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 第二十五章 背面
    第二十五章

    梅洛特赌场的骰子赌桌是一个半圆形的台子,客人们坐在半圆形圆桌边,负责摇动骰盒的荷官站在半圆的圆心处。

    这样的设计,可以让每一位客人离荷官距离相等,便于荷官收取筹码和赔付赌注。

    等哈特坐下以后,不用他开口招呼,就有女侍应送来果汁,这等待遇,引起同桌三位客人注意。

    在哈特身边的是一名淡金色头发中年人,他主动向哈特打了个招呼,颇有些结识的意思:“你好,年轻人,既然我们有缘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能请问一下你的姓名吗?我是夏洛克*比利,一个商人。”

    “您好,夏洛克先生,在下名为莱恩*哈特,一个追求新奇事物的冒险者。”

    哈特拿出新学的社交礼仪微微点头回礼,并按照黑蛇为他提供的最新身份做自我介绍。

    夏洛克眼睛一亮,莱恩点头的幅度和说话方式,明显受过良好教育,再加上惊人的外形条件,这个年轻人就有结交的价值了。

    (这个时代,能有机会受教育的人,最少也是乡绅的子弟,而英俊到惊人的外表,更是一个重重的砝码——哪怕是一个绣花枕头,能漂亮到这个程度,也属于奢侈品了。)

    “请各位客人下注。”不知不觉中,荷官换成了一名中年女子,她提醒各位客人及时下注。

    这张赌桌使用的赌具的是骰子,和地球上的骰子不同,承装在透明玻璃盒中的骰子,是两枚二十面的多面体,外观近似于球形,而骰子的每个面上,都用数字而不是红点和黑点来标明数值。

    骰子的具体数值是0到19,也不是1到20,这是因为按照法师们对力量等级的划分定义,个人属性突破20,就将进入传奇领域。

    传奇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体现在赌博中,骰子这种赌具的上限数字就是19。

    这里的下注,也只有押单数双数和押某个、或者某几个具体数字这两种玩法,并没有大小之分。

    而且,客人们必须先下注,然后荷官才会摇动透明的玻璃盒子,让里面的骰子滚动起来,筛子滚动的全过程,客人们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要知道,这可是个有魔法和职业者的世界,赌场如果不能做到公开透明,就太容易被质疑了。

    “那你一定有很多有趣的冒险故事了?”夏洛克随手扔了一枚筹码,落在偶数的位置上。

    “很抱歉,我出来的时间还不长,就连冒险者等级都是最低的铜徽冒险者,还没有遇到值得一提的冒险经历。”

    哈特食指一弹,一枚筹码落在一个标着三十二数字的格子正中,他压了一个单独的数字。

    “哈,莱恩先生,你下注的风格,可真是一个冒险者的风格。”

    夏洛克笑了起来,单个数字如果压中,可以获得三十八倍的赌注,不过一般情况下,老赌徒们很少这么押注,毕竟成功的概率太少。只有喜好冒险的年轻人,才会这么激进。

    “二十二——偶数。”荷官用一根带着横档的小木棍,将哈特的赌注收了进去,同时赔付给夏洛克先生一枚筹码。

    “不不不,我信奉幸运女神泰摩拉,她会保佑我的。”哈特一本正经的说。

    “哈哈哈,每个赌徒都信奉幸运女神。”夏洛克大笑起来。

    哈特很认真的继续说道:“而且,我觉得今天是我的幸运日。”

    接着,他又把一枚筹码放在三十二的位置上。

    “好吧好吧,不过年轻人赌博还是要节制一些。玩玩就行了,不要陷进去。”夏洛克善意的奉劝道,此时,他对这位年轻人的观感迅速下降。

    这个年轻人就算有再好的外形条件,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沉沦在赌博之中,那都是没前途的。

    毁在赌博上的年轻人他见得多了,能主动善意的提醒一声,已经是因为哈特的优异外表,给他带来非常良好的第一印象。

    一枚筹码接一枚筹码放上赌台,然后被荷官收走,真实的世界里,并不存在万能主角光环。

    哪怕是神明,其实也难以真正介入命运的领域,而幸运女神泰摩拉的权能,并不体现在赌博方面。

    哈特面不改色,只是将下一枚筹码固执的放在三十二号押注格里。

    三十二,这是维萝妮的弟弟波利斯生前最喜欢的一个数字,他把这个数字称为自己的幸运数字。

    ————————————

    在二楼的角落里,鲁昂自嘲的笑了笑——看来自己过度小心了。

    这就像为了抓一只大猎物,准备了七八招后手,连环挖了四五个陷阱,结果猎物直接跳进了最没技术含量的第一个坑。

    “看来这是一只真正的雏鸟。等他输的差不多了,就让吉尔伯去问问他,需不需要借钱,一切都按最温和的那套规矩来,别吓着小朋友——就算他真有背景,我们也有话好说。”

    鲁昂打了个响指,招来等在包厢外面的手下,随口吩咐道。

    吩咐完手下,他端起一杯红酒,朝另外一人举起酒杯:“也许我们很快就会有一个顶尖货色入手,可以开始制定调教方案了——这个人,果然值得我们下一笔重注!你选的人不错。”

    “当然,我的眼光从来就没错过。”对方的回答中,带着一丝专业的骄傲。

    一只纤纤玉手,将放在圆桌上的半杯红酒优雅的端到唇边,轻轻的啜了一口。

    在酒杯上方,露出了一张掩映在阴影中的美丽面庞。

    那是哈特非常熟悉的一张脸——那是维萝妮!

