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在诸天反套路 > 第二百四十一章 跪下唱征服
    看着怀疑人生的诚哥,苏阳淡淡开口了。

    “咖啡没有,药丸还有一些,你要不要再吃几颗。”

    诚哥愣了,下意识道:“药丸,什么药丸,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现在听不懂无所谓,你很快就会懂了。”

    苏阳并不想多费口舌,一边说一边从世界树空间里掏出来一大把软骨丹。

    “这是什么!”诚哥大惊。

    他察觉到不对了,眼前这个小埋的哥哥有古怪,与他熟知的人物不一样。

    诚哥想要祭出自己在主神空间里兑换的武器,可下一秒他就胆寒了。

    因为他发现他身上已经没有丝毫力气,浑身都软绵绵的,骨头仿佛都酥化了一般,连动弹一下都难。

    “你在咖啡里动了手脚?!”诚哥脸色大变。

    苏阳懒得多废话。

    他不由分说就将一大把软骨丹塞到了浑身无力的诚哥嘴里。

    “咳……你干什么,咳。”

    诚哥差点被呛死。

    “话怎么那么多呢,老实把这些药丸吃了,不然老子就用菜刀伺候你。”

    苏阳淡定无比的拿出来一把菜刀,在诚哥脸前晃来晃去。

    一条路是死,一条路是吃不知名的药丸。

    正常人都知道选哪个。

    前者现在就GG,后者好歹还有活命的机会。

    万一对方只是想要挟他讨要什么宝物呢,乖乖交出来之后说不准还能保下一条性命……

    诚哥是聪明人,虽然因为对动漫世界太熟悉十分膨胀,一不小心着了道,但心里还是有逼数的。

    好死不如赖活着,不就是吃点药丸吗,大不了痛苦几天,只要能留下命就行。

    反正他只要完成任务就能继续穿梭世界,这个世界的身体就是一个工具。

    “我吃,我吃。”诚哥乖乖吃下了软骨丹。

    然后,他感觉浑身更酸软了,不仅提不起力来,就连说话都费劲了,舌头跟打了麻药似的,根本不受控制。

    “能屈能伸,能软能硬,诚哥,保命之道学得不错啊。”

    “呜呜……”诚哥竭力在脸上露出讨好的表情,不过他服下了太多的软骨丹,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就连声音都变得十分虚弱无力了。

    苏阳笑了笑。

    “放心,诚哥,我不会杀你的,你可是风靡万千少女的花样美男,我怎么能直接杀你呢。”

    一旁的诚哥闻言神情顿时缓和,长舒了一口气。

    然而……

    他轻松的时间只有那么两三秒。

    因为苏阳很快又走到了他的身前,拿出了两种药瓶在他眼前晃荡。

    “诚哥,认识这两样东西是什么吗?”

    “左边的是凡士林,右边的是开塞露。”

    苏阳慢悠悠说着,脸上浮现出了魔鬼一般的笑容。

    诚哥差点昏过去。

    他是资深情圣,岂能不知道两样东西的妙用。

    苏阳正了正脸色,道:“诚哥,你想什么呢,凡士林是当护手霜用的,开塞露是治疗便秘的。这两种东西都是别人放在这里的,我从来不用。”

    诚哥眸子中露出了欣喜之意。

    心中如释重负!

    他觉得自己在地狱的门前打了个转。

    太恐怖了,恐怖如斯,他要是遇到难上加难的事,那他以后再当种马播种的时候都有心理阴影。

    然后,只见苏阳拿起了手机。

    他查了查blued账号,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陈蓝儿,今天有空吗?”

    “有,当然有。”话筒的另一侧,传来了一个阴柔的男声,声音略显激动。

    嗯,陈蓝儿就是蓝尘。

    苏阳在暗网上找了黑客调查了对方的资料,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对方的信息。

    注册了一个特殊交友的blued账号之后,苏阳就加了蓝尘跟白元。

    事情的进行比苏阳想象的简单的多。

    蓝尘现在是个中学生,和苏阳现在这具身体的原主年龄差不多,他能在两年前就被他的大哥打断一条腿,可见他“入行”是多么的早。

    入行早跟开放程度几乎是划等号的。

    苏阳随便发了几句话跟对方,对方就跃跃欲试了。

    四十米的大刀饥渴难耐!

    嗯,在得知对方的属性的时候,苏阳也很惊讶。

    阴柔的蓝尘在球场上只能递毛巾送水,在场下居然是前锋主攻。

    当时苏阳就想到了另外一个天命之子白元。

    怪不得白元对女同学丝毫不假以辞色,原来他在运动场上的生猛都是假的,都是虚幻的表象。

    他在蓝尘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只配跪在地上唱征服。

    十分钟后。

    蓝尘打车赶了过来。

    苏阳下楼相迎。

    “我拍的朋友的照片你都看到了吧,最低五百,再少我不担这个风险。”

    蓝尘激动无比。

    “五百就五百,你的那个朋友,我交定了。”

    一手交钱,一手看货,不对,是看人。

    苏阳将蓝尘领了上去。

    他将之前用来护肤的凡士林,以及用来治疗便秘的开塞露交给了对方。

    然后就帮忙轻轻掩上了门。

    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两人是刚交的朋友,互相之间还放不开,谈话的时候肯定不想让外人听到。

    ……

    苏阳坐在客厅中,悠闲的吃瓜。

    “唉,真吵。”

    “朋友之间友善相处最重要,何必吵架砸东西敲地板呢,而且还这么大声。”

    “没想到蓝尘还是个暴力狂,诚哥浑身无力,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还用那么大劲。”

    “禽兽啊!”

    苏阳对蓝尘的这种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

    等到蓝尘施暴了两分钟后,苏阳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喂,白元……”

    “你不是随便的人?哦,我知道,不过你的学生在这里,他叫蓝尘。”

    “什么?你五分钟就到,行,我到楼下接你。”

    挂断电话。

    苏阳继续吃桌子上果盘里的哈密瓜。

    挺甜。

    就是不知道能吃多久,待会白元来了会不会引发一场天雷动地火的战斗。

    那可是不为繁衍只为爱情的结合,多么神圣。结果却遭到了背叛,可想而知,白元是多么的愤怒。

    “唔……应该是这样,吊大的书友都是这么说的,他们各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他们的话肯定不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