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284章 张敬的决定(求订阅!)
    百宝汤制作倒是不困难,就是一锅大乱炖而已,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步骤。

    就是制作的材料的收集,倒是挺麻烦的。

    百宝汤,顾名思义,就是要找够一百种不同的材料用来熬煮。

    一百种啊一百种。

    所以材料不珍贵,但要收集齐却不容易。

    除了一些常规的东西,各种污秽破邪之物,也肯定得用上;什么五毒啊,什么虫子啊,甚至动物的米田共啊,都要用!

    看到九叔准备炼制百宝汤,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的张敬和蔗姑,二话不说就远远躲开了,借口有事请帮不了忙。

    这玩意儿眼不见为净,看了准犯恶心。

    九叔对此无可奈何,要不是他提出这个办法,得亲自来做,要不然他也想躲开!

    看了眼身边两个屁颠屁颠跟着,颇为好奇的徒弟,九叔淡淡地道:“既然你们觉得用百宝汤来对付石少坚,是浪费好东西,不值得,那你们就来帮我打下手吧。要是你们馋嘴,可以先给你们享用。”

    “好啊,好啊。”文才快乐的点头。

    秋生比较聪明,看见张敬和蔗姑的反应,已经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这百宝汤估计没他想象中那么好,所以讪讪地笑了笑,道:“师傅,我忽然记起来,我姑妈哪里好像今天有事情,要我过去帮忙呢。百宝汤就让文才帮你熬煮吧。”

    文才还不明所以,摆手道:“你有事就去吧,我帮师傅就行了。”

    秋生闻言一喜,当即就要开溜。

    可惜九叔却揪住了他衣领,冷声道:“百宝汤很麻烦,文才一个人忙不过来,你也得留下。”

    “哦,好吧。”秋生无奈地道。

    随后,当九叔告知两人要收集哪些材料,文才和秋生就知道为什么刚才张敬和蔗姑要躲避开了。

    靠!

    这叫什么百宝汤?分明是百臭汤嘛!

    竟然连狗屎也是要算进去,这口味未免也太重了!

    但现在两人已经上了贼船,谁让他们好奇心重,还最贱呢?现在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将‘百宝汤’的材料基本收集齐,师徒三人便开始熬制了。

    全程文才和秋生两人都是捏着鼻子,不敢喘大气,那酸爽的滋味只是闻一下就让人欲仙欲死。

    感觉这趟熬汤下来,他们两人得好几天都没食欲,吃不下饭了。

    “下锅多少种材料了?”九叔问道。

    秋生核对了一翻,强忍着恶心往锅里家了一坨黑漆漆的东西后,说道:“加上这坨狗屎,一共98种。”

    九叔皱眉:“那还差两种。”

    秋生无奈道:“可是我们能想的东西都已经加进去了。实在没什么可以加的了。”

    九叔眼神转了一圈,最后落在秋生和文才两人身上,分别让秋生脱鞋,从秋生的鞋底拍了一些泥土下锅,然后又从文才的妹妹头上剪了一撮头发。

    这两样东西加上,正好一百种。

    秋生看着连自己的鞋底泥土也算一种材料,深深无语。文才则是看着自己齐刘海妹妹头被剪了个豁口,敢怒不敢言。

    师傅真是的,把人家发型都搞乱了!

    东西齐全,九叔开始炼制百宝汤,很快整个义庄都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之中。

    这下就连远远躲开了张敬和蔗姑,都不能避免,照样得被祸害了。

    就在两人想着,是不是暂时离开义庄,去镇上暂时避避风头时,忽然义庄有人来拜访。

    不是别人,正是麻麻地和他的两个徒弟阿豪和阿强。

    “林老鬼,你在搞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臭!”

    麻麻地之前在鬼节之后,随着四目道长一起离开了任家镇几天,不知道怎么又回来了。

    今天他来到义庄,依然穿着得很干净整齐,平时油头垢面的面容也精心打理过。

    看来虽然被蔗姑明确表示了拒绝,但在心爱的姑娘面前,他还是很注意自己形象,不想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靠!你这是在煮什么东西啊?难不成是百宝汤?林老鬼,你又想干什么坏事了?”麻麻地看了眼锅里,顿时捏着鼻子皱眉。

    九叔瞥了他一眼,面色如常淡淡地道:“没想到这世上,也有你觉得臭的东西?我还以为你觉得什么都是香的呢。”

    “你……哼!算了,我懒得跟你一般计较!”

