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我是半妖 > 第八百五十一章:玉碎,魂碎,梦碎
      吴璋面色骤然惨白,扑通一声竟是朝着自己这位皇弟跪下,正欲辩解几句,便被吴婴声音再次打断道:“皇兄是想带我去北御棋府的后院观赏观赏不成?”

      吴璋心中咯噔一声,面色绝望。

      他竟然连北御棋府这个名字都念了出来?

      吴婴眯起眼眸,看着朝他跪伏的兄长,血眸之中的光影不再流动,凝视人的目光分外的冷!

     “皇兄今日来意我知晓是为何,只是皇兄真的以为舍南而取北,便能换的一世安宁?”

      吴璋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话。

      “北离当属虎狼之国,意图吞并九州,纵然皇兄此刻愿与北离结盟,虽说可以换的你心中想要的王权富贵,但终究这王权富贵不过转瞬云烟,此举与饮鸩止渴无异。”

      吴璋面上的冷汗颗颗滴落在铺在地上的名贵毛毯之中。

    他不知为何平日里素来不屑与他交流的弟弟今日怎会突然有如此‘雅兴’来教育他。

      他将头颅匍匐得更低,一副为人臣子的乖巧谨慎模样说道:

    “皇弟说得极是,是皇兄有欠考虑,只是……大晋光景实属不及从前,再谈合作之事,恐怕唯有拖垮我吴越。”

      “拖垮?”吴婴眉峰微挑,窗外不知何故引出一道旱天惊雷。

    她语气犹带笑意,极难得的透着一股子耐心意味说道:“皇兄可要明白一点,吴越究竟是谁的吴越?”

      如此大逆不道的问话,自越国开国以来,也唯有吴婴一人敢这般发问自己的兄长。

      而这位兄长也着实勇敢,不过咬了咬牙,就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是皇弟您的吴越。”

      虽然语气中肯,却仍然能够听出其中隐含不甘的情绪。

      “不错。”血眸微凝,吴婴却用一种那仿佛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东西口吻说道:“是我的吴越,若论拖垮……真正意义上,被拖着的那个人只会是我,可是兄长大人……”

      吴婴忽展颜一笑,笑容颇为森冷苍白。

    纤长的手指尖里突然夹着一枚乌黑的鬼草,草名鬼泣:“一直以来,真正拖着我想要将我拖入那无间地狱永世镇压的人……不一直都是你吗?”

      吴璋竟是被那一株草骇得嗑首不断:“误……误会……”

      吴婴随手将指尖的那株草震得粉碎,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今日心情好,所以滚吧。”

      吴婴让他滚,他就绝不敢挺直自己的腰板,连滚带爬地就要滚到门口。

    就在这时,吴婴苍白的指尖轻轻抚了抚腰间的那枚玉壶,忽然说道:“知道我为何不杀你吗?”

      滚爬的姿势骤然僵住,吴璋背脊崩得紧紧,没有说话。

      历代以来,皇位争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绝对优势之下,斩草除根是最明智之举。

      当年,在那个血色皇城的夜晚里,一把血歌剑几乎饮饱整个越国皇室的鲜血。

      她弑父,杀兄,不分男女老幼的一夜屠杀清。

    虽说手段极其残忍暴戾,却不得不承认,她用了最简单直接的手段将这个病入膏肓的国家,连根挖出了那颗深藏皇室宫伟里的毒瘤。

      虽然伤口深可见骨,难以修复,却也不再毒深跗骨,慢慢蚕食。

      虽然吴璋并非在蚕食一众之中,但对于吴婴而言,他亦是一根能够扎到手的野根。

      除之不过举手投足之间的事。

      可是她没有,而是留下了他。

      直至今日,她才问他是否知晓原因。

      可他……是当真不曾知晓。

      “或许……”

      “对于你们而言,皇位王权毕生所求。”

      吴婴的声音透着淡淡不屑:“可对于我而言,不过是把烂椅子,你既是知晓用鬼泣草来对付我,就应知晓我薄亲离情,人世间所谓的血亲二字根本无法束缚我的杀心,可是……”

      说到这里,吴婴轻轻一笑,在吴璋转瞬偷看他脸色之际,竟是捕捉到这一缕真实的笑意,不由呆愣住。

      原来吴婴笑起来也可以这般好看的吗?

      还未等他从震惊匪夷之中缓过神来,便听得她继续说道:“我却是真实感激能够诞生在这里,看到这样的一个人间。”

      因为这个人间里,有她相见之人,想触碰之人。

      “所以,我决定留在这里,守在这里,至于王位,并非我之所求,总得留一个人来继承。”

      一个让他诞生的地方,总是不能叫人就这么毁了去。

    纵然不能流芳百世,但至少也要尽她所能,延绵至它该延绵的时候。

      一句让人费解难懂的话,让吴璋深深困惑。

    但困惑之余,更多的是兴奋与惊喜,面上涨红着狂喜的神色,生平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滚出承君殿,是这般的心甘情愿。

      “嘭!”

