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 > 第二十三章 大富翁的情妇


    出去的时候丰稔和戴尔两人一左一右,将丹娜夹在中间,充分展显自我魅力与价值的跟她套近乎。

    现在正是下班时间,出来的同事非常多,而在这种大企业里,前台算是一个不需要多大技术含量的职业,加上在这种无处不八卦的地方呆久了,人人都有点攀比炫耀之心。

    现丹娜被两个年青的小奶狗捧着,被那么多同事看着,心里别提多美了。

    等出了集团大门,丹娜心情不错的对他们讲:“虽然你们很可爱很帅气,我也希望你们能天天来,但我还是想告诉你们,总裁不一定天天来公司,就算来了也不一定经过这里,所以你们还是另想办法吧。”说完冲他们笑着挥手。

    看着小姐姐风姿卓越的走远,戴尔对丰稔讲:“可爱一定是说你。”

    丰稔做了个无奈的表情。“那帅气的戴尔同学,我们现在要怎么办?明天还来吗?”

    戴尔转头看PD集团大楼。“宇小星跟萧付关系不错,我们或许可以让他帮帮忙。”

    丰稔很快明白过来。“你是想从萧大师那里跟盖尔先生搭上线?”

    “嗯。这有个风险。”戴尔和丰稔往不远处的车走去。“以萧付的敏锐,他很快就会知道这件事。”

    “我们可以把他拉过来。”

    “萧付如果能跟我们一起去救殿下是个有力的后盾,只是……你觉得殿下会想被情敌救?”

    丰稔认真的看戴尔。“你确定?”

    戴尔站在车前,望着丰稔不知该如何说起。“还记得有人进入微风引起的风波吗?”

    “这件事恐怕没有人不知道。”

    “微风被入侵一事,不仅机甲系的老师愤怒,连校长都非常关注,可最后却不了了之。在学校能把这件事压下去的,只有学生会的会长。”

    “该不会是……”

    戴尔点头,开门上车。“全校敢打微风主意的就只有宇小星,也就只有宇小星才能让萧付这么做,这点芜城比我们知道的更清楚,所以他才会在大赛里向外宣布终身伴侣的事。”

    丰稔紧跟上车。“是这样吗?我跟芜城同一个宿舍,怎么不知道他原来这么沉不住气。”

    “只有碰到重要的东西才会如此不是吗?”戴尔开车回学校。“再想想还有没有其它办法,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把萧付牵扯进来。”

    “办法有是有……”

    “说说。”

    “我们可以让娄扣儿查出盖尔先生的住址,直接找去他家里。”

    “你们说的方法我试过了。”天台上娄扣儿咬着笔,十指飞舞。“盖尔·安德森名下有五十多处房产,单贝塞尔就有十二处,其中五处别墅、七处高档小区,另还不包括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私人会所、亲戚朋友等睡觉的地方……”娄扣儿向他们摊手。“我爱莫能助。”

    湮如清看着全息屏上的别墅图,咬牙讲:“他娘的这也太有钱了吧?!”

    丰稔和戴尔都看湮如清,又看娄扣儿。

    娄扣儿呵呵笑。“她是给我们提供王子与王子妃信息的。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她……”

    湮如清向戴尔伸手,大方讲:“我叫湮如清,是名海盗。”

    戴尔只是看着她,没有握手,而是对娄扣儿讲:“我们什么时候和海盗为伍了?”

    娄扣儿也感到压力山大。“那是……是她和她爸爸救了我们……”

    湮如清帅气的撩头发。“瞧不起海盗?正常,正常。”可她神色傲慢,显得一点也不正常。

    丰稔缓和气氛的讲:“不管与谁为伍,只要能救出来芜城就行。我们接着来想要怎么找到盖尔先生吧。”

    娄扣儿见不用聊海盗的事,松口气的埋头干活。

    这里戴尔是纯正的军人家庭出生,他对海盗有种天然的敌视感,所以即使他并不能确认这个湮如清就是真的海盗,但却还是不喜欢她。

    人与人之间的磁场是相对的,湮如清自然也能感受到这名叫戴尔的同学对自己的不欢迎。

    她在娄扣儿忙于查找信息,丰稔陷入沉思时抖着腿傲慢讲:“我能弄到正规的合法飞船。”

    丰稔看她,正要说话。

    戴尔就讲:“我们更倾向找到盖尔先生,借助他的飞船。”

    湮如清捏着嗓子阴阳怪气讲:“看来戴尔同学是真的很讨厌海盗啊。”“你姓什么?”

    戴尔没理她。

    娄扣儿多嘴的讲:“圣札架利。”

    湮如清原来如此的点头。“圣札架利·明德是你爸爸?”

