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在诸天反套路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我不同意你们的研究
    手术进行的很快。

    快的超乎想象。

    学霸同学还处在麻醉师与一助聊天的惶恐与忐忑之中,他的手术完成了。

    没有任何感觉。

    他甚至还以为手术还没开始。

    结果已经做完了。

    “好了。”

    “这几天注意饮食清淡,另外不要看有刺激性的内容,大概十天左右切口就会长好,二十天后基本就可以进行性生活了。”

    沈然交待事情的时候依旧一副酷酷的样子,没有任何表情。

    手术太简单了,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挑战性。让他一个各方面都顶尖的外科医生做一个切包皮手术,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

    “完了?”

    “这么快!”学霸同学震惊了,一脸不可思议。

    他还没觉得开始,居然就结束了!

    “快吧,病人还没发现开始做,手术就做完了,这就是我们急诊科的沈医生。”小护士一脸骄傲,一副与有荣焉样子。

    “嘿嘿,就是这么快。”

    “放心,沈医生的技术谁见了都得翘大拇指,他手术做得快,不代表你以后也快,别的不敢打包票,起码三分钟以上是有的。”黄麻醉师笑道。

    “三分钟,老黄,你这话说的就太保守了,我觉得四分钟不成问题。”一助在一旁打趣。

    郑洲心有点发凉。

    另外开刀的部位也是,虽然那里打了麻药,现在还没过效,但他还是觉得有点发凉。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他恍惚之间记起来了儿时看过的奥特曼。

    强悍的光之光战士,跟他一样,只能在地球上生存三分钟。

    “这手术做的到底怎么样,是不是不太好,医生,你们给我说实话,我心理承受能力没什么问题的……”郑洲心中变成了阴天,乌云渐起,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已经开始了祈祷。

    千万不要。

    他不要变成只能生存三分钟的奥特曼,他要成为变身时间无限长的铠甲勇士。

    “嗯,这只是保守估计,你放心,术后肯定不会那么差的。”

    “世界上的人千差万别,我们作为过来人,只是将一个阈值告诉你了而已,你不要有心理压力。”

    黄姓麻醉师笑眯眯说道。

    “我到底怎么样了,医生,你直接告诉我吧,就按你的推断来就行,这个、那个……那什么,医院的规矩我知道一点,我不会拿着你说的话去闹的,你说说吧,不算保证,就是说一个预测。”郑洲根本没法淡定。

    “行了,老黄,别乱七八糟的胡说了,不将事情说清楚一点,也不怕吓着人家。”

    “吓出毛病来,以后人家找你,我看你怎么办。”

    住院医一助说了黄麻醉师几句,然后转过头对郑洲道:“放心,这就是个小手术,沈医生做的也绝对够好,肯定不会影响你以后的幸福问题。”

    “老黄说的是医学上的标准,三分钟是一个阈值,原本因为包皮过长早泄的,切了包皮之后,基本上都能达到正常水准,时间超过三分钟。”

    “至于具体时间,嗯,这个问题看你个人身体素质,跟手术做的好坏没关系。”

    听了这么几句话,郑洲终于松了一口气。

    没问题就好。

    不是只能在地球上生存三分钟的奥特曼就好。

    至于具体几分钟,是四分钟、五分钟、还是六分钟……他要求不高,跟别人差不多就行了。

    又是一分钟过去。

    手术室的众人开始渐渐散去。

    “不用清理了,今天的手术室我来清理,手术刀也留一下,我待会还有用。”沈然淡淡说道。

    “那切下来的包皮?”

    “你们回去就行了,接下来交给我。”

    郑洲被推出了手术室。

    很快,手术室内只剩下了沈然一个人。

    他将切下来的组织收到了无菌袋中。

    事情如此顺利,饶是他对事冷淡,也难免挂上了一丝笑意。

    “活细胞,组织培养一下,够研究一阵子了。”沈然颇为高兴。

    ……

    一间单人病房。

    郑洲躺在病床上,享受着特护待遇。

    苏阳向来不是一个苛待天命之子的人,他很善良,很真诚。嗯,他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他也不打算隐瞒技术流狂人要研究郑洲的事。

    语言是一门艺术,苏阳觉得他有必要用一下这门古老的艺术。

    依旧是白大褂,白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

    为了避免对方认出自己,苏阳还特地改变了一下声线。

    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简单级别的伪音而已,只要掌握技巧,很容易就能做到。

    “沈医生切了包皮带走了,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难道是练习缝合,可他的缝合技术已经够好了……”

    “吱嘎”

    推开门。

    苏阳继续道:“以前有捐精纪录吗?”

    郑洲脑海中一片混沌。

    他正处于刚才那个消息的震惊之中。

    那个挂逼医生居然将从他身上切下来的组织带走了,对方之前肯定说谎了,对方认识他,也知道他系统拥有者的身份,所以想要对他进行研究。

    “什么捐精,我才读大学,哪有时间去。”学霸同学的面色很不自然。

    苏阳“哦”了一声。

    然后又装模作样翻了一下手中的几张纸。

    “可这上面有啊,沈医生还专门让我过来核实,你是不是忘记了。”

    “那份资料是错的!”郑洲神情十分难看。

    “错了?DNA对比没错。就在一个月前,时间很近。”

    郑洲脸色愈发难看。

    他开始大叫,道:“你们不能取走那份冷冻精子,我不同意你们拿来做研究!”

    苏阳心中稳如老狗。

    要的就是你发怒。

    “请放心,我们只是核实一下,并不做什么其它事。”

    “嗯,其实就是沈医生心血来潮说了一句,让我帮个忙问问,你不用担心,他是个医生,不是专业的研究员,不会用来做什么研究的。”

    郑洲怎么可能听得进去。

    他心中现在只有一个想法。

    他暴露了!

    接下来可能会被那个同样拥有系统的医生切片研究,也可能会被直接干掉。

    “我要见沈医生。”

    “不仅仅那份冷冻精子,还有之前做手术的那些包皮,那都是我的私人物品,你们无权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