      一道声响自远方天际传来。

      吴婴止了手中护养武器的动作,眼神微转。

    正欲起身之际,一名年轻太监便从屏风后执礼迎出,极有眼力见的来至窗旁将两扇琉璃色的窗户推开。

      “今夜是拜神节,宫外的百姓皆点灯烟花庆典。”年轻太监虽然动作从容,但根本不敢去看吴婴的脸。

      并非因为恐惧,而是源自骨子里的敬慕。

      吴婴微微侧首,看着夜幕之中盛放的烟花,宛若黑夜苍穹之中开满了银花火树。

      看着看着……

      她一时失神,血眸宁和。

      观赏着分明不过民间最常见的美景。

    可这一刻,她终于理解那个人,为何会宁归凡尘,也不愿为神祗了。

      在年轻太监满怀憧憬与紧张的等待之下,吴婴锋利常抿的唇角似有微无地正欲勾出一个弧度。

      “嘭!”

      又是一声璀璨炸响,天空之上朵朵烟花砰然碎裂,散成五光十色的盛景。

      然而辉煌流溢不过一瞬,便垂然淡散而去,就像是一个岁月惊煌的生命,在漫天流萤火光之中孤独的逝去。

      烟花虽美,转瞬即逝。

      灿烂一瞬,却是难得永恒。

      尚扬未扬嘴角里的笑意被冻结,腰间玉壶之中的那一缕缕精魄光辉在瞬间里,正如那烟花一般,消散在永恒之中。

      整个世界在吴婴那双血色眼眸之中天旋地转,骤失光明!  一声声烟花炸裂的声音犹在持续,一朵朵璀璨的光在寂灭之中盛开,却不再是她想要。

      光影斑驳之间,映着满城烟火的那双眼睛越来越暴躁!越来越嗜血!越来越阴厉!

      越来越……失控!

      在年轻太监惊骇的瞳孔之中,倒影出吴婴那张代表着俊美不祥的脸在疯魔与扭曲之间变幻不定。

      轰!!!

      天雷破空,紫电破夜。

      绝望震怒的雷光将满城烟火的光华尽数震碎。

    紫色神雷带有毁天灭地的气势轰然坠下,在一片气机狂乱之中,整座承君殿寸寸瓦解崩毁。

    殿外看守的守卫军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皆被雷光吞没,衣物兵刃寸缕不留。

      运势极好的吴璋前脚刚踏出承君殿的波及范围,后脚那座不容侵犯的大殿就在雷光之中轰塌毁去。

      他瞪大双眸,眼珠子都快从眼眶之中震得跳出来,用一种惊骇绝伦的目光看着身后那片废墟。

      在那一片废墟之中,再难寻出一块完整的砖瓦来。

      年轻太监不知为何,丝毫无损,双目茫然呆呆地看着前方像一个无助孩子一般坐在地上的吴婴。

      她双眸猩红,一身洁白衣裳在她沸腾漆黑的散乱气机之下染出一片深渊之色。

    她伸出双手无措地看着一片狼藉之中,碎成一地的玉壶碎片,其中淡去的精魄失去本有的光芒,如萤火之中在夏日之中失去最后的生命一般。

      吴璋从未见过如此失态反常的吴婴,赶紧提着衣摆冲了过去:“皇弟这是怎么了?”

      年轻太监反应过来,忙赶在吴璋接近之前便将他给拦了下来,恭敬行礼道:“璋皇子不必过于忧心,方才太子殿下练功一时出了岔子,故而引来雷劫。”

      吴璋皱眉看着这名年轻太监:“可我皇弟他这副样子……”

      “璋皇子。”年轻太监微微一笑,虽然举止毕恭毕敬,可神态却是有着寻常太监不曾拥有的从容与睿智。

    “如今夜色已深,承君殿的守卫不幸牺牲,且承君殿毁于一旦,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劳烦璋皇子来处理,明日想必杂事极多,还请璋皇子早些回去休息。”

      吴璋面色一阵阴晴不定,却又忌惮于眼前这位是吴婴身边炙手可热的当前红人,实在不好得罪。

      只好一甩宽袖,就此愤愤离去。

      “太子殿下……”年轻太监返回之吴婴身旁,面上流露出发自内心的深深担忧,他语气温和恭敬:“究竟发生了何事?”

      吴婴面色苍白至极,双手无助地在空气里虚抓着什么,试图捞会那些苦守多年突然消失的东西,口中喃喃着:“为什么不见了……为什么会突然不见了。”

      那一年,归湮于三途河鬼婴树下的那个神,上至诸天神佛,下至黄泉恶鬼,再无人知晓那具消散的残破归于何方。

      除了她……

      知晓那个金蝉脱壳,新创下的灵魂在哪里。

      七界之中,这个秘密,唯有她一人知晓。

      可就在不久的刚才。

      她的这个秘密……碎了。

      碎得她也不知道将去何方找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