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 > 第三十四章 安德森的需求


    这时戴尔和里奇等人也来了。

    亚迪对A讲:“人到齐了,开始吧。”

    “是长官。”

    与王室成员用餐是有很多讲究的,不仅是礼仪,这位置安排的是一大学问。

    亚迪是主人,从他那依次是王子和王子妃,他们的对面是A和艾伦,然后再是安德林与戴尔,剩下的人就随意了。

    安德森看要坐下的A讲:“戴尔,我能跟你换个位吗?”

    准备坐的A站起来,看发难的安德森。

    安德森的上边是芜城,而戴尔上边就是A。这安排无差错,也给予了礼遇,所以他这要求有点突兀。

    宇小星和芜城等一桌人都望着突然提出此议的安德森。

    A知道安德林是故意的,就讲:“长官,我还有些事要处理。”

    亚迪看要甩袖走人的A,没多想,挥手让他去了。

    艾伦庆幸的讲:“还好我不在这里任职,连个饭都不能好好吃。那个谁……小鬼你过来,别坐桌角了,坐这来。”

    西格勒:……

    西格勒很生气。但可以离大将军更近一些……他见大家都没意见,端着碗坐到A的位置上。

    他一坐下就对上亚迪的视线,顿时嗖的低下头盯着自己的碗。

    艾伦看到想笑,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下了。

    而刚才要换座的安德森也不再谈此事,他对亚迪讲:“大将军,对王子与王子妃被追捕一事,您怎么看?”

    亚迪客气讲:“盖尔先生,这是军部内的事,暂不方便透露。”

    “那是否表示危险已经解除?”

    “盖尔先生,你一直都很安全。”

    “嗯。里奇安排下,我们现在就启程回去。”

    里奇在想这总裁又想玩什么花样,面上却还是恭敬的应下。

    宇小星诧异。“安德森,你是有什么急事吗?”

    安德森已站起来。“既然有人不欢迎我,我也不必在此耗费时间。”

    娄扣儿惊奇。“还会有人不欢迎盖尔先生吗?我觉得能跟你一起用餐是种荣幸。”

    “谢谢。”安德森绅士而优雅。“但我去意以决,祝你们用餐愉快。”

    “等下盖尔先生。”亚迪跟着站起。“这里没有任何人不欢迎你,同时我也希望你能多留些时日。”

    “为什么?”

    “等日后你自会知晓。”

    “别用原力那套,我是个商人,不做亏本的事。”

    “那要如何盖尔先生才同意留下来?”

    安德森看了眼桌边的人。“从小到大,我所追求的都是超于认知内的东西,唯有那样我才能找到活着的意义。我总是在不停的追寻与寻找,在此期间我错过了许多事,直到消失的温柔叮嘱和与世知辞的父亲,我这才突然醒悟,人生活着的意义不过是和亲人、朋友吃顿普通的饭,享受最简单而无法复制的快乐。”

    他说的声情并茂,娄扣儿和湮如清等人听得入木三分。

    王安忆都在想是不是该少惹他老子生气,让他长命百岁。

    安德森既然是个成功的商人,那他一定是个了不起的演说家。他的从容、他的资历和成就,使得饭桌上的人差不多都信了,就连陪伴他最长久的里奇都快要老泪纵横,想这小少爷终于长大了。

    亚迪也差点着了他的道,但在他的转折点最终落在吃饭这事上,便知道他大费周章不过是介意A离席的事。

    安德森说完瞧了眼亚迪,也不掩饰,给了个让他看着办的意思。

    亚迪看陷入沉思的芜城和宇小星。“盖尔先生说的对,一些事情确实不能等,尤其是我们这种职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不能再聚一起。艾伦你去叫A,让他忙完就回来吃饭。”

    艾伦奇迹的没有嫌麻烦,起身就去找人。

    而重新落坐的芜城和戴尔等人便怀疑起来。这安德森都说自己是个商人,居然也玩感性这套?但他的目的也不是什么事情,便也没多想。

    里奇就不一样了。他在艾伦出去叫A的时候就想:要A上将再揍他,他一定不会阻止。

    没多久回到席上的A已经知道安德森用了什么卑鄙手段,他没搞情绪,也没让西格勒让座,端着碗坐到角落有跟大家一起吃饭。

    安德森目的达到,没有追着不放。

    他这么做很简单,就是想告诉A,他逃是逃不过的,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也最好别耍花样。

