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 > 第十五章 麻烦的礼物


    “长官,B区受到攻击!”

    “长官,研究院受到攻击!”

    “长官!”一名士兵惊恐失色大喊:“圣普罗斯也遭到攻击!”

    “长官……!”

    短短时间内,贝塞尔几处重要保护之地遭到攻击,指挥室几位长官快速反应,调动了所有能动员的战士赶往救援。

    最后因人员少,艾伦上将和北燕少将等将领也再度返回战场。

    艾伦是去B区,北燕负责A区研究院,而J则带着人赶去学校。

    在路上艾伦奇怪的讲:“它们这是给王子妃送礼来的吗?”

    亚伯在指挥中心的无线电里讲:“我预感这袭击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

    北燕讲:“是兽人。”“我们杀了它,它们想要报复。”

    “它们不是有一个了吗?”J疑惑。“它去哪里了?我们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亚伯讲:“没人看到过它的踪影,可能是藏了起来。”

    “它去找过王子妃,王子妃会不会有办法找到它?”

    对艾伦的话,亚伯直接拒绝。“不能让王子妃冒这个险。”

    这时有士兵叫亚伯,是傅雷大将军的视讯。

    亚伯便让艾伦和北燕还有J注意安全,回自己的办公室见傅雷。

    艾伦等亚伯走掉,对北燕他们讲:“王子妃那么凶猛,哪里会有危险。”

    北燕沉默以对。

    J讲:“艾伦上将,王子妃是个女孩子。”

    “是吗?我以为她是男孩子。”艾伦自言自语。“不知道现在我能不能打过她,有机会得在游戏里再跟她较量一下。”

    北燕在艾伦还念叨着王子妃有多厉害时,冷漠的讲:“艾伦上将,这个星球最宝贵的是什么?”

    艾伦想也不想。“当然是王子殿下,他可是帝国未来的陛下。”

    “错了,是王子妃。”北燕毫无感情。“她是帝国的未来。她能找到兽人是因为原力,那个兽人接近她也是因为原力。”

    所以绝对不能让王子妃去找它。

    艾伦一拍脑门。“TMD,你们这些家伙到底还知道多少事?!”

    北燕没理它,到了研究院的他已经加入战场。

    J没打击艾伦,同样选择沉默。

    这些怪兽选择攻击这里是因为贝塞尔的文明,因为她是帝国的人才传送中枢,首选当然是唯一能看到未来的宇小星。

    “迅速在第二防线建立结界。”第二个赶到的J,看被攻破的院门下达完指令才讲:“什图,汇报具体情况。”

    什图在与两头怪兽纠结,他抽空讲:“现在这里由休斯少校接管。”

    休斯是第二批超级战士的领头,在J他们被调去D区营救幸存者时,他带着一百名战友坚守这里。

    J没急着去找那个休斯,而是加入战斗。

    当务之急便是将这些怪兽清除出去,安顿受惊的学生,那个休斯怎么成了这里新接管人事后再说。

    在J和北燕大开杀戒时,去到B区的艾伦,那里战事已经结束,他的部下将怪兽全部干掉了,让他颇有些没动上手的失落。

    而在他们各自处理自己分管领地时,亚伯上将的办公室情况有些凝沉。

    亚伯恭敬又不顺从的反问:“长官,这个人可靠吗?”

    与其说是反问,不如说是质问更恰当些。

    傅雷对他的态度没有生气。“这正是需要你做的。”

    “长官,我这里有个兽人已经够乱的了。”

    意思是你不要再给我整一个。

    亚伯做为这里的上将,他虽然不参与超级战士的事情,可不代表他不知道。现在超级战士已经很安定,并且在战场上表现出色,他的顾虑消除,并同意让他们去完成重要的任务。

    但现在傅雷硬要塞一个人来,美其名曰是为王子妃配备的贴身保镖,实际谁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再加上傅雷本人都不肯定,亚伯更加确定这东西存在极大的风险。他们外患还没解决,不能再来个内忧了。

    傅雷在他再三推辞下黑了脸。“亚伯上将,兽人是在你的带领下诞生,我还没有要你做报告,你反倒向我诉苦了?”

    亚伯苦下脸,不说话。

    谁还没点脾气呢。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那人一个小时后向你报道。”

    亚伯咬牙。“长官,我怕王子妃不同意。你也知道,王子妃不喜欢……”

    “不用担心,王子妃认识他,她会同意的。”

    亚伯还能说什么?

