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仙斋鬼话 > 第196章 剑师的代价
    桑子明再见到秦筝,也没有脸称对方为后辈,只能不提这件事,平辈论交,各交各的。

    秦斩悉心指点他的剑术,然后笑道:“子明啊,你要知道,一般的金丹真人,很少能掌握天剑诀十八式,更别说第十九式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师兄,麻烦你给仔细说说。”

    “因为修炼天剑诀,太耗费时间和精力!一般的儒生,有这个功夫,都去学习仙文,从仙文中汲取灵能,提升自己的境界去了!他们最关心自己的境界,不会将剑术看得那么高。

    在年轻的时候,他们受到科举的诱惑,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一次又一次的科举考试中。就算他们考中了进士,还想提升为君子和大贤,更想成为地仙,所以仍然将提升境界,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因为境界关系到寿命,生死才是头等大事。剑术只能在面临杀伐的时候保命,并不能让人获得更长的寿命。

    如果像我这样,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演练剑术中,就很难修炼进阶了。

    我不是吹牛,我们秦家的祖上,也是有来历的。

    相传,秦姓原本出自赢姓,乃是少昊金天氏的后人。你知道少昊金天氏是什么人?”

    桑子明摇头:“不晓得。”

    秦斩傲然说道:“少昊就是白帝。仙界有五帝,青帝伏羲,赤帝神农,白帝少昊,黑帝颛顼,黄帝轩辕。少昊白帝居于西方,建立了白帝宫,门下有无数的仙人,以剑术闻名于仙界。”

    “哇,原来师兄竟然是白帝的后人!这可了不得,怪不得你的剑术这样厉害!”

    “咳咳,白帝的后人可多了。他是古老的仙帝,化身万界,留下不少的子孙。在这些子孙中,有一些人拥有学剑的天赋。我一岁抓周,抓的就是一柄木剑。五岁开始学剑,十岁学会天剑诀第一式,不到六十岁,就学会了天剑诀十八式,至今六百五十年,无一日不练剑。

    我学剑的天赋很不错,别人演练的剑招,我只要看一眼,很快就能学会。

    然而为了学剑,我吃了很多的苦头!

    我只考中了秀才,后面的乡试和会试都放弃了!

    在这一生之中,我拜过不少的师傅,还专门跑到京师,在剑术大师公孙乾家里,做了百年的奴仆,偷偷看人家练剑,这才学全了天剑诀三十六式中的最后三招。回想当年,还真是不容易啊!”

    桑子明听了暗暗心惊,赞道:“师兄您真是有心了!实乃我辈楷模!”

    秦斩摇了摇头:“你不知道,做奴仆的那段日子很难熬,每天小心谨慎,生怕被人看穿。而我在学全了剑术之后,正想要离开的时候,却被步虚修士公孙乾捉住了!

    公孙乾要杀了我!说我偷学了他的功夫!

    然而我的运气比较好。那一天,恰好合道真君王通登门寻找公孙乾,为我说了几句好话,公孙乾才将我放了。”

    “王通说了什么?”

    “王通说:‘你看这人已经有四百岁了,至今还没有修成金丹,眼看他的寿限就到了,你就算不杀他,他也活不了多久,你又何必要出手,传出去还丢了名声?你将他放了,人人都夸你喜欢收徒,有教无类,指点后人,如此一来,你的名声不胫而走,才能收到更多的徒弟……’”

    “啊?王通竟然这样说,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我跟着王通出来,本想直接回家。没成想却被王通拉走了!我去了王通家里,给他的孙子王勃传授剑术,整整两个甲子,才重新得到自由。不过,王通并没有亏待我,他给我一颗结金丹,还亲自为我护法,让我成为金丹真人。

    再后来,我回到琅琊城之后,迫于寿限的压力,略微将剑术放了放,花了一些心思来修炼,厚积薄发,功力暴涨,直到五年前,进阶金丹第九重。然而我的剑术却被卡在第三十六式,长达两百年之久,直到跟你学了第三十七式,这才有了新的突破。”

    桑子明感叹不已:“师兄很不容易啊,竟然费了这么多心血,才学全天剑诀三十六式。我跟着师兄学剑,真是太幸福了。请问师兄,那位公孙乾,还活着吗?”

    “哼哼,他当然活着,而且活得好好的!他是剑术大家,门下弟子多如牛毛,你这次去参加会试,有可能碰到他的弟子。

    不过根据我的了解,即便是他门下弟子,一般人最多只能学十八式。超过十八式都属于秘传心法的内容了,在外面是找不到的,必须要拜在大贤门下,成为核心真传弟子,才能学到那些内容。

    而要想成为核心真传弟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往往要发下天道誓言,学成之后为师傅做很多事,成为师傅的左膀右臂,然后才能获得真传。”

    桑子明想了想,道:“师兄你说的没错,我从蒙师黄瑞那里,只拿到《天剑诀十八式》,并没有后面的内容。”

    秦斩望着他,说道:“在你参加会试之前,我会亲自给你喂招,帮你真正掌握这些剑术!相信到时候登台交手,你也不会吃亏的。”

    桑子明笑道:“那真要多谢师兄了!”

    于是从这天开始,很多弟子都眼睁睁的看着秦斩陪桑子明练剑,也不知道秦斩是否吃了他的迷魂药!

    仙文馆的内门弟子,都有举人的身份,很多人想参加会试。

    这些人过来跟秦斩学剑,也是为了能在会试中脱颖而出。

    可是秦斩是怎么做的?每天只在下午,抽出一个时辰,教他们数十人同时学剑!却要用一整个上午,两个多时辰,亲自陪着桑子明练剑!两个人还有说有笑!这种反差也未免太大了!

    于是乎有人羡慕嫉妒恨,有人在说些风言风语。

    “喂,你看这架势,秦斩是不是想将孙女嫁给桑子明啊?要不然为什么对他那么好?”

    “这件事的确很怪,我是琅琊城本地人,二十年前就跟着秦师叔练剑了,从未见过他对人这样好!”

    “依我看,秦筝不会嫁给桑子明,你看她一个人在那边全神贯注的练剑,哪里有一分心思寄托在桑子明身上呢?”

    “是啊,女人是怎么面对夫婿的?要么态度很好,经常上前嘘寒问暖,过去帮着擦擦汗;要么态度冷淡,唯恐躲避而不及。你看秦筝的态度,不远不近,温和有礼,跟对我们这些人一样。以我对秦筝的了解,她心气高着呢,根本不想这么早嫁人!”

    一般来说,作为有才华的女修士,往往嫁人都很晚,像莲香和李秋婵那样早早确定了夫婿的并不多,这也正是莲香的师傅袁莹希望她离开桑子明的原因之一。

    只有那些对前途无望的人,才会想到尽早留下子嗣,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子孙身上。

    “可是,秦斩为什么对桑子明这么好?谁能给我一个说法啊?”

    “哼哼,这还用说嘛!你看桑子明施展的剑招,有一些我们都没学过,说明人家有学剑的天赋,秦师叔爱才心切,所以才这么对待他!”

    “不对,你不了解人性。关心爱护弟子,并不是这个样子。所谓严师出高徒,态度不可能这么柔和,连一句重话都不说,这不是天剑秦斩的的性格!”

    “那你说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桑子明拿出了极大的好处,才让秦斩变成现在这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