    A确实领教到了他的本事,也不再违抗他,他说要怎么办就怎么办。谁让他先揍的人,这事他认。

    各怀心思的吃完饭,湮如清手肘撞了下王安忆。

    王安忆看了看芜城和那几位军官。“那个……大将军,我们什么时候能回贝塞尔?我们还有课要上呢。”

    宇小星和芜城等人也望向亚迪。

    A和艾伦两人眼里有什么很快略过。

    亚迪则毫无波动的反问他们。“是我们有哪里做得不周道的地方吗?”

    王安忆被他这和善的话问得都不敢吭声,只连连摇头。

    “既然如此,几位远道而来,何不在这多玩几日?我让A和艾伦带你们出去转转,看一看守护星的风景如何?”

    “……好。”

    离开餐厅,湮如清一把将王安忆撞边上,差点把他撞倒。“好个屁!”

    “哎你……”王安忆话没说完,湮如清就快步走了。

    娄扣儿笑嘻嘻的跟在她身后,安慰她。“如清学姐安啦安啦,不会有事的。”

    湮如清双手抱胸。“我爸要联系我,我要怎么说?说我在守护者星做客吗?”

    “你可以说在学校。”

    “可我现在不在学校。”

    “这不好办?改个地址分分钟搞定……”

    宇小星跟在他们后面,听他们叽叽喳喳的聊天,一点都插不上话。

    芜城感到她的沉默,握住她的手。

    宇小星抬头看他,扣住了他比自己大许多的手。

    耳边突然清净,宇小星反应过来,才发现他们已经到各自的楼层了。

    芜城抬起她下巴,看她清亮的眸子。“在想什么?”

    “许多事。”

    “什么事?”

    “没有开始,没有结尾,我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你。”

    芜城将她搂进怀里。“对不起。”

    宇小星听到他这话咧嘴笑起来。“不用,再来一次我也会去救你,你是我伴侣不是吗?”

    “我以为我能保护你。”

    “你以后有机会的。”

    “听到你这话,我宁愿不要这个机会。”

    “别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嗯。”芜城松开她。

    宇小星晃着他手问:“你不想知道我跟亚迪将军说了什么吗?”

    “不急,回房间你再慢慢说。”芜城伸手搂住她肩,似怕她跑了。“除了这件事,你还要好好跟我解释一下你和安德森还有那个艾伦的关系。”

    “我们能不能换个话题?”

    “谈谈你的宠物为什么养了颗蛋?”

    蛋是不需要养的。

    宇小星讲:“我们还是来谈谈安德森和艾伦吧。”

    两人的声音随着关门消失。

    与此同时在王子与王子妃的楼下,事情才刚刚开始。

    安德森打开门往里走,他没开灯,对后面的助理讲:“里奇,你先回房吧。”

    里奇恭敬的应着,进到电梯里看门外的A。他做为训练有素的上将,出手应该有分寸的,自己应该不必太担心老板的人身安全。

    A等里奇走掉,对里面的安德森讲:“盖尔先生,你要没什么吩咐我就先走了。”

    安德森脱了外套,衬衫的扣子也解了一半。他靠在门口望着急于摆脱自己的上将讲:“别这么客气A上将,这样弄得你好像是我下属,你可是位高级将领。”

    再高级也被你玩得团团转。

    A谦虚讲:“盖尔先生才是真的客气了。您是长官的贵客,我自然不敢怠慢。”

    “竟然你都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安德森突然搭住他肩膀,熟稔讲:“现时间还早,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乐子可以玩玩?”

    “没有。”

    “会所和KTV都没有?”

    “没有。”

    “那酒吧呢?”

    “没有。”

    “你们这是打仗还是当和尚?”安德森委以重任的拍他肩膀。“那就给我找两个干净的女人来,这么简单的事你应该能办好吧?”

