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在诸天反套路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三个天命之子的内斗
    与之同时。

    秋姐家与香子姑姑家也发生着同样的一幕。

    “香子小姐,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在这里?”钱空惊喜无比。

    “空,你在说什么,我是秋,是你姐姐。”

    ……

    “秋姐,你怎么在这里,真是失礼,我的房间很乱,让你见笑了。”

    “光海,你是不是糊涂了,我是你姑姑,是香子。”

    ……

    事情发展很顺利。

    苏阳用脚指头都能想到几位骨科男接下来会干什么。

    觊觎许久的女人都站到眼前了,志向于开后宫的男人还会废话吗。

    收了再说。

    真相是什么不重要。

    次日。

    三个骨科男再次齐聚。

    这一次他们看向对方姐姐、妹妹、姑姑的眼神就更炙热了。

    那模样都恨不得直接将看中的人吃了。

    苏阳心中稳得一批。

    “各位,我提个建议,今晚合宿怎么样?”

    “赞成。”

    “赞成。”

    “我也赞成。”

    三个骨科男跃跃欲试,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下来。

    昨天发生的事很奇怪,他们觉得是上苍的旨意,上苍将她们看中的女孩送到了身边,虽然方式有些古怪,只能自己看得到,但那一定是命运,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今晚,就是见证天意的时刻。

    夜晚很快就降临了。

    四个人打地铺睡在了一间屋里。

    钱空的姐姐妹妹有自己的房间,没有过来凑合,至于香子,她推脱自己年纪比较大,不方便参与这种中学生的活动,自己找了一间房间睡。

    就这样,苏阳和三个骨科大佬跑到了一间屋里打地铺。

    几个人各怀鬼胎,根本不想睡觉,一直劝其它人睡,自己却眼睛瞪得有如铜铃。

    最终,没办法,苏阳只能出来调和。

    任由骨科三人组这么互相劝说,估计事情就演变成三个和尚没水吃了。

    “熄灯,睡觉,谁也别说话。”

    苏阳以班长的身份命令了一句,然后便装模作样的假寐了起来。

    一点钟。

    苏阳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他是时候该给引个头了。

    “吱嘎”门开了。

    苏阳走了出去。

    尿了个尿,几分钟后,苏阳又回来躺了下来。

    回来的途中,他踩了钱空一脚。

    “哎哟。”钱空吃痛。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才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没注意。”

    “没事,我其实睡的浅,也有点想去一趟。”

    “那你去吧。”苏阳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那我去了,你早睡,我肚子不舒服,可能会去的比较久。”钱空还没去就开始解释了起来,给自己一去不回做准备。

    两分钟后。

    钱空出了房间就一路小跑到了孙光海姑姑的房间前。

    “香子小姐,香子小姐。”

    钱空压低声音叫了起来,一边敲门,一边轻声的喊。

    “吱嘎”

    门开了。

    “钱空,你怎么来了。”香子只穿了睡衣,十分性感。

    “我有事要跟你说……能不能让我先进去。”

    “有事?先进来吧。”

    合宿房间。

    下一个睡觉前喝水喝多了的是赵悠。

    很巧,他也尿急。

    “有点想去洗手间。”赵悠装模作样的自言自语了一声。

    “班长、光海、你们都睡了吗?”

    没有回音。

    赵悠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然后快步往记忆中奈美的房间跑去。

    “奈美,奈美,我有事找你。”

    “吱嘎”门开了。

    “赵悠,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

    “其实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嗯,让我先进去可以吗?”

    “这……好吧,不过你不准乱来。”

    合宿房间。

    最后一位尿急的同学是孙光海。

    “班长,班长,你睡了吗?”

    苏阳躺在床铺上,呼吸平稳,一副已经熟睡的模样。

    孙光海大喜。

    然后一踢被子,朝着同学姐姐的房间就跑了过去。

    “秋姐,秋姐,是我,光海。”

    “光海,我还以为是空呢,来,快进来,别着凉了。”秋姐十分温柔。

    ……

    十分钟后。

    苏阳百无聊赖的从床铺里爬了起来。

    仔细想想,自己还真是可怜,天命之子玩的正嗨,自己却一个人睡偌大的房间。

    不多BB,苏阳直接走出了房间。

    正戏都要开始了,还睡个毛啊。

    睡**起来嗨。

    等了一会,毫无动静。

    苏阳:“emmmm……”

    事情和想象中的有一点区别。

    他还以为几个女的会大喊大叫呢,拿起房间里的武器自卫,然后将几个变态骨科男驱逐出来。

    但是……

    苏阳将耳朵贴到了墙边。

    然后,他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东西。

    “唉。”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苏阳摇了摇头。

    日漫后宫文中果然没有纯粹的爱情。

    然后。

    他大喊了一声。

    “不好了,着火了!快出来救火啊!”

    ……

    “咚咚咚”

    “嘭嘭嘭”

    “哐啷哐啷”

    一阵又一阵的声音传来,整栋房子都乱了。

    然后,只见三个房间打开了门。

    六个人衣衫不整的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失火了?哪里失火了?”刚走出来的钱空惊慌无比。

    两秒钟之后。

    他僵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另外两个骨科男出来的房间有点不对,而且衣服穿着也有点不对。这其实没什么,最重要的是他们身后还都跟着个女人。

    钱空双眼顿时就红了。

    “赵悠!孙光海!我跟你们拼了。”

    孙光海也是差不多的模样,看到钱空身后的香子,火气顿时就压不住了。

    “你敢对我姑姑下手,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孙光海怒吼。

    场中还没愤怒的就只有赵悠了。

    因为——穹妹不在。

    他现在慌得一批,睡了同学的妹妹被发现,对方气的发疯,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苏阳很淡定。

    “他们疯了,要杀人了,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赵悠六神无主。

    苏阳淡淡道:“这两个人跟你一样,都干了不该干的事,你觉得钱空会放过你吗?”

    赵悠更慌了。

    “噗嗤”

    血花四溅,一刀砍了过来。

    来人正是钱空。

    短短瞬间,赵悠就挂掉了。

    苏阳唏嘘不已。

    “都提示你了,你还不明白。”

    “现在好了吧,挂了。”

    另一边,处于暴怒之中的钱空提着菜刀,又冲向了孙光海。

    孙光海也拿了武器。

    一个拖把。

    只是,看到浑身是血的钱空他顿时就怂了。

    暴怒只能维持一瞬间,当看到恐怖的人或者事的时候,普通人很快就会变得胆怯。

    “噗嗤”又是一刀。

    钱空大发神威,犹如砍瓜切菜一般,几分钟就干掉了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