    “啪。”娄扣儿咬在嘴里的笔啪达一下掉在地上,僵硬的抬头看戴尔。

    丰稔也一样诧异,但在有了芜城这事后倒淡定了些。

    戴尔没有解释。“你知道的挺多。”

    湮如清不足挂齿的笑了笑。“不多,也就一点点,主要是我聪明。跟帝国大将军同姓,还这么嫉恶如仇的,我实在想不出别的原因来。”

    娄扣儿在他们唇枪舌剑时悄悄关掉光脑,准备撤退。当着大将军的儿子干些偷鸡摸狗大逆不道的事……她还想多活几年呢。

    戴尔用眼神叫住要逃跑的人。

    娄扣儿被他看着,又无言的坐下来,低着脑袋不说话。

    “只要救出殿下,你们之前做的所有事我都不会计较。”戴尔讲:“殿下已经被扣留两天了,时间紧迫。”

    湮如清哧笑。“紧迫你还执意要找大富翁?是想他义务帮助吗?”

    戴尔看处处抬杠的湮如清。“盖尔先生是PD集团总裁,PD与军部有合作来往你不知道吗?我们要能得到盖尔先生授权的飞船,接近战舰将会轻松许多。”

    何止是轻松,怕是还会成为座上宾。

    湮如清不说话,打量了会儿戴尔,又嫌弃的切了声。

    娄扣儿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便全力搜索关于PD总裁近期新闻,看能不能找出他的最近行程。但做为帝国最大工业集团的总裁,关于他的信息行程有专门的团队在维护,而这团队恐怕比帝国安全网还要强大,所以娄扣儿查到的资料很有限,而攻克又需要许多时间。

    丰稔在气氛越来越诡异时讲:“能不能从盖尔先生的情人或伴侣那里下手?”

    娄扣儿一拍脑门。“对,我怎么没想到,我来查查这位大富翁有多少位情妇……”

    她说着说着没声了,丰稔和戴尔好奇的看她。

    湮如清直接凑过去。“哇,大富翁的情妇是宇小星?!”

    娄扣儿连忙捂住她嘴。

    戴尔微微皱眉。

    丰稔想这王子妃可真不简单。

    娄扣儿在戴尔欲说话前大声讲:“这是条绯闻!还不确定是不是真的!”

    对面这个可是帝国大将军的儿子,跟王子殿下是好朋友,千万千万不能让他觉得王子妃是个私生活很混乱的人。

    “不管是不是真的,盖尔先生应该都不会拒绝我们的求助。”戴尔起身,对丰稔讲:“我们明天再去PD。”

    丰稔点头。“好。”

    **

    “王子妃,将军请您去用餐。”

    门外传来士兵的声音。

    宇小星应着,整理衣着要出去时看杯子里的进化石。“小胖,有没有办法不让它影响我而我又能带上它?”

    小胖想了好会儿,摇头。

    东西不能用假的替换,因为傅雷一定会发觉,可带在身上又会增长原力。

    宇小星脑袋里迅速闪过无数种让进化石处于绝缘中的方法,最后灵光一闪。她从空间钮里找出几种灵石,选了块和进化石最像的日长石进行打磨。

    她将日长石切割成一颗与进化石差不多大小的形状,用原力在里面溶入一种会发光的银色灵石。

    等日长石慢慢变成白色的发光体,宇小星便用原力将进化石拿出来,用工具切割米粒大小溶进这颗日长石里时,进化石突然与手掌产生吸力,倏一下钻进她手心消失了!

    宇小星张着嘴不敢动。她看刚在空中的进化石又看自己的手心。

    手心白皙平整,没有任何意况。

    宇小星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手心和手背。

    不痛,完整如初。

    那么那颗进化石哪里去了?

    宇小星将刚才似被进化石穿过的手握拳,看飞在空中的小胖。

    小胖动了翅膀,垂头丧气讲:“主人,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感到哪里不适?”

    “没有。”宇小星摸胸口。“就是感觉……”她扯了扯扣到最顶的衣领。“感觉有点热。”

    这时外面的士兵再次提醒。

    宇小星扭了扭肚子,不知所谓的开门出去,跟士兵走去和傅雷用餐。

    傅雷似等了一阵。他看到宇小星就讲:“你看起来有些不一样。”

    宇小星强装镇定。“哪里不一样?”

    “原力比之前强了些。”

    “这都是将军的功劳。”

    “让我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进化石只对你有用?”

    宇小星心里咯哒一跳,紧张的望着对面的傅雷。

    傅雷也看她。“它对我们来说只是块石头,怎么会影响你的原力状态?”