    “更高明的是您的手腕,美丽的维萝妮女士,您总有办法将这些雏鸟带到这里。”鲁昂带着恭维的语气,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那下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对了,鲁昂先生,角斗赛马上就要开始,奥斯塔少爷和拉罗莎小姐都来了,你不和我一起过去看看吗?”

    维萝妮放下酒杯,看着负责主持梅洛特赌场的鲁昂主管,问道。

    奥斯塔*威特和拉罗莎*威特,是本地领主埃尔布克男爵的次子和次女,他们分别是十四岁和十三岁,眼看都到了可以联姻的年纪了。

    据说,拉罗莎*威特和力克恩侯爵的长孙已经订立了婚约,通过联姻,这两个相邻的家族将更加亲近,联盟更加巩固。

    而这次角斗,也是专门为了招待力克恩侯爵领来的贵客,才专门组织进行。

    “有大卫骑士亲自在场,不用我去了。”

    “哦,那我先告退了。”维萝妮站起身来微微屈膝,用折扇遮着下半截脸,向鲁昂先生点了点头表示告退,离开了包厢。

    走出包厢来到鲁昂看不到的地方,维萝妮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她美丽白皙的面容突然变得阴暗扭曲,在阴影中,像是一名从深渊中爬出的复仇女妖。

    可是,当她走出阴影、走到有灯光照明的地方,又变成了一位巧笑倩兮的交际花。

    刚才神情扭曲如深渊女妖的那个女子,似乎只是一种幻觉。

    ————————————

    宾得镇,在领主府邸大门前是一块小型广场,在广场斜对面,有一座三层高的红色小楼。

    二楼的窗口有黑色的窗帘,在窗帘的缝隙中,游侠菲力望着不远处的领主府邸,头也不回的问道:“我们的人都准备好了吗?东门那边呢?”

    “都准备好了,东门那边只有一个小队的士兵,有斯科特和威廉带着人看着,不会出问题。”

    在菲力的背后,站着四位哈特没见过的陌生人,每个人都背负着长弓和箭囊。

    “莱恩那边呢?毒蝎的手下来了多少人?”菲力继续问道。

    此刻的菲力,阴狠的表情是哈特从未见过的,他站在窗前发号施令,背后自然有人将他的命令传递出去。

    “毒蝎的三首领克鲁斯带队,能来的都来了,至少有五十人。维萝妮那边发来消息,奥斯塔*威特和拉罗莎*威特已经进入角斗场观看台。”菲力背后,一名手下回答到。

    “通知黑胡子的线人,让他去联系毒蝎的手下,告诉他们威特兄妹的事情,让他们等赌场里面乱起来,就放手去做。”

    菲力先发号施令,然后才解释道:“当然不是因为她,拉罗莎不能死,但是奥斯塔一定要杀掉,这关系到我们和侯爵的合作。”

    “那莱斯特男爵领的那几条黑蛇呢?”另一名手下问道。

    “不用管他们,除非必要,那几个人能不杀就不杀,未来我们还要和莱斯特领合作——游侠菲力的身份对我还有用。

    你现在去羽翼组,让他们把马匹准备好,今天一击之下,不管成与不成,我们都要立刻撤退,留下毒蝎的死剩种顶缸。”

    菲力望着对面的领主府邸,安排手下分头行动。

    要知道,袭击有爵位的贵族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事先不准备好周全的退路,一旦被人掀出老底来,第一个追杀他们的就是力克恩侯爵——因为力克恩侯爵是附近的上位领主,对当地秩序负有直接责任。

    当然,这次行动乃是力克恩侯爵暗中推动,只要自己不被当场抓住,后面就是贼喊抓贼的把戏,唱戏给人看就行了。

    “我明白了。”手下转身走了出去

    “至于莱恩那边,如果这件事过后他能够脱身,我会亲自安排,这是一个好苗子,留给莱斯特领未免太可惜了,瑞尔,你有时间也注意一下。”

    “我会注意的,老大。”

    在房间的阴影中有人答应了一声。如果不说话,没人知道,房间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好了,大家都做好准备,今天就要给前些日子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是——猎鹰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