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89、燃烧我的BGM!
    “什么BGM,不要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了。”

    穆文玲真的不忍心看到那种画面,即使容不下陈汉升,赶出去就好,何必还要当这么多人面羞辱他呢?

    戚薇也替陈汉升抱不平:“新生晚会他单独筹集了1000块钱,已经履行了一个副部长的职责,现在无缘无故就要被踢出学生会,他们真是太过分了。”

    “不过陈汉升,你还是先离开会场吧,这明显就是左小力和胡修平的报复性为。”

    就在这两人催促陈汉升远遁“避难”的时候,左小力冷冷一笑。

    就算陈汉升今天要离开,他也要拉住不让走。

    突然,有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出现在大学生活动中心门口,居然是外联部前任副部长周晓。

    他的露面让学生会有些骚乱,很多人已经感觉到气氛不正常了,不过周晓的来临,直接就可以把目标锁定成陈汉升了。

    周晓不管其他人,直接走到陈汉升面前,自上而下俯视着说道:“陈汉升,你要是没种,现在当个逃跑的懦夫吧。”

    陈汉升心想周晓生这狗日的生怕自己走了,还专门搞个低级激将法。

    “又多了一个重要配角,老子就是没穿个龙袍,不然这个逼我非要装到天上去了。”

    陈汉升惋惜的想着。

    前台上的左小力看了看表,接着和胡修平低语一两句,然后大声说道:“关门,会议开始!”

    陈汉升“固执”的不听劝,穆文玲只能叹一口气返回座位,随着大学生活动中心木门缓缓关上,她觉得陈汉升今天中午注定要受到羞辱了。

    周晓嘴角微微上翘,双手抱环,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今天会议有两个议题。”

    左小力在上面主持道:“第一个议题,下周我们将组织一场人文系内部辩论选拔赛,挑选思维敏捷和口齿伶俐的辩手代表我们系参加院辩论赛。”

    “众所周知,辩论赛是财院最重要的一项团体活动,我们人文系以前从没有掉出前四名,希望今年在保持成绩的基础上,对冠军发起有力冲击!”

    左小力说完就当先鼓起掌来,不过观众的掌声稀稀拉拉,毕竟下面的重头戏才更值得期待。

    左副主席看到这个情况,心里很生气,这是他策划很久的一场“活动”,观众没有激情怎么能行。

    他冷着脸扫视一圈:“怎么回事,鼓掌就这么点声音吗,中午是不是都没吃饭?”

    其实除了上午没课的,大多数学生中午还真没吃饭,不过大家都看得出今天左小力情绪有些奇怪,为了不触他的霉头,学生会再一次鼓掌,掌声也大了很多。

    左小力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自从陈汉升进入学生会并当上副部长以后,他吃饭不香,睡觉不熟,好不容易说服了胡修平,再利用关淑曼外出没来得及审核的时间差,顺势提交一份说明上去。

    按照以前团委的习惯,他们从来不管下面系学生会内部的事情,都是直接盖章同意。

    “第二件事。”

    左小力突然看向陈汉升,其他人也跟着这道目光望过去。

    “我们学生会有位干部,行事骄纵,不守规矩,还有滥用私权的嫌疑,极度影响学生会的稳定和团结。”

    “经过团委和主席团的商讨后,我们决定把外联部副部长陈汉升同学开除学生会,希望他在以后的时间里,多加学习,提高思想认识,争取不要给财经学院抹黑。”

    “哗~”

    学生会60多个人突然喧哗起来,虽然有些人已经隐隐预料到了,但也没想到结果来的这么突兀。

    一个副部长在自己没有辞职的情况下,说开就被开了?

    几十双眼睛同时盯着陈汉升,有惋惜,有同情,有漠然,也有看笑话的,戚薇拍了拍陈汉升的手背,希望能给予安慰。

    看到这个反应,左小力和周晓两人对视一眼,这种手刃仇人的感觉真他妈爽!

    可惜的是,陈汉升脸上没有一点意外和难过的表情。

    另外,他站起来做什么?

    难道还想耍混吗,这里可是有60多个人。

    陈汉升自然不是耍混的,他站起来只是心中BGM的前奏已经响起,必须做点什么配合一下。

    “左副主席,胡副主席。”

    陈汉升一边走向前台,一边说道:“我有些疑问,能不能说两句?”

    其实如果可以,左小力真想一脚把陈汉升踹下去,这混蛋嘴上问“可不可以”,身体已经走到自己旁边了。

    “please。”

    胡修平绅士的说了句英文,他的心态很闲适,陈汉升已经没什么角度可以翻盘了。

    陈汉升咳嗽一声:“我是学生会副部长了,在我本人没有强烈意愿辞职的情况下,你们就这样处理我,是不是不合规矩?”

    左小力不耐烦的说道:“我刚刚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是团委的决定。”

    “口说无凭,我要看证据。”

    陈汉升直接说道。

    “嘿,真是稀罕。”

    胡修平心想这可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第一次见到还要看证据的。

    “是不是我们把证据拿来,你就甘心退会?”

    胡修平认真问道。

    要不是为了更好在财院里开展生意,陈汉升哪里会甩这些吊毛,不过这些称谓的附加作用还是很明显的,至少在“商妍妍被打”那件事里就可以体现出来。

    “拿出证据,我不仅退会,而且当面道歉。”

    陈汉升大声说道。

    BGM已经进行到第二段了,高音已经开始澎湃。

    “好,我去拿证据。”

    胡修平转身就去了团委行政楼,他本来对陈汉升没太多恶意,不过这个人太不知进退了,居然在晚会中抢自己的风头。

    怎么,你还想当学生会主席咋的?

    胡修平离开后,大学生活动中心里议论纷纷,左小力意气风发的打量着陈汉升,心想你老老实实成为一个笑柄不好吗,反抗还有意义?

    大学生活动中心离团委办公楼并不远,胡修平再次出现在门口的时候,表情非常奇怪。

    “小力,你出来一下。”

    胡修平纠结的跟个包子一样。

    左小力此时正处于人生巅峰,他压根没细看胡修平的微表情,还大声讽刺道:“老胡,既然拿到证据就过来啊,也让我们的前副部长瞧一瞧!”

    “不是,小力你先过来一下。”

    胡修平想先商量一下。

    左小力快步走到门口:“男人大丈夫,做事就要爽爽快快,不要婆婆妈妈的,我先来读一遍。”

    “关于陈汉升同学不适合担任人文社科系外联部副部长的情况说明,陈汉升同学自担任学生会干部以来,作风散漫,不准纪律,经验不足,滥用私权,严重影响学生会稳定团结稳定,现决定把陈汉升开除人文系学生会。”

    “妥否,请批示,示,示······”

    左小力在意见栏那里突然停了下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胡修平:“红,红章呢?”

    胡修平气的一拍大腿:“都说让你先出来一下的。”

    陈汉升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左小力面前,直接抢来这张“证据”,大声读下去:“妥否请批示,团委的批复只有两个字。”

    “不妥!”

    此时在陈汉升心里,代表装逼的背影音乐正进入高潮。

    燃烧我的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