    他用的是我们,意思是不仅是他一个,还有其它人也试过了。

    宇小星手心冒汗,不知道是刚才那块消失手掌的进化石在作怪,还是纯粹因为紧张。

    她用最快的速度冷静下来,转移话题的讲:“将军,宇宙这么大,总有些不能解释的事情。我倒好奇将军您是如何得到这块进化石的?”

    傅雷给了旁边的士兵一个眼色,在他们上菜时讲:“怎么得到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有了新的价值。”

    果然是老狐狸,说的尽是道貌岸然的废话。

    “在这过程中有什么不适就说出来,我会陪你一起渡过这次成长。”傅雷和蔼讲:“你是诺克的孩子,我不会让你出事。”

    宇小星轻轻点头。

    这时菜上得差不多了,宇小星在傅雷起筷后也跟着吃起来。此时她庆幸桌子够大,他们两离得够远,不用上演叔慈侄孝的事。

    宇小星好歹也算半个商人了,才不会被傅雷两句话骗走。他现在以爸爸朋友身份自居,不过是想从自己这里获取想要的东西罢了。

    他想要,就给他。

    宇小星吃到一半,主动提及。“将军,我能不能见一见芜城?”

    傅雷讲:“当然可以。”“先吃饭,吃完我安排你们见面。”

    对他的爽快宇小星有点怀疑,但吃完饭后他真带自己去了那间豪华的休息室。

    宇小星站在门外有些忐忑,不知道里面的芜城怎么样了,有没有被人虐待,吃不吃得习惯……啊,他是王子,又不是犯人,傅雷肯让她见他就表示帝国的王子殿下是能见人的,果然是关心则乱啊。

    傅雷让士兵开门,问宇小星。“半个小时够不够?”

    宇小星点头。她当然是希望越久越好,可他既然这么说,便是只打算给她这么长的时间。

    “还不打算进来吗?”芜城走到门口,望着跑了又回来的女孩。

    宇小星克制的过去。

    芜城在宇小星走到身边后看了眼傅雷。

    傅雷向他微微低头,等他们两进去才抬头望着关闭的门。“把监控发到我办公室。”

    “是将军!”

    进到休息室里面,芜城把宇小星摸了个遍,确认她没事就见她还一个劲的傻笑,气得捏她脸。“你还笑,都跑出去了为什么还回来?”

    “我这不是怕你被虐待嘛。”宇小星抱住他,将头埋在他怀里。

    “所以你回来是陪我虐的吗?”

    “看你虐的。”

    芜城摸她头,隔了会儿问:“你原力是不是又增强了?”

    宇小星松开他,不知该怎么跟他说。“我想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芜城剑眉微皱。“是傅雷让你这么做的?”

    “不管是谁,如果我能拯救那些无辜的公民,我都会这么做。”

    “看到未来之后你想过没有?”

    宇小星语噎。“那么远的事,到时再说。”

    “一点也不远,一点也不远。”当你能看到未来,未来便已经来临,你会因为未来一切的一切感到伤心难过。“R说的没错,是我太自负了。”芜城喃喃而语,有懊恼和自责。

    宇小星看他这样子很心痛,却还是讲:“你确实太自信了,以为自己是帝国王子就能随心所欲不将别人放在眼里,今天的局面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芜城静静的望着她,没有惊讶和愤怒。

    他越是这样,宇小星越难过,几乎都说不下去了。她咬牙讲:“芜城,既然你当不好这帝国王子,自然会有人替你当,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一刻也不敢呆的往外跑。

    芜城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他用精神力把已经到门口的宇小星拖回来,紧抓住她手,眼神冷锐却眼眶微红的沉声问:“你什么意思?把话说话清楚!”

    宇小星呼吸一窒,不敢与他对视。

    “宇小星,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而你每一次都不听我的话!”

    “够了够了!我连爸爸的话都不听,凭什么要听你的?”宇小星挣脱出手,在他还要来抓自己时反手挥过去。

    芜城被一股巨大又疾速的力量打飞,撞到后面的柱子摔到地上,吐了口血。

    宇小星吓了跳,惊慌失措不顾芜城的吼叫,一路急奔的离开休息室。

    门滑开又合上。

    芜城撑着地板起来,捂着震痛的胸口盯着门。

    宇小星,我可是有尽情的配合你演出,后面看你怎么补偿我。

    芜城擦了下唇角,看手上的血想:刚才应该用精神力挡一下的,她这混合原力和暴力的一掌,要是下手再重一点,硬杠真杠不住。

    宇小星跑到走廊上,在一处窗户旁停下,撑着墙壁心疼的想芜城刚才被她打吐血了的事。

    这下那傲慢的少爷肯定恨死她了,不和道等下的英雄救美能不能弥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