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仙斋鬼话 > 第570章 不周山巅
    桑子明抢到的不仅是酒和酒方,还有杜家积累多年的财富,包括仙石和一批洞天。他和莲香、秋婵既然下手了,就没有给对方留下财物的道理。杜家杀了那么多人,也该受点儿惩罚了。

    他坐在马车中,仔细研究了酒方,发现每种酒里都多了一味药,原本多一种药,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如果混起来喝,会相互作用产生毒性,所以每次只能喝一种酒,休息三天再喝第二种就没事了。

    这些仙酒也还算是宝贝,毕竟都能大幅提升功力。

    他将这些酒交给秋婵严加看管,生怕莲香偷偷多喝,若是中了毒,虽然说也能救,但就有些麻烦了。

    马车一路西行,走走停停,厮杀不断,飞了很久很久,终于来到大荒西州。

    大荒西州不属于七洲之列,因为它缺乏仙灵脉,不是修真人喜欢定居的地方,但是这里却聚集了不少的修真人,就因为此地有一座不周山。

    不周山原本是一个天柱,可以让灵界的修士顺着天柱爬上去,一直爬到仙界。

    可惜这个天柱,被古仙人撞断了,顶上不再联通着仙界。

    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天仙散修来到这里,试图从山顶上飞升。据说此地飞升的难度比别处小很多,已经有不少仙人飞升成功了,

    不周山高八万八千丈,山巅位于彩云环绕之中,不时有电光闪烁。

    许多高阶天仙,从四面八方飞过来,聚拢在山下,等待登顶,渡劫飞升。

    可惜不周山巅的空间很小,每次只能容纳三四个人。

    这样一来,众多的天仙就有了纷争,虎视眈眈,想要抢先登顶。

    因为来的人太多了,万一厮杀起来非常恐怖,所以有一位祖仙站出来,组织了一伙人维持秩序,按照先来先渡劫的方法,每位天仙一到这里,都能拿到一个号牌,然后凭着号牌的顺序登顶渡劫。

    桑子明拿到了号牌,打听过之后,才晓得大概要等三百年,才能轮到他。

    莲香,秋婵和白飞儿也都拿了号牌,陈玄自觉无力渡劫,所以连号牌都没敢拿。

    陈玄苦笑道:“桑先生,我若是不能渡劫,还能跟您去仙界吗?”

    桑子明答道:“你在宅子里老实待着,我会带你去仙界的。”

    “请教先生:既然这样,渡不渡劫有什么区别?”

    “有一些细微的区别。渡劫之后,相当于得到了黄昏界天道的认可,将来还能光明正大的回来;如果不经过渡劫,那算是偷渡人口,日后就没法再回黄昏界了。”

    “啊?竟然是这样?好在我也不想回黄昏界了。”

    “另外,渡劫成功之后,还会得到天道加持,仙基变得更加稳固,甚至能增加两成的功力。所以这既是严峻的考验,也是难得的机会。”

    “可惜我的境界不够,才只是天仙三阶。桑先生,您是天仙六阶,难道不害怕吗?”

    桑子明微微一笑,道:“能不能渡过天劫,归根结底,要看掌握了多少天道法则,还要看你构建的洞天,是否符合上天的要求。有些人在磐石上盖房子,有的人在沙砾上盖房子,结果洪水一来,就知道结果了。”

    陈玄想不明白,他总觉得功力最重要,对于法则没有看的那么重。

    桑子明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将桑宅放下来。

    三百年的岁月,对于天仙来说,时间很短暂,一次打坐就过去了。

    然而他想的太简单了,不久之后,便有人打上门来,想要抢他的号牌。

    有人连三百年都不愿意等!

    也有人想在渡劫之前,多抢一些仙石,提升一分功力。

    对于这些人蛮横的人,陈玄已经挡不住了。

    于是便由莲香和秋婵轮流出来,将他们斩杀殆尽!

    她们已经不再留手,因为周围正有人看着呢,留手等于示弱,会有更多的人过来骚扰。

    一连杀了十几位八阶以上的天仙,桑宅才算是安静下来。

    此后过了两百多年,忽然有一天,外面有人敲门。

    陈玄走上前去,打开门看了看,发现外面站了一位中年人。

    此人身形消瘦,面带笑容,身穿长衫,头上戴着瓜皮帽,看上去有些滑稽。

    “本人姓钱,名叫钱发。我有一则秘闻,事关渡劫生死,想要卖给贵主人。”

    陈玄见对方乃是一位七阶天仙,功力不弱,所以不敢怠慢,便道:“您请稍待,我去给您禀报。”

    过了一会儿,桑子明从里面走出来,看了对方一眼,道:“钱先生戴了面具?”

    钱发“嘿嘿”笑道:“不好意思。事关重大,我怕被人看破行藏,所以迫不得已,戴了面具。”

    桑子明问:“在下木明,钱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钱发低声道:“我有一则秘闻,对于渡劫之人非常重要。十万仙石,可以卖给你。”

    桑子明淡淡的道:“好说,若有价值,我付你十万仙石。”

    钱发大喜:“木先生为人爽快,我也就直说了。不周山上,渡劫有极大的风险。呵呵,木先生你听我说,这种风险不是来自天道,而是来自于人为!有人在旁边瞧着,趁你渡劫的时候,或许会出手将你打死,然后抢走你身上的宝物!”

    桑子明有些吃惊:“真的吗?”

    “我亲眼看见的!我的眼神比较好,又一次给师伯送行,我站在半山腰,看见师伯渡劫,都已经成功了,然而旁边却伸出一只手,拍在他的头顶上,幸亏我那位师伯功力极高,乃是一位祖仙,所以用一件仙器护住了头顶,还没来得及还手,就被天道抛出灵界了!”

    桑子明倒吸一口冷气,问道:“你可知道,出手的是什么人?”

    钱发的声音更低了:“大荒西州有两位散修祖仙,留在灵界迟迟不去。他们门下各有数百位弟子。这些人美其名曰维持秩序,然而却存着杀人夺宝的心思。”

    “两位祖仙都是什么境界?”

    “一位名叫‘张横’,还有一位叫‘白顺’,恰好都是祖仙二阶。他们有可能达成了协议,所以每隔两百年轮换着出来。”

    桑子明沉吟道:“若是所有渡劫的人,都被他们打死,那也太恐怖了!”

    钱发道:“木先生您有所不知。十个登顶的人,按理说,能有两个渡劫成功就不错了!剩下八个人里头,可能有五个人会死,还有三个人变成残废。

    张横和百顺派出门下弟子,说是为渡劫之人护法,其实会拣选一部分人下手。

    渡劫成功的人,会变得很虚弱,有可能被他们趁机打死。

    渡劫失败的人,如果没死,则会被他们送到山下来,说是仁慈做好事。

    至于说那些渡劫未成,当场死掉的人,所有的财物,都归他们所有了!”

    桑子明摇头叹息:“守着不周山,竟然成了摇钱树!这都是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