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武道兵王 > 第4章 就凭你?
    白公馆坐落锡市最繁华的地段,地皮每平方的价值多少,很少有人能够给出准确的估算。

    用最简单的话来形容,就四个字:价值连城。

    白语嫣在警告了林凡一番之后,本以为林凡会按照她的意思离开白公馆,谁知道他竟跟在身后。

    “你别跟着我,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白语嫣显得有些不太耐烦,未等林凡说些什么,她冷声朝着身边的保镖命令道:“将他给我抓起来,最好是找根结实点的绳子绑起来!”

    “你确定?”林凡笑问。

    “到了白公馆,我说了算!”白语嫣一脸自信,瞥向林凡的眼神带着几分小傲娇,端着一副富家千金的架子。

    白语嫣以为林凡会反抗,结果让人意外的是,他竟一动不动,任凭白家的人将他捆住。

    “哼!”

    白语嫣冷哼一声,心中暗道:“还以为有多厉害呢,还不是乖乖束手就擒?”

    带着几分失望,白语嫣收回瞥向林凡的眼神,随后朝着房间里走去。

    “这个臭小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想盯着咱们家大小姐?不知道多少富家子弟哭着喊着要跟咱们家小姐求交往,可咱们小姐愣是连个正眼都没给他们。就他?切。”一名保镖充满不屑的悄声说道,言语之中充满着鄙视。

    “就是,这年月都讲究门当户对。我们老爷子自从退下来之后,下海经商,让整个白家名动锡市。大小姐虽然自小没了双亲,可却备受老爷子的宠爱。就这小子也想染指大小姐?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另外一名保镖言语更加直白锐利,肆意的嘲讽。

    林凡不以为意的淡笑,说道:“你们信不信,很快你们大小姐会来亲自放了我,而且还会求我留下。”

    几个负责看守林凡的保镖笑了,觉得这是他们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哈哈,就凭你?”保镖们讪笑,压根不信。

    林凡没有多言,嘴角微微上扬成了一个弧度。

    随之传来几声惨叫声……

    而此时,白语嫣急匆匆的走到了爷爷的身边,发现老爷子正躺在真皮沙发上抽着烟,手边桌案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满是烟蒂。

    看到白语嫣出现,老爷子当即慈眉善目的笑着,笑意之中带着几分牵强和隐忧,“语嫣,回来了?”

    “是,爷爷,你没事吧?”白语嫣看到爷爷之后,满怀关切的朝着爷爷走了过去。

    白老爷子呵呵的笑着,长舒一口气,说道:“我没事。”

    白语嫣扑倒在爷爷的怀中,眼角的余光瞥向烟灰缸,美眸微蹙。

    “爷爷,您不是已经早就戒烟了么?怎么……”白语嫣知道爷爷一定有什么心事,因为没有办法宣泄,只能解脱于抽烟,用尼古丁麻痹自己。白语嫣充满担忧的问道:“爷爷,您到底怎么了?”

    “我真的没事。”白老爷子的脸上依然保持着笑意。

    “骗人,我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说您出事了。而后我便遭遇了一帮神秘人的袭击,差点没命回来见您。”说起这事,白语嫣依然有些心有余悸。

    白老爷子闻之,一阵惊慌失措,“什么?有这事?”

    “看样子电话果然不是爷爷让人打来的,而是对方故意吸引我出现。”白语嫣倒抽了一口凉气,暗自庆幸,好在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那你怎么平安度过危险的?”白老爷子追问。

    白语嫣皱眉,神情凝重,“难道不是爷爷您雇佣了一个保镖,贴身保护我的?”

    白老爷子先是一愣,而后恍然大悟一般的笑了,“原来是他来了……”

    “谁?”白语嫣问道。

    “快将救你的年轻人请进来,我要见他!”白老爷子没有回答白语嫣的话,而是情绪有些激动的让白语嫣赶紧将来人请进来,那神情就跟危难之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

    白语嫣很少看到爷爷这样,她美眸紧皱几下,心中暗暗揣测着什么。

    “爷爷,见他干嘛?不过就是一个举止轻浮的家伙罢了。他救了我,回头我给他点钱,将他打发了就是了。”白语嫣原本还想留下林凡,不过现在看到爷爷这表情,白语嫣觉得还是得将他赶走。

    林凡来路不明,万一是针对白家的,只是借用一场早就导演好的戏码成功获得好感,从而混入白家,企图对白家不轨,那就不妙了。

    白老爷子目光深邃,眼睛细眯成了一条线,若有所思。

    他拿出一张照片递给白语嫣,白语嫣看了之后,大为惊愕,“爷爷,你怎么有他的照片?难道你们认识?”

    “嗯,非但我认识,而且……他和你也大有渊源。”老爷子颇为神秘的说道。

    “和我有渊源?”白语嫣愣了下,更加费解,“爷爷,您什么意思?我没懂。”

    白老爷子抬了抬手,打断了白语嫣的问道:“你现在不需要知道太多,赶紧将林先生请进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当老爷子说出林凡名字的时候,白语嫣算是明白了,原来爷爷和林凡是认识的。

    “喔。”白语嫣不想悖逆爷爷的意思,爷爷年事已高,身体不是很好,白语嫣从小跟爷爷相依为命,对爷爷的感情比任何人都深。

    这个林凡到底何方神圣?为什么爷爷会对他这么重视?难道是什么不得了的高能?

    可他那穿着打扮和形象也太差劲了,完全无法将他和高手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白语嫣默默的想着,正要去找林凡,却发现林凡不见了,而她那些保镖都被打翻在地,一个个鼻青脸肿。

    再看一眼方才绑着他的绳子断裂成了几段,细细扫视一番,震惊不已。

    这绳子就是拴一头牛都能拴住,怎么可能就这样被硬生生的挣断了?这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怎么回事?”白语嫣惊愕的问道。

    一个保镖手捂着脸,强忍着刺痛回答道:“大小姐,那小子好生厉害。我们才绑了他,您刚走,他说您很快就会回来找他,并且会求他留下,然后我们刚要奚落他一番,结果……”

    “结果他挣断了绳子,将我们全部掀翻在地,我们甚至都没看清楚他出手的动作,就都被掀翻在地……”

    “够了!”白语嫣挥手打断,嗔怒不已。

    白语嫣倒不是生气让林凡就这样走了,也不是动怒林凡打了她白家的手下,而是怨怒为什么这一切完全的被林凡料中。

    白语嫣自恃甚高,从未有任何人将她当成猴子一样耍的团团转,他林凡是第一个让白语嫣有这种羞耻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