眼不远处依然昏迷不醒的李京龙他们。
  “强哥,吴小爷就在她的跟前?”我问了一句。
  大猩猩摇摇头,说道:“城哥,我俩就只看到沈月,还有一个胖秃子,不大熟,不过另一个我倒是知道。”
  我心中呵呵然,吴小爷不在,我倒是能理解,以他那种智商,就算身上有枪支,一旦得知铁骑踏来的消息,肯定是事先溜了,至于大猩猩说的此人,估计是那几个西装保镖了。
  “好像是叫做东哥的,在第二营地有点地位,也不知现在怎么跟沈月混到一起了。”
  大耳垂插了一句。
  这话一落,我朝威廉古堡的方向遥遥一看,心念之间,便做好了打算。
  “教授,我跟忽而列去一趟,我的那些兄弟们的伤,不能再耽搁了。”
  随后,我让歪脖子跟忽而列翻译,铁骑全部留守在此。
  忽而列听完歪脖子的翻译,并不同意,也许我之前挨了史密斯一枪,还让他历历在目,而他的职责就是保护我。
  “这是命令!”
  我直视歪脖子,这话却是说给断眉听。
  搞掂这些,我朝云莉招手,云莉似乎是有些受宠若惊,媚意更甚,甚至在坐上战马之后,不由分说就搂住了我,雪峰几乎整个抵在我的后背之上,微微颤动着。
  “我们去哪?”云莉问道。
  马蹄扬起,我策马而去。
  “去见你那好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