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仙斋鬼话 > 第560章 秦家崛起
    整个咸阳城,很多修士都被搅动了。

    就像一石激起千层浪,祖仙庄曜陷入天人五衰,引起很多家族和散修的强烈反应。

    原本祖仙庄曜的存在,极大的压制了九阶天仙的进阶。那些大家族的家主,往往是功力最高的天仙,他们都不敢闭关进阶祖仙,即便要闭关,也会找个偏远的仙城,不会留在咸阳城。因为曾经发生过不好的先例,当年朱家有人进阶祖仙,半途中庄曜闯进来,找个借口逼迫那人出关,结果导致其仙基受损。

    桑子明是从黄昏界那种小地方来的,没想到灵界的人如此厚颜无耻,修真人打压对手,无所不用其极。

    这一次,祖仙庄曜出事,对于秦州其他家族来说,反而是一个机会。有不少世家的老祖,纷纷闭关,想要进阶祖仙。

    然而进阶祖仙难度极大,一次闭关就是上千年。

    可是令众人感到惊讶的是,在短短的三百年内,秦家的九阶天仙秦芒,就率先进阶祖仙了!因为他老早得到消息,提前多年闭关进阶,所以拔了个头筹。

    秦芒原本只是白帝宫内门长老,勉强排进顶尖高手前十位。进阶祖仙之后,他成了白帝宫太上长老,地位高高在上,令所有天仙仰视。

    随即,秦家大举扩张,吞并了不少灵脉丰富的地盘,还有一些小仙城,愿意主动投靠。

    作为晚辈,秦斩和秦筝都跟着沾光,每个月能获得大量的仙石供应,如此一来,修炼速度也大为提升了。

    这一天,秦斩开开心心的来到桑宅,邀请桑子明去秦家赴宴。

    桑子明不喜欢凑热闹,所以欲待婉言谢绝。

    秦斩却笑道:“桑兄弟,我家老祖专门宴请你,我若是请不到,回去要挨罚的。”

    桑子明再三推不掉,只好跟着去了。

    秦家老祖秦芒,在穷桑山有座仙宫,但他请客的地方,却在咸阳城的东北角,那里有一片秦家祖宅。

    秦斩在前面领路,一面走一面介绍:“秦家祖上,乃是仙王金天氏的庶支后人。这座老宅,足有五百多万年的历史了。它是一件低阶仙器,历久弥新,只要有仙灵脉,源源不断的提供仙元力,老宅就不会毁坏。”

    桑子明想起自家的桑宅,也是一件仙器。虽然是仙斋,但是有的偏重于坚固,有的偏重于宽敞,有的偏重于舒适,桑宅则偏重于后花园,适宜种植灵草和仙草。

    秦斩又道:“我费了好的劲,才终于搞明白,秦苍是我的嫡亲曾祖,秦芒相当于我的叔伯天祖。”

    桑子明听得迷糊,忍不住问道:“什么曾祖,天祖?这是啥辈份啊?”

    秦斩“哈哈”大笑:“桑兄弟,你知道祖宗十八代是怎么回事?”

    桑子明摇摇头。

    秦斩笑道:“一个人的辈份,往上数九代,乃是父亲,祖父,曾祖,高祖,天祖,烈祖,太祖,元祖,鼻祖;往下数九代,分别是儿子,孙子,曾孙,玄孙,来孙,晜(kun)孙,仍孙,云孙,耳孙。这就是祖宗十八代的来历。”

    桑子明听了,禁不住心生感慨,说道:“修真人的辈份,简直没法算啊!比如说,你秦家老祖秦芒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资质平凡,没有走上仙路,三十岁成亲生子,几百万年下来,不知道延续了多少代;二儿子资质绝佳,直到进阶天仙才有后代。这样一比,两边的辈份就乱套了!十八代都不够用的!”

    秦斩“呵呵”笑道:“所幸我秦家的后人,资质还算可以。我的曾祖秦苍,今年才八十万岁,乃是天仙四阶;叔伯天祖秦芒,则有两百万岁了,乃是初阶祖仙。而我的年纪,比你大不过几百年,只有三万多岁。等我进阶天仙的时候,应该比曾祖还要年轻。”

    桑子明微微一笑:“恭喜秦兄,家中有了祖仙,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秦斩却道:“这还要多谢兄弟你呢。按理说,我家老祖虽然是九阶天仙,但是功力还在天仙白擎之下,如果白擎先进阶祖仙,我秦家就有麻烦了。”

    “能有什么麻烦?”

    “秦家跟白家有嫌隙,此事一言难尽……”

    桑子明跟着秦斩,走进一座深宅大院,穿花度柳,扶石倚墙,来到宽敞的客厅。

    客厅里并没有高朋满座,只有一位头发乌黑的青年,还有一位身材高大的壮汉。

    桑子明认得那壮汉乃是秦苍,也就是秦斩的曾祖,这次他没有穿金甲,而是披了一件黑色的袍子。而那头发乌黑的青年,剑眉朗目,意气风发,可能就是新晋的祖仙秦芒了。

    果然,随后秦斩一介绍,桑子明便明白了,自己没有猜错。

    祖仙拥有三千万年的寿命,秦芒才两百多万岁,所以看着还是青年的样子。

    秦苍再见到桑子明,先自吃了一惊:“咦?小伙子,我上次见你时,你还是低阶灵仙呢,如今才过去多久?有没有两万年啊?你竟然成了二阶天仙!真是太令人惊讶了!”

    秦芒闻言,眼睛也睁大了几分,上下打量着桑子明,赞道:“旷世奇才,钟灵毓秀。我听秦斩说过你的事,一直感到很惊奇,所以请你过来喝一杯仙酒,随便闲聊几句。”

    桑子明赶紧行礼:“晚生见过前辈,您过誉了。”

    秦苍笑道:“坐,坐下来叙话。”

    双方分宾主落座,秦斩在旁边端茶倒水。屋子里连一个婢子都没有。

    一阵寒暄之后,秦芒开口说道:“小桑,我年纪比你大,这样叫你可以吧?”

    秦笛躬身道:“当然可以,您是前辈,怎么称呼都行。”

    秦芒眼中精光闪烁,道:“我想不明白,小桑,你怎么晓得庄曜陷入天人五衰?你又不是白帝宫弟子,哪里能见到他呢?据我所知,庄曜这些年深居浅出,很少走出白帝宫。”

    桑子明眨眨眼睛,笑道:“如果是别人问,我肯定不会说的。但我跟秦斩情同兄弟,既然您老要问,那我就不瞒您了。

    我有家传的仙医底蕴,在空桑城偶然碰到了陈玄,见他身上有一道奇怪的剑气,就设法将剑气拔出来。

    后来我从医典中找到说法,这可能是一种类似于‘道心种魔’的别样‘种剑诀’!

    庄曜每隔千年,放出一道剑气,种在天资优秀的剑修身上,想让那些剑修帮他培养剑气,直到油尽灯枯,剑气才能飞回去。

    他一旦失去这些剑气,便会道心失守,剑心不明,仙基紊乱,陷入天人五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