    麻麻地气得冷哼了一声,问道:“小师妹呢?小师妹在哪里,我找他有事!”

    蔗姑闻讯,已经从后院走过来,笑着道:“麻麻地师兄,你怎么来了?”

    看见蔗姑,本来气冲冲的麻麻地,顿时百炼钢化做绕指柔,眼神迅速变得温柔下来,叹了口气,道:“师妹,我是来跟你道别的。我准备离开岭南,回江右了……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你一面。”

    九叔一边熬汤,一边说道:“慢走,不送!”

    蔗姑白了九叔一眼。

    看见九叔为自己吃醋的样子,蔗姑心中倒是挺高兴的。

    这代表九叔心中已经真正把她当做妻子了啊!

    不过麻麻地是同门师兄,也不能把关系搞得太差,所以蔗姑挽留道:“为什么这么快就要走啊?多留下来住几日吧。”

    麻麻地看着蔗姑挽留自己,心中顿时一喜,当然是想留下来。

    可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是做赶尸人的,这次离开江右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要是再不回去,以后就不好找生意做了。”

    做赶尸人和坐镇一方不同,真的是跟做生意差别不大,是不能休息太久的。

    就像是之前的四目道长一样,基本就没怎么休息过。

    蔗姑闻言,也就不再说什么。

    可就在这时,张敬也从后院走出来,忽然开口道:“麻麻地师叔,你有没有考虑过不做赶尸人啊?”

    麻麻地回过头看着张敬,问道:“我不做赶尸人,你养我啊?”

    “额……”

    张敬挠了挠头。

    本来好好的对话,怎么忽然就感觉有点不正常了呢?

    “不是我养你,而是我想问师叔你,有没有考虑过找个镇子定居下来。”张敬问道。

    麻麻地没好气地道:“我倒是想。可是哪有那么合适的好镇子!”

    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不错的镇子,而且又还没有被同道中人占领,其实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就像之前的四目道长,也是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最后将腾腾镇的僵尸杀了之后,才算有了落脚地。

    张敬一本正经地道:“我正好知道个很不错的镇子,可以让麻麻地师叔你去落脚……”

    闻言。

    正在炼制百宝汤的九叔,都动作为之一顿,当即盯着张敬低喝道:“张敬,你想干什么?你可不要冲动!”

    从张敬所说的话,九叔自然能猜到张敬所指的,乃是酒泉镇!

    这可是张敬自己的自留地,等任家镇的事情结束后,他就盖过去落脚了。

    现在他是想转让给麻麻地?

    这一点,他倒不是纯粹与麻麻地怄气了。如果麻麻地能够找到一个好的落脚之地,其实他也是高兴的。

    毕竟不管怎么说,大家终究还是同门师兄弟。

    可是要让张敬把自己的地盘让出来,九叔就肯定不愿意了。

    张敬摇了摇头,认真地道:“师叔,我这不是冲动,而是考虑很久了……我准备以后不去酒泉镇落脚了。而是准备游历天下!”

    “游历天下?”九叔一愣,随即训斥道:“不就是做游方道士?不行!”

    “这是我经过反复思考,慎重做出的决定。”张敬坚定道。

    对于一般人来说,有个落脚之地,可以赚钱的同时,又能安心的修炼。的确是比到处奔波,风里来雨里去的要强不知道多少倍。

    毕竟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此生若能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

    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如此,对于他们这些修道人来说其实未免又不是?

    酒泉镇,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去处,能够让他过得很舒服,又能安稳的逐步提升修为。

    可是,张敬现在想要的,却并非安稳的、一步步慢慢的提升实力。

    他的目标,可是在三年之内跨入天师境啊!

    他想要尽快去龙虎山天师府!

    如果以后就在酒泉镇,安稳度日,几乎百分之百不可能在三年内跨入天师境!

