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武道兵王 > 第2章 勉强接受你做我老婆
    陈亚择被称为锡市四少之一,素来骄纵,到处为祸,背有靠山,眼前这个家伙怎么敢打他?

    可如果林凡说的是假话,那么自己现在为什么又会在这儿?

    白语嫣一脸疑惑。

    林凡在出事之前白语嫣就见过,当时只是简单一瞥,本来白语嫣这样身份和地位都异常尊贵的女人,对任何男人都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印象,但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对穿的相当简单,留着满脸胡子茬儿的家伙印象如此深刻。

    “你真把陈亚择给打了?”白语嫣定了定之后,依然有些震惊和质疑的问道。

    “要是你觉得依然不爽的话,回头我就让他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不过我觉得对付陈亚择那样的混蛋,杀了他太便宜他了,让他变成了天阉,苟活于世,岂不是比杀了他更加有趣?”林凡冷声道。

    “你……你是谁?为什么会救我?”白语嫣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林凡,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不过当她眼角的余光瞥向床榻上那抹殷红的‘红玫瑰’的时候,心中却又忍不住生怒。

    “我叫林凡。至于你后面这个问题,我说只是巧合,你信么?”

    “巧合?我看你早就盯上我了,你和陈亚择一样,都是混蛋!”白语嫣紧咬着红唇,娇躯轻颤,粉拳紧攥着,怒目圆睁。

    “我想我有必要展示一下我的证据了,你看好了,千万别眨眼。”林凡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拿出手机,调节至视频播放功能,随后便听到一阵女人醉酒之后的呓语声……

    白语嫣脸上的怒色渐消,红晕悄然的爬上面颊。

    “怎……怎么会……”白语嫣无法置信。

    然而视频内的东西千真万确,无法虚构。

    林凡目光扫向白语嫣,嗤笑道:“看样子这铁证已经让你认清了事实的真相,还好我多留了个心眼,要不然绝对会酿成本世纪最惨的‘冤情’。正如你看到的,昨天晚上是你主动的,就连房钱都是你付的。喔,对了,这个房间开的时候身份证都是用的你的……”

    “你!”白语嫣动怒,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见对方脸上红晕一片,林凡咧嘴笑道:“我可是一个相当负责的男人,看你长得不错,咱们都这样了,我就勉强接受你做我老婆了。”

    “无耻!”白语嫣暗自抓狂。

    作为白家的大小姐,平日里被各种追捧,是众人眼中的焦点。

    结果此刻,白语嫣竟有种跌落神坛的感觉。

    开始还以为林凡占了自己的便宜,结果整了半天才发现,是自己主动‘羊入虎口’。

    白语嫣吃了哑巴亏,想要喊冤都没地儿。

    视频里很清楚,林凡说不可以说了很多次,结果自己还是……

    发生这样的事情,白语嫣一时间脑子有些跟电脑死机一样,陷入卡壳状态。

    就在此刻,她手机响了。

    白语嫣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朝着来电显示的号码看了一眼,随后接通电话:“喂……什么!好,嗯,我……我这就回去。”

    白语嫣神情凝重,心事重重的挂断了电话。

    在收起手机的同时,美眸冷眼狠狠瞥向林凡,说道:“这件事情不准说出去,要不然我会让你永远人海蒸发!”

    说完,白语嫣急忙穿戴整齐就要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停下脚步,没有回头,背对着林凡,声音冰凌到了极点,就跟从零下30摄氏度的冰窖内发出的声音一样冰冷:“我奉劝你一句,最好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从你的脑海中永远的抹去。还有,不要对本小姐抱有任何幻想,你不配!”

    说完,徒留几声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留下的踢踏声。

    “切,还挺辣的。说的跟我有多喜欢你一样,要知道这些年可有无数女人哭着喊着求交往,我连正眼都没看一眼。”林凡唏嘘一声,不过一想到昨天晚上,白语嫣醉酒疯狂的样子,林凡却又思维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反转,嘴角一咧,道:“这丫头脾气臭是臭了点,不过长得还不赖。我这么正直的男人,虽说是她主动的,可到底算是生米煮成了熟饭,最起码的负责还是要有的吧?”

    “哎,算了。我注定是要‘泽润万物’的帅哥,何必为了一棵树木放弃整片森林呢?”林凡苦笑一番,准备倒头就睡。

    “不对!不妙……”林凡刚躺下,瞬间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急忙冲了出去。

    嗖嗖……

    身影移动迅猛,穿梭徒留黑影,如白驹过隙。

    “天,刚才这什么啊?”一女生娇滴滴的问道。

    酒店门前附近,一对情侣正在打着 kiss,一道疾风横扫而过,形成一股气浪,差点将这两人掀翻在地。

    “亲爱的,这是我爱你的冲动。别停,继续……”

    轰!

    一声巨响之后,小情侣朝着距离他们大约三百多米处看去,他们的瞳孔之中方才那道黑影变成了一个略显消瘦的身影,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底下配了一条快要洗褪色的迷彩裤,脚踩破军靴拦在了一辆车的面前。

    那车急停,身后几辆车连续追尾。

    “有病!”白语嫣坐在车内,透过车窗看到林凡拦车之后,没好气的轻啐一声。

    “快开车,白公馆!所有损失,我赔!”白语嫣坐在车内,急忙催促。

    “好!”司机应承一声。

    白语嫣充满怨怒的瞥向窗外,狠狠剜了林凡几眼。

    “有危险,快下车!”林凡冲着白语嫣嚷了一句。

    白语嫣冷哼:“跟你在一起,我才真的危险。别缠着我,要不然我可报警了!”

    “唔嗯……”

    车轮一个左转之后,计程车疾驰,车速不断加快。

    白语嫣有些头疼,靠在后排一脸疲惫。

    她在埋怨气恼着什么,却未曾发现后视镜内稍显诡异狰狞的坏笑。

    “这个笨女人!”林凡眉头皱了一下,很快舒展而来,继续朝着车离开的方向追踪。

    在酒店里头白语嫣接了一个电话,随后就匆匆离开了。

    多半应该是说到了她关心的事情,可若是家里人打来的电话,以她这么尊贵的身份,能没白公馆的专车过来接送么?

    好在林凡擅长追踪,能够辨识多种气味。

    昨夜和白语嫣一番温存,白语嫣身上那股特别的芳香气质成了方才林凡追踪时候的唯一线索。

    就在林凡继续追踪的时候,计程车上白语嫣心虚难宁,在想着爷爷的事情。

    车急速转弯,车身颠簸了一下,白语嫣瞬间觉得不太对劲,整个人变得焦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