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连接诸天
    听到顾剑生说的,江左愣了下,这就到手了?

    想了片刻,江左问道:“你们需要什么?”

    如果是他不需要的时候,他们送东西过来,江左也就收下了。

    不过他现在需要了,就不也一样了,这种小便宜没必要占。

    他不缺这点东西。

    小孩子的钱有什么好骗的。

    顾剑生立即道:“下次找小黎的时候,破晓道友动手能轻点吗?”

    “不能,换一个。”江左没有丝毫的犹豫。

    那么麻烦的事,区区一个石碑价值不够。

    顾剑生直接懵了,果然,破晓一点都不讨喜。

    随后顾剑生道:“破晓道友,那安溪前辈的事,哦,她不打算参与天碑神战,应该不会有事吧?”

    “只要她安心的待着不捣乱,没人会去找她麻烦,就是水灵一族的也不需要在意。”江左说道。

    这种打架可以解决的事,就简单多了。

    顾剑生立即道:“好的,安溪前辈不会外出的,那破晓道友什么时候来拿石碑?”

    江左道:“石碑拿出来,我直接拿。”

    院子中的顾剑生不是很能理解,不过还是看着安溪道:“前辈,石碑拿出来就好了。”

    安溪点头,没有石碑在身,她基本就不会有事。

    就能安心的待在这里。

    在安溪刚刚拿出石碑的时候,空间门就在石碑前面开启,随即一只手伸了出来,石碑直接被那只手隔空取走。

    安溪有些发愣。

    虽然这看起来很简单,但是操作起来可是很难的。

    不是谁懂空间门就能做到这一点的。

    不过人族强者无数,会这些很正常。

    更别说那个破晓了。

    在交出石碑后,安溪就松了口气,顾剑生的电话也被挂断了。

    顾剑生对着安溪道:“前辈不用担心了,破晓说了,只要前辈在这,就没人可以找你麻烦。”

    安溪虽然高兴,但是气质不允许她表现出来,只能对着顾剑生道:“饿了。”

    顾剑生:“.....”

    突然发现供着这位前辈,也挺麻烦的。

    ————

    江左得到了石碑就直接送进城池,他不担心石碑会消失离开,或者说他在等这对方消失。

    这么消失的,他绝对可以知道,但是让他疑惑的是,石碑居然没有丝毫反应就进来了。

    这让江左都怀疑,自己拿的是不是战灵碑。

    看了下名字,这是灵神碑。

    不懂了,是仙灵府主排面不够吗?

    还是他排面不够,石碑都不屑逃离?

    没有多想,江左直接用灵神碑的气息寻找属于它的世界气息。

    不过是随意一扫,江左就找到了,接着石碑出现了反应,它直接飞往那扇门。

    江左没有阻止,任由石碑飞走。

    最后石碑停留在那扇门处,再也没有多余的反应。

    江左看着石碑没有说话。

    看来,知道了也差不多了。

    “这样看,人族参与天碑神战,真的只是意外了。”

    因为人族没有参与神战的必要,所有的一切都是基于人族开始的。

    不过这场意外,可能也有人在推动。

    比如,深渊。

    深渊那么低调,突然就跑来当人族攻防先锋,怎么看都不正常。

    他们应该也破解了一些东西,那位穿越者应该留下了什么东西被他们给利用上了。

    而秦千凝也因为深渊的进攻,而陨落。

    不过秦千凝要是没有那种大义的话,她肯定不会死。

    只是她的骄傲,她哥哥的骄傲,都不允许那样做。

    然后诸天悲剧诞生了。

    因为他跟剑十三要因此吊打诸天,啧啧,深渊背锅吧。

    之后江左打算离开了。

    这里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了,其他地方再看看吧。

    ————

    圣地

    西门玲珑今天带着六尾在外面闲逛。

    “久久,你会说的同族是在这边吗?”

    这是西门玲珑给六尾取的名字,还别说,六尾觉得比小六好听多了。

    六尾点头:“是的,虽然是很普通的,但是确实在这里。

    而且这里有很多同族。”

    西门玲珑道:“上次圣女她们好像去过灵狐秘境,说那里属于圣地了,可能是这个原因。

    不过久久干嘛要找那位普通的灵狐?”

    六尾道:“她可能跟我们一样。”

    西门玲珑愣了下,随即兴奋道:“坐标?那我们不是立功了?”

    六尾摇头:“应该不会,这里有坐标早就会被发现,可能她跟我们的处境不一样。”

    “圣地自己人?”西门玲珑气鼓鼓道:“好过分,自己人就独自养着,我们就随便丢,跟养灵兽一样。

    灵兽我们还给准备吃的,圣地还让我们自食其力,那个魔修都跑去打工了。

    好惨。

    还好娘亲在这里做客。”

    圣地确实不提供吃的住的,又不是小孩子,谁要那么照顾。

    而这种情况下,一个魔修蕴秀,给她一百个胆子都不敢胡来。

    别说她了,就是烟云也乖乖的在这里待着。

    就是九阶甚至大道者都不敢在这里放肆。

    剑十三的剑始终在圣地上空悬空着,简直可怕至极。

    一个剑十三,可能要镇压修真界了。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剑十三成长速度超出了他们的预料,更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太强了。

    哪有人可以这样的强大。

    一九阶就可以直接跟大道者五五开,还不是普通的大道者。

    当然,那个不是人的怪物,被他们屏蔽掉了。

    那不是人。

    没什么好比较的。

    六尾也很庆幸,能背靠御灵宗确实不错。

    至少不用担心一些小事情。

    至于他们为什么都没钱了,因为那时候全烧了。

    毕竟活着才重要,其他都是身外之物。

    那一次,唯一没有损失的就是赤血童子了。

    他真的什么钱都没有。

    默言虎视眈眈,六月雪也被默言带坏了。

    可怜的始终是赤血童子。

    好在他已经习惯了。

    而且从来不要灵石,有灵石也直接去折现冰棍。

    也是惨啊。

    这个时候西门玲珑带着六尾来到了豆腐店,然后惊讶道:“久久,你说的不会是小雏吧?”

    “小雏?”六尾好奇的问了句。

    “豆腐店的服务员,是个小女孩,很可爱,听说是豆腐老板的徒弟或者养女之类的。

    她好像也是坐标。”西门玲珑解释道。

    这是她上次来听她哥说的。

    六尾道:“那应该就是她了,认识最好,我感觉她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