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西南崛起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讨好
    高升洁抬眼了看了下走进来的段誉,又垂眼看着手里的书,“哟,这不是我儿子吗,怎么想起到我这儿来了?”

    段誉嬉笑道:“母后,经书拿倒了,”

    高升洁才不会上当,“你是被五华楼上的风吹晕了头吗?”

    段誉知道,她就是为了这个。

    “儿子只是顺道去的五华楼,”

    “嗯,蓄谋已久的顺道,最迟,也是昨天那封信里定下来的吧,”

    段誉只能继续笑,“嘿嘿,儿子的那点小把戏,当然瞒不过母后你,”

    他知道,自己和董佳之间的每天一信,他们一定一早就留意到了,这么长时间,能这么一直听之任之的,说实话,他们表现得还真挺开明,或者说,对自己还真挺溺爱。

    高升洁依然看着手里的经书道:“别人家是孩子大了才忘了娘,我啊,儿子还没大呢,”

    “哪能呢母后,”段誉马上坐下来,“儿子一直惦记着你,你看,这是儿子特意让庄里的工匠给你准备的礼物,满天下独一份,”

    马平连忙把捧在手里的那个丝绸袋子递过来。

    这就又展现了现在不如意的地方,段誉本来是想和后来一样,装在一个很有设计感的纸盒里,外面再用彩纸包起来,但这会,那些工匠居然都没能做出一个让他满意的盒子来。

    总是这样,总是会有很多事,提醒他现在和后来的差距。

    高升洁依然不为所动,专注又虔诚的看着手里的佛经。

    只是站在一旁的高观音静有些按捺不住,“殿下,这就是你说的包,真漂亮!”

    “母后,你看看,喜不喜欢?”段誉巴巴的把那个包递到高升洁眼前,“要是不喜欢,我让他们再改,”

    高升洁随意看了一眼便又转了回去,“嗯,”

    这是一个黄色的包,略有些大——大气嘛,用金线缝制,前后恰到好处的镶着几颗宝石,就连扣子,也是金子做的,上面还饰有凤纹,非常壕……错了,非常的贵气。

    段誉心想,难道真的就一点都感冒?

    要知道,把这包做得这么有色有型有款,还真不太容易。

    “母后你看,”他打开大包,从里面又拿出一个小包来,那是一个紫色的手包,虽然也镶着宝石,还带着一条银链,一看就很贵气,但走的却是雅致的路子,“大包可以装经书、水粉等、帕子等,这个手包,可以装一些随身的小物件,”

    高升洁总算回应了一句,“哪些随身的小物件?”

    “比如说,母后你生气时,可以用来砸儿子出气的珍珠、小金锭等,”

    “哈哈,”高升洁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在段誉头上拍了一下,“珍珠、金锭?你何时变得这么市侩的?我又何时拿你出气过?”

    “这不是,想让母后你高兴吗?”

    “皇后娘娘,”高观音静又一次帮忙,“这包看起来真漂亮,摸起来也真舒服,还有这里面,真能装不少东西,”

    高升洁终于也上手摸了一下,看着上面隐隐的纹路道:“这皮子,是鼍龙?”

    “是的母后,当然只有用鼍龙皮做的包,才配得上你的身份,”

    话说,这会把鳄鱼称作鼍龙,也不是没有好处。

    鼍龙,那听起来也是龙不是。

    段誉看着高升洁也忍不住拿到手上,便乘热打铁道:“儿子还在让他们赶制行李箱,母后日后出巡,就不用再带那些笨重又不好看的木箱,”

    高升洁小小的肯定了一句,“总算你有心,”

    “为母后,那还不是应该的,”段誉决定趁热打铁,又示意马平把另一个袋子拿过来,“还有这个,”

    “这是,鞋?”高升洁问道。

    “母后慧眼如炬,这就是鞋,”

    “这么高的跟?”

    “母后,这是高跟鞋,这跟,其实不高的,”

    高观音静已经蹲下来,“这鞋,真是漂亮又精致,”

    段誉觉得,高升洁之所以这么信任高观音静,可能就是因为她是个嘴拙的,或者说,老实的吧,看她的这些夸奖,除了漂亮,就没有其它的词。

    但高观音静绝对是个知趣的,已经主动在为高升洁换上那双黑色的高跟鞋,“原来太子问我要娘娘的鞋模,是为了这个,”

    她手脚麻利的给高升洁换好,“娘娘,你穿起来真漂亮,”

    “真的?”高升洁笑着站起来,小心的走了两步。

    “真的,”段誉和高观音静同时说道。

    高跟鞋自面世以后,就一直经久不衰,哪怕是那些娇滴滴的女孩子,都会甘之如饴的把它穿在脚上,不是没有道理的。

    穿上高跟鞋,显高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因为重心的不同,让仪态变得更好。

    高升洁到铜镜前看了一下,还抬腿看了一下,虽然没说什么,但看样子,是挺满意的。

    “誉儿,你说,我这是满天下独一份?”

    “是的母后,”段誉搀着她。

    “国师千金那里也没有?”她看着段誉问。

    “董佳,是知道的,”段誉道,“给母后的包和鞋子,董佳都有帮着设计,但她现在还没有,”

    但比如说这高跟鞋,今天你穿了,明天她也就有了。

    至于包,董佳自然也有,只是,高升洁不会看到,因为就和她一样,董佳也不会自己拎包。

    就说段誉刚才看着老娘穿着这一身拎包的样子,也觉得有些别扭,竟然觉得,好像还是包袱和现在的衣服更配。

    “是吗?”高升洁拉长了声音,“那个,”她看了高观音静一眼,一副记不起来的样子,高观音静马上道:“米线,”

    “对,米线,”高升洁道。

    段誉苦笑,当时吧,自己确实做得不够周到,首先确实是连厨子带成品,给董佳送了过去,隔天才给宫里备了一份,但那不是因为,米线对他们俩,有特殊的意义吗?

    “儿子主要是担心,母后吃不惯那样的粗鄙之物,请母后放心,儿子以后要是做出什么新的东西,一定一定,首先送给母后,”

    高升洁坐下来,“高观音静,你看,我儿子现在话说得多漂亮,”

    高观音静又帮段誉说话,“殿下对娘娘的孝心,更是难得,”

    高升洁道:“我还不知道他?说吧,”她又拿起那本佛经来:“今天费了这么多力气,想要母后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