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逍遥在初唐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知新书斋
    “郎君早安,西市新开的知新书斋开业了,这是书籍价目单,新店开业可八折优惠,请看一看,另外,知新书斋还接受个人书籍印刷订单,欢迎莅临。”

    一群孩童奔波于人群中散发传单。

    “来人。”

    装饰典雅的马车里,一道女声开口唤人:“外间在发何物?拿来我看看。”

    “喏。”

    跟在马车旁的仆役立即应道,快走几步,找一个发传单的小童要了一张过来,递进去。布帘掀开,马车乘坐的人是个年轻的少妇,柳眉杏眼,气势非凡。

    妇人接过传单扫了一眼,眉头拧起来,若有所思。她旁边坐着的孩童好奇的看了一眼,只见上面所书与发传单的小童所说的话,意思相差无几,不明白他娘为何凝眉,不由唤了一声:“娘亲因何而不快?”

    妇人转头看长子,摇摇头,道:“为娘非是不快,而是不解与惊奇。”

    “为何?娘亲,孩儿不明白。”

    孩童好奇的问道。妇人抬手摸摸他头,道:“我儿看这所谓的传单与平常所见,有何不同?”

    孩童仔细看了看,先是皱眉,上看下看,似乎皆无异常,最多就是这单子上所写的说辞太过直白了些……写?!孩童惊呼:“娘亲,孩儿知道了,这单子不像手写的,看着倒像是印章印上去的,娘亲,娘亲,对不对?”

    妇人赞许的看他一眼,笑道:“我儿说的对。这单子,用词直白,除了手段新鲜外,并无甚异处,特殊之处便如我儿所言,这非是手写的单子;还有……”

    “还有什么?请娘亲指点。”

    孩童崇拜的看着母亲,一双眼里全是孺慕之色。妇人慈爱的笑了笑,又抬头摸了摸他的头,道:“为娘看城中发传单的孩童不在少数,这么多孩童,就算他一人发二十张,少说也有二百之数,这么多所谓的传单,皆非手写,其中定有不为人知的手段;其次,纸非便宜之物,只不过是新店开张,便这般大手笔,这知新书斋有意思。阿竹,去西市,看看这知新书斋。”

    “喏。”

    妇人吩咐后,马车立即调头往西市去。妇人搂着儿子坐在马车里,眉头依旧未松开,还有未对孩子明言的是,这知新书斋开张所用的手段,莫名的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她一定听过的,但须得想一想。

    不一会儿到了西市,马车直入其内,到知新书斋的门口停下,立即有人迎上来,恭声请问:“客官有礼,不知来者是女客男客?烦请告知,也方便敝店安排人接待。”

    仆役不答,先向马车内的妇人请示,一会儿后才道:“女客。”

    “请稍待。”

    迎接的人立即朝门内比了个手势,不一会儿,便从门内出来一个小娘子,对着马车就是一礼,道:“娘子有礼,奴名阿花,负责服务娘子,请娘子随奴来,敝店开设有专门的女客通道,可去女客通道那边下马车,直接进店;若娘子不避忌,也可由奴引领着直接进店。”

    妇人闻言,问道:“贵店想得周到,只是,进店避开了男女之别,殿内是书籍呢?是否有区别?”

    阿花立即道:“回娘子话,敝店一楼多面向男客,二楼则专为女客而设,除了楼层不同,服务不同外,书籍一楼、二楼皆是一般无二。”

    妇人点点头,道:“且先去二楼。”

    “喏。”

    阿花引领着妇人从女客专用通道上了二楼——

    二楼的空间一半的空间摆放着书架,书架上是整齐摆放的书卷,在书卷与书卷之间,偶尔间或摆上一块奇石,或是一盆绿植,摆设的十分雅致。

    剩下的一半空间则隔成小间雅座,每个隔断皆放着一张案几,两张坐榻相对而放,案几上有博山炉,每个炉内皆燃着香,虽然只是普通的香,但对一间书斋而言,却是难得雅致。

    只这环境,妇人便看得暗自点头,阿花道:“娘子请到雅座就坐,本店目前所有的书籍种类皆列有书目,书目在此,请娘子过目。娘子翻阅书目时,可到雅座就坐,本店有茶水点心备着,只不知娘子喝的是茶汤还是南人的清茶?”

    妇人眨眨眼,心下惊奇,面上却不露声色,在阿花的引领下,挑了一间雅座坐下,一边翻阅书目一边道:“茶汤便好。”

    “好的,娘子请稍待。”

    阿花又问小郎君:“好教娘子知晓,针对孩童,本店另有果汁备下,小郎君可要来一份?”

    “果汁?”

    “禀娘子,就是用果子压榨而得的汁水,时下的季节,敝店备有葡萄汁和樱桃汁,不知小郎君要哪一种?”

    阿花笑问着,妇人低头看向儿子,小郎君立即道:“葡萄汁。”

    “好的,小郎君请稍待。”

    阿花朝站在楼梯口的人比了几个手势,那人立即点点头下楼而去,不一会儿便端了托盘上来,托盘上放着两个盖碗,一个青色,一个是白瓷的。

    侍者端着托盘只到雅座旁边,并不靠近,而是阿花接了过来,把青色的盖碗放到妇人面前,又把白瓷盏放到小郎君跟前,微笑:“这是娘子的茶汤,小郎君的果汁,二位可一边翻看数目一边品尝,奴就在旁边,娘子有何疑问再唤奴就是。。”

    说完,便安静地侍立一旁,妇人扫她一眼,尝了一口茶汤,火候、手艺只是普通,自是比不上家里的,但也不算特别差。

    倒是小郎君揭开盖子,看白瓷盏内紫黑色的果汁,颜色看着有些吓人,不禁皱了皱眉,犹豫了片刻才好奇地端起来喝了一口,旋即眉目舒展,小口小口的喝起来。

    妇人见状,慈爱的看儿子一眼,扫了一眼数目,问道:“阿花,贵店所有的书籍皆已列在书目中?”

    阿花立即道:“回娘子,目前所有皆已在列,因敝店刚开张,所卖书籍有限,目前只这些,待过段时日,便会有新书上架,其中便有《三国演义》一书。另外,本店还接印书单子,本店可代印孤本、个人的诗集、文集皆可印刷,十本以上起印。”

    妇人挑眉:“《三国演义》?此书曾有耳闻,也有幸读过其中几章,却不曾有幸读过全书,贵店的可是全本?”

    “回娘子,是全本。若娘子有意,可先下定金,带全书出来,敝店可直接送到府上去。”

    阿花解说的很详尽。妇人点点头,朝旁边的仆从看了一眼,仆从立即道:“定金几何?敝主想订一套,无需贵店相送,届时自有人来取。”

    阿花还没回答,妇人已然道:“不是一套,是四套。”

    这可是大单子!

    阿花立即开心的道:“每套定金十贯,一个月后可取。娘子需要订吗?”

    妇人点点头,阿花立即道:“如此,请贵仆跟奴来,娘子请稍坐,本店架上之书,娘子若有意可阅读。”

    妇人点点头,道:“可,除此之外,今日便买《孙子兵法》、《道德经》、《孝经》三套书。”

    阿花大喜,连忙道:“好的,娘子请稍待,奴这就去库中给娘子提书卷来,还有,劳烦贵仆跟随奴下去付账。”

    说着,引领着仆从下去柜台处付定金,妇人起身从雅座中出来,随意的挑了几个书卷看了看,书卷制式、材质与一般的并无不同,唯一的差异之处便只有字笔,皆非手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