    接下这个苦差事,亚伯连北燕那边的喜报都不想听了。

    **

    “芜城,你刚去哪了?”宇小星回到房间,拆安德森送给她的礼物盒。

    芜城推门进来,看到她手里的盒子微微皱眉。“接电话。”

    “接这么久?发生什么事了吗?”

    “学校糟到袭击。”芜城没骗她,同时也隐藏了真正的事情。

    宇小星果然被这件事吸引。“那同学们怎么样?现在控制了吗”

    “J已经到了那边,不用担心。”芜城示意她手里的盒子。“是什么?”

    “我还没看。”宇小星拆开丝带,打开精美的盒盖。

    里面是束用长生果还有白玫瑰扎的花束。

    白色的玫瑰在红色长生果的衬托下有着喜人的效果。一硬一柔、一红一白,漂亮极了。

    芜城冷哼了声。

    宇小星尴尬的看他。“挺好看的,我可以留着吗?别浪费这些小生灵了。”

    “我还能说什么?”

    宇小星开心的笑起来。她拿起花束想把它插好,盒子底部的白纸便不小心掉了出来。

    芜城去光脑找资料。

    而看到白纸飘落的宇小星,瞧见礼盒里面的禁忌之吻钻石项链,见芜城没看到,想马上把盒子盖上。

    芜城反头看她。“宇小星,我送你的花呢?”

    宇小星跟做贼似的立即转身,将盒子挡在身后。“呵呵……可乐他说喜欢……”看芜城越来越黑的脸,宇小星声音也越来越弱。“我等下就去把它要回来。”

    芜城看她手里一直舍不得放下的花,脸色愈冷。

    感受到他的低气压,宇小星嘀咕。“不就是一束花么。”同时手背到身后,用原力轻轻拿起礼盒里的项链。

    “里面有代表皇室成员的戒指,你要是弄丢了……”

    拿到项链的宇小星立即扔下花冲出去。“我马上去找!”

    跑出门的宇小星把安德森送的项链放进空间钮,一边去找可乐一边讲:“怎么都这么神秘啊,直接把戒指给我不就行了?她又不会不答应。现在她又要找戒指,又要把项链退给安德森,为什么她的成人礼这么多事?”

    “卧操,不对啊,他都没求婚,我为什么要收戒指?丢了活该!”

    宇小星愤愤的嘀咕了一路,还是很没用的跑去找可乐。

    但很不幸的是,可乐去出任务了。

    宇小星闻言迅速给可乐打电话。

    可乐很快就接了,乐呵呵的讲:“小星星你不用担心我,我是来换岗的。”

    “少臭美了,谁担心你。”宇小星不跟他废话。“快说,你把我的花放哪了?”

    “我带在身上呢,你不会小气的要回去吧?”

    “你出任务带花干嘛?”

    “放在机甲里赏心悦目啊。”

    得,还是一个懂得陶冶情操的大兵。

    宇小星眉头紧皱。“你去哪里站岗?”

    “圣普罗斯。”可乐说完夸张的叫。“不是吧,你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谁跟你玩假的。”宇小星双手叉腰。“里面有芜城给我的戒指。”

    “靠,这么浪漫?”

    看在花里找戒指的可乐,宇小星在想这是不是件浪漫的事。

    “找到了!”可乐挑出一支百合。

    戒指就套在百合的花蕊上。

    可乐拍胸脯松了口气。“幸好没让詹森那家伙抢去,要弄丢就完蛋了。”

    宇小星看到戒指在那,也松了口气。“你先帮我保管,我晚点去学校找你。”

    “一定一定,王子妃你放心,我一定会用生命保护它的。”

    这可不是普通的戒指,虽然它很贵,但更重要是它要戴在未来皇后的手上,这意义就大不一样了。

    宇小星啧了声。“别说这样的话。行了,你去忙吧,我去解决另个麻烦。”

    结束和可乐的视讯,宇小星去指挥室找A。

    找A不如说是找他和安德森。

    安德森知道吃了他的蛋糕后,肯定会去找A的麻烦,所以他应该也会在指挥室。

    “什么,安德森走了?”宇小星听到米勒的话,看一边的A。

    A主动解释。“盖尔先生有自己的护卫队。”

    米勒讲:“王子妃放心,盖尔先生的保镖很强,安保也非常周密,不会有危险。”

    谁关心他有危险了?她是想退礼!

