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在神话世界跑龙套 > 第七十七章 推倒辛如梦的人(求订阅)
    还有一魂在临安府?

    听完冯京的话,林洛有八成把握,董玉必定也是相柳三魂之一。

    他又想起了在梦呓西餐厅二楼看的视频:怀孕的辛如梦就是因为上车时被两个人撞倒,这才直接导致了后续一系列血案的发生。

    而这两个人,就是心理学教授钱正雄,以及董玉。

    可惜由于监控角度的问题,视频看不清楚真正撞倒辛如梦的人。

    而现在,谜底解开了。

    是董玉!

    说不定她根本就是故意的,而目的,就是希望尸魈快点出生。

    或许……

    或许连真心话和大冒险也被她算计了。

    从头到尾,她的目的就是进入非人协会。

    她要融合尸魈!

    尸魈一魂。

    董玉一魂。

    那第三魂又是谁?

    ………………

    “范哥哥,事关重大,我们该怎么做?”谢必安显然也知道相柳的凶残,面色凝重的询问道。

    林洛没说话,沉吟片刻,扭头问冯京:“你斩杀尸魈失败,为何不去临安府与你师父会合,反而要来钱塘县?”

    “是师父吩咐的,他说无论成败,都来钱塘县会合,至于原因,我也不清楚。”冯京回答。

    见林洛没回答自己的问题,谢必安有点焦躁,再次询问道:“情况紧急,现在到底怎么办?不如……不如我们也去临安府,助顾长生一臂之力?”

    “必安兄,你是不是忘了地府的规矩?临行前,钟判官再三提醒我们,身为鬼差,除了勾魂夺魄,阳间的事轻易不要理会。”

    林洛眉头微皱,又反问道:“更何况,临安府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你去哪找他师父?”

    知道事情的真相后,林洛反而不想去找董玉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来自2019年。

    经过这么多次任务的摸索,林洛知道,这里就是现实世界的过去。

    既然时间可以流逝到2019年,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相柳没有苏醒,三魂融合失败了。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插手,不干涉,这样危机自然会安稳度过。

    反过来说,如果他们去了临安府,可能由于多了他这个穿越者的缘故,说不定事情反而会往不好的当年发展。

    蝴蝶效应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林洛的想法谢必安却不知道,他见前者拒绝,于是又提议道:“哥哥言之有理,那我们立刻返回地府,将此事禀明阎君,由他老人家定夺。”

    “不行,必安,这么做太草率了。”

    林洛神秘兮兮的将谢必安拉到一旁,低声道:

    “虽然冯京欺骗我们的可能很小,但这毕竟只是他的一面之词,若是平日里还好,大不了被阎君斥责几句便算了,但现在乃是我与崔斐争夺巡检之位的关键时刻……真出了差错,阎君如何看待你我二人?”

    林洛觉得,通知阎君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总之,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他的决定就是,什么都不管,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样,就绝不会出事。

    “哥哥所言有理……但,但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谢必安不死心的说。

    “交给我吧。”

    林洛拍了谢必安肩膀一下,又走到冯京身边,笑着说:“冯道长,你师父可说过,什么时候来与你会合?”

    “十天,师父说,无论成败,十天之内,让我务必赶到这里。”

    想了想,冯京又补充道:“今天是第三天。”

    咦?

    林洛暗道好巧,第三次主线任务,系统规定的存活时间是十天,而今天也正是自己来白蛇世界的第三天。

    “那我们便在这里等他师父吧。”林洛转身对谢必安说。

    “好……好吧。”

    白无常大多数时间都以黑无常的意见为主,何况他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不过随即他又想起另外一件事,不由得忧心忡忡道:

    “范哥哥,顾长生与冯京的十日之约才过了三天,也就是说他有可能七天后才来,而你与崔胖子的第二场比试时限也是七天,那我们不是输定了?”

    “输便输了,此事太过重要,我必须等顾长生来了,亲自询问一番。”林洛说。

    想要获得轮回册百分之百的通过率,董玉和尸魈缺一不可,以崔胖子的能耐,绝不是相柳两魂的对手。

    说完林洛看向冯京,问道:“你和你师父约在什么地方会合?”

    “钱塘县李捕头家里,师父早年下山曾救过他一命,他对师父一直都是颇为尊崇。”冯京回答道。

    “李捕头?”

    林洛和小青异口同声,接着二人对视一眼,还是前者开口道:“那你带我们去他家,一起等你师父吧。”

    冯京摸了摸后脑勺:“我也是第一次来钱塘,不知道他家在哪,本打算去府衙寻他,后来却又在西湖边的酒馆遇见你们了……”

    闻言小青朱唇轻启,似准备说话,片刻后不知想到些什么,还是没开口。

    “不知道住处吗?那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吧。”林洛提议道。

    “落脚?难道还去找个客栈不成?随便打个坐,几个时辰就过去了。”谢必安道。

    林洛摇头:“那你在这打坐吧,我去城里找张床睡。”

    “我听相公的。”李师师莞尔一笑,挽着林洛的胳膊。

    ………………

    小小的钱塘县,客栈却着实不少,没多久,林洛就已经来到了一间颇有规模的客栈门口:“就这家吧。”

    说着林洛上前拍门:“有人吗?”

    差不多过了五六分钟,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睡眼惺忪的走了出来:“几位要住店吗?”

    “对。”

    林洛回头看了一下人数,递给妇人一小锭银子:“要三间上房,干净点就行了。”

    “三间上房?好咧,诸位请随我来。”

    见来人出手阔绰,妇人脸上笑眯眯的,接过银子后,端着一盏油灯当先往客栈楼上走去。

    上楼后,妇人指着楼梯右侧的两间房说:“这里有两间,走廊尽头那间也是空着的……我这就去叫小二去烧水。”

    “不用,夜深了,我们将就一下就行。”林洛叫住老板娘,摆手道。

    老板娘一愣,似没想到客人会这么好说话,犹豫了一下又问:“可需要准备些酒食?”

    “不用,明早送来即可,你也去休息吧。”林洛笑道。

    ………………

    “对了必安,乞丐婆孙的魂魄呢?”老板娘下楼后,林洛随意问了一句。

    虽然明知道结果,但他和谢必安毕竟是搭档,什么都不问也确实奇怪了一点。

    不说还好,一说谢必安立刻怒气冲冲控诉白素贞的恶行:

    “我差点忘了!那白蛇妖太过分了,先前她已经抢走了许仙魂魄,这次竟然连老乞丐婆孙的魂魄也抢,不行,范哥哥,咱们别忙着休息,先去把魂魄抢回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