    A挑了挑眉,根本不想答理他,但他知道这样解决不了事情,便讲:“盖尔先生,人可以找到,干不干净我不保证。”

    “你不保证谁保证?我不管,反正我需求提了,接下来是你的事。”安德森松开他潇洒的进了房。

    A看在眼前关上的门,站了会儿便走了。

    而回到房里的安德森洗了澡,躺在床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期待着。不管A怎么做,结果都很让人期待不是吗?

    安德森想了想,从空间钮拿出枪放枕头底下,再将桌面的果盘端来放床头柜上。他吃了颗葡萄,将里面的刀调整成方便自己拿的方向。

    万一A没带美女带两士兵来,他可不想再在他手上栽一次。

    其实A都不用带人,他一个人就能把安德森解决。

    安德森想想接下来的事很兴奋,但他左等右等都没等来人。

    好样的,看他明天怎么教训他!

    安德森开始是气愤,后面是失落。他叹口气,觉得自己有些幼稚,想干脆明天就回去吧。

    在安德森睡后,整栋大楼大部份的人都已陷入沉睡,只有作战指挥中心灯火通明。

    从指挥中心出来的A双手叉腰往上看,思来想去还决定去跟那个难搞的家伙说声,免得让他以为自己瞧不起他。

    A来到安德森的门外,犹豫半响按了门铃。

    安德森很难入眠,一般他睡着后里奇会为他挡掉一切事情,以保证他不会中途醒来。所以……

    被吵醒的安德森身上根本不见绅士的影子,他像长着翅膀的恶魔,拿起床头的水果刀怒气冲天开门,见着A也没一点好转。“你是吃饱了撑着吗?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A看没穿睡衣身材还算不错,但脾气坏到天际的安德森,抱歉的讲:“我不知道你休息的这么早。”

    “不知道就完事了?”安德森已经被吵醒,他恶劣因子不知是被压太久还是对象不一样,现正蹭蹭的往外冒。他挑着眼帘瞅他身后。“我要的人呢?”

    “没有。”

    “没有?”安德玩着手里的水果刀。“你大半夜把我吵醒,就是来告诉我这两个字的吗?”

    “呃……是。”

    安德森握住刀柄,眼神变得阴戾。“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十分钟内给我把人找来,要么你自己来。”

    A迟疑的问:“你现在还需要?”

    “我需不需要关你什么事?选!”

    “那我来吧。”A越过他往里走。“你有洁癖吗?有的话我就去洗个澡。”

    安德森:……

    他在门口站了两秒才回过神,碰的关上门。“看来你挺熟练的啊?”

    “殿下有洁癖,我只是随口问下。”A脱衣服讲:“你睡吧,我很快就好。”

    安德森瞪着他。

    A根本没察觉,他把军装外套往沙发上一扔,就越过他进浴室。

    安德森听到浴室传来的水声,觉得自己真是有病。可这人是他叫进来的,总不可能再把他赶出去。

    想得头痛的安德森索性懒得管,反正就是一男人,还怕他。

    回到床上,安德森听浴室隐约的水声,拿枕头闷住脑袋。

    安德森可能是真累了,他竟然在睡过一觉后还能睡着,也许他许久都没做过像今天这么刺激的事。彻底放松下来的脑袋急于休息,所以他连A什么时候出来,什么时候上的床都不知道。

    第二天,安德森如往常一样不到天亮就醒了。

    一般时候他醒了并不会马上起床,他习惯早上在床上处理事情。他会把晚上从各星球发来的紧要事情处理完毕才会真的起床。

    但今天……

    安德森看躺在自己床上身体修长匀称、健康的小麦肤色,以及肌肉结实比他身材还好的男人,足足沉默了两分钟才把昨晚的事窜起来。

    嗯,人是他叫进来的,他要大叫显得自己像个女人,他要计较又显得不够大方,他要发火显得自己不够理智……

    想了半分钟的安德森伸脚,一脚将床上的男人踹下去。

    他从小到大都没不顺心过,除了宇小星,安德森绝对不允许再有其它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