    宇小星点头表示知道了。她还是先想想怎么跟芜城那家伙解释戒指没要回来的事吧。

    “王子妃请等等。”亚伯回来指挥官,看到要走的宇小星就叫住她。“王子妃,我正好有点事要找你。”

    宇小星看他。她现在够烦的了,可千万别再来麻烦事了。

    亚伯见她不说话就接着讲:“大将军担心你和殿下的安全,特派了个人来保护你们,他等会就到。”

    宇小星挑眉。“保镖?”

    “……嗯。”

    “给我和芜城的?”

    “……嗯。”确切说是给你的。

    宇小星疑惑。“我看起来像需要人保护吗?”

    这个……

    A也是十分好奇,看语塞的亚伯。

    芜城和王子妃都是S级基因,而王子妃除去天生神力外还有极强的原力,再加上她活动区域都相对安全,想要伤害她是件不太现实的事,更别说需要大将军亲自指派人来贴身保护。

    A细思大将军派的这个人是不是别有用意,毕竟大将军之前还和宇小星之间有点“误会”。

    亚伯看A又看宇小星,镇定讲:“当然不需要,王子妃身手不凡,连我们都甘拜下风。只是你与殿下千金之躯,一些小杂碎就别亲自动手,要累着了我们也不好向陛下和皇后交差。”

    宇小星听这恭维的话没那么排斥。“没什么特别的事我和芜城也不会到处乱走,留着给你们用吧。”

    “王子妃,你先看看是谁再决定留与不留如何?”

    “好吧。他什么时候来?”

    “马上就到。”

    宇小星一屁股坐下来。

    亚伯立即给她倒杯水,又问她要不要吃点什么。

    宇小星看全息屏上圣普罗斯的战况。“不用管我了亚伯上将,你忙吧。”

    “好的王子妃。”

    圣普罗斯的情况也已经稳定下来,J和什图他们在收拾残局。

    宇小星看还在战斗的北燕,以及指挥士兵重新建立防线的艾伦,感觉有点不太对。

    见她一直捏着眉头,A问:“怎么了王子妃?”

    宇小星摇头。“我觉得有点奇怪,说不上来。”

    “哪里奇怪?”

    “我们这么多地方同时受到攻击,却又都不是致命的。”

    A讲:“听北燕说是它们的报复。”

    宇小星望向他。“什么报复?”

    “我们杀了它们一个……”

    “王子妃,人到了。”亚伯听到部下的话,转头看到门口的年青军官诧异。“马克?”

    宇小星也看向门口。“亚伯上将,这就是大将军给我派的人?”

    亚伯点头。

    马克军装着身,腰背笔直,步伐端正的走来向亚伯上将和A上将敬礼,中气十足的喊道:“报告长官,机甲战士马克向你报道。”

    亚伯回礼。“清楚自己的任务吧?在战争未结束前,你跟着王子妃,听她差遣。”

    “知道长官!”

    亚伯挥了挥手,不太想多说的示意他去见王子妃。

    宇小星感到亚伯不太开心,以为是大将军把他的人抢走的事,便没放在心上。她打量马克,惊喜讲:“马克,我后面有去找过你,但你战友说你被调去开拓部了。真意外,我竟然还能再看到你。”

    马克低头。“谢王子妃挂念。”

    宇小星挠头,挺不好意思的。

    当时她还是个卖盒饭的。他吃她的饭,她被他救过,现在突然这么恭敬的叫她王子妃,除了生疏还有怪异。

    宇小星想可能是身份转变的原因,没有多想,同时对亚伯讲:“他就跟着我吧,替我谢谢大将军。”

    亚伯点头,又看了眼马克才去做其它事。

    宇小星转而看A。“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A讲:“艾伦和J他们杀了一个未出世的兽人,可能是惹怒了它们,才会一时发动这么多次攻击。”

    “这是报复?”宇小星看满墙的全息屏,在看到在外的艾伦、北燕、J和思泽上校等人,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如果它们想要报复,一定是想杀死我们,而不是大动干戈的虚张声势,除非……”

    “除非……”宇小星瞳孔微缩。“它们这是调虎离山!亚伯上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