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落猛的掀开被子,坐起身来!
    宁三已经在黑暗中行动了。
    南宫流星只是她的第一步,接下来还有第二步,第三步……
    这是一场持久战,而没办法速战速决!
    苏落一把抹去眼泪的泪,她发现自己很愚蠢,居然因为这样的事情柔弱下去,她的内心本来是很坚强的!
    果然在爱情里面,再聪明的人都会变成弱智!
    宁三还活着……真的很好!
    南宫夫人因为对她好,所以她说宁三之前做的事,南宫夫人会信。
    可是绝大多数人,对宁三的印象都非常非常好,觉得她温柔娴淑,桢静优雅,善良纯真,完美的如同一位仙子。
    苏落猛的将被子一掀,站起身来!
    宁静怡,不知道现在的你躲在哪个角落,更不知道你下一步要做什么,不过……不管你要做什么,放马过来便是!她苏落可不怕!
    只是……
    苏落想到了门外的南宫流云。
    宁三的存在很重要,但是,苏落真正在意的是南宫流云的态度,只有摸清楚他的态度,她才能确定,究竟值不值得去对付宁静怡。
    直接问南宫流云,他会说吗?苏落想起她之前问过,可是南宫流云曾回避过,就算说,也不过是一笔带过。
    可是,苏落想要知道的是细节!
    曾经他和宁静怡的点点滴滴!
    而不是概括性的文字!
    想到这,苏落重新躺回床上。
    她开始酝酿情绪……
    苏落想到自己孤身一人来到灵界,南宫流云又失忆了,看她的眼神就像看陌生人……当时他的记忆力,大概有的只有宁三吧?
    越酝酿越委屈,越委屈就越啜泣,到后来,简直呜咽出声。
    南宫流云一直都留在外间。
    春月和夏月两个静静立于一旁,时不时用复杂的视线看着她们家二少。
    不知道宗祠里发生了什么事,回来之后,二少和苏姑娘之间的气氛,变得好古怪,好诡异!
    春月和夏月交换了一个不解的眼神。
    就在她们胡思乱想的时候,她们听到了从离间传来的啜泣声,啜泣声越来越大,最后变成呜咽声……
    天!
    苏姑娘哭了?!
    春月和夏月脸上都出现惊愕的神色!
    南宫流云那张惊心动魄的绝世容颜上,更是纠成一团,俊挺鼻梁更是皱起。
    “二少,苏姑娘……”
    “下去。”南宫流云声音清冷,不高不低,但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是……”
    两丫鬟乖乖的下去了。
    南宫流云再也坐不住了!
    咚咚咚!
    苏落听到清晰的敲门声传来,可她充耳不闻,拿被子蒙住自己脑袋。
    咚咚咚!
    苏落继续不理。
    门悄然打开。
    任何锁,都困不住南宫流云这样绝顶聪明的人。
    南宫流云走到苏落床头,坐下,矜贵的容颜上,清润的眼眸深邃似海,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苏落。
    此刻的苏落,用被子将自己裹成蚕茧状,一圈又一圈的卷着。
    看上去有些滑稽,又萌到内心深处。
    南宫流云既心疼又无奈,既宠溺又无语的看着他家的蚕茧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