    毕竟,又不是天天有石坚这样的‘经验boss’来给他杀。

    所以张敬想要快速赚取功德值,提升修为,那么最好的办法,便是去做游方道士。

    出去闯荡,所遇到赚取功德值的机会,总比待在一个地方要多不少。

    九叔大致猜到了张敬在想什么,可是依然再三劝说,不想让张敬这么草率的做出决定。

    甚至就连麻麻地在愣了愣后,都跟着劝说张敬,他也不想占张敬这个便宜。

    可是张敬心意已决,道:“麻麻地师叔,如果你不去酒泉镇,那么我也会找别人代替我去。”

    麻麻地、九叔、蔗姑三人面面相觑。

    张敬如此坚决,他们一时半会儿也劝说不了,于是只能暂时作罢,从长计议。

    眼下的事情,还是先把百宝汤熬煮完了再说。

    否则义庄一直得被恶臭味道笼罩,着实不好受。

    ……

    ……

    第二天。

    熬煮好了百宝汤,剩下的就很简单了,就是将百宝汤泼在石少坚身体上,彻底破了他的邪功,让他露出原形。

    这件事,九叔作为长辈,自然是不好亲自出手的。

    一开始让文才和秋生出手。

    但经过上次秋生暗中偷袭,将银针插入身体后,石少坚后面察觉到了,所以这次有了防备。

    不管是笨手笨脚的文才,还是身手矫健的秋生,两人出马都没能成功将百宝汤泼到他身上。

    反而两人还被石少坚戏弄了好一番。

    本来张敬是不想触碰‘百宝汤’这玩意儿的,但是眼见文才和秋生,将好好的一锅百宝汤都浪费得差不多了。

    要是再泼不中,到时候还得重新再熬煮一次,到时候整个义庄就又将再次被不可名状的酸爽味道笼罩。

    所以最后不得不张敬亲自出手。

    大街上。

    张敬手提一个塞好的葫芦,没准备背后偷袭,就那样直愣愣的在一条小巷子里,正面堵住了出来闲逛的石少坚。

    看见张敬,石少坚当即脸色一变。

    文才和秋生他可以随意戏弄,就算现在他变成了‘人妖’,实力比遇害前更上一层楼,要强大得多,也不是张敬这小王八蛋的对手。

    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毕竟这个小王八蛋,可是能跟他爹不相上下的妖孽!

    不过石少坚也相信,自己早晚有一天能够追上张敬!

    他现在和以前已经完全不同。

    其他修道之人,或许会对于变成‘人妖’这件事深恶痛绝,万分不愿。

    但他石少坚可不会这么想。

    虽然身份转变了,不再修正道,走上了邪路。但是只要能够快速增强自己的实力,让自己变得更强,那变成邪修又如何?

    不过是要不断杀人而已。

    这又没什么。

    “张敬,你想干什么?”石少坚眼神警惕地望着张敬,问道。

    “不想干什么,就想请你喝个好东西而已。”张敬摇晃了一下手中的葫芦,笑眯眯地说。

    “对不起,你的东西我不想喝,也不感兴趣。请你让开。”石少坚拒绝道。

    张敬却是直接解开了瓶盖,一步步朝着他走了过去,道:“我想请你喝的东西,你还没资格拒绝。”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来……否则我爹不会放过你!”石少坚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张敬手里拿着要给他喝的不可能是什么好东西,一边威胁一边往后退。

    当他想要转身就逃的时候,张敬也骤然加速,一个箭步追上了他,手中的葫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他的面门泼过去。

    嗤!

    一股奇异的酸爽味在小巷子里弥漫开,不过现在石少坚对于这种臭味倒是不怎么敏感,毕竟他体内的血液味道也不比这好多少。

    “啊啊啊!”

    让石坚惊恐怒吼的,是这百宝汤泼在他身上的瞬间,竟然犹如硫酸一般,迅速将他好不容易修复的肌肤迅速腐烂,变得畸形。

    他本来还好一张颇为英俊的脸庞,瞬间变得比僵尸还要恐怖狰狞。

    他想要运转他爹传授给的邪功,用来恢复伤势。

    变成‘人妖’后的他,现在肉身已经和僵尸有些相像,哪怕受了伤,也不会有多少痛觉,并且可以迅速恢复。

    但此时,他肉身的治愈效果却仿佛出现了问题,不管用了。

    不但面庞无法恢复,甚至还越扩散越大,痛感不断,很快就让他露出本来面目,犹如一只怪兽。

    “啧啧……这已经不算是人了吧?杀了这货,系统都应该给我功德值了吧?”

    张敬不由得在心中想到。

    不过现在他还不能杀石少坚,得等他回去找他爹,让九叔戳穿这父子二人的阴谋再说。

    等九叔戳破阴谋,石坚已然不肯悔改,那接下来张敬就可以尽管动手了。

    此时已经是接近傍晚时分,街上行人渐少,石少坚虽然变身成为怪兽,但他双手抱头一路惨叫狂奔,倒是没人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张敬和在暗中一直观察事情进展的九叔,尾随着石少坚,来到了石坚的住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