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 > 第二十三章 万兽之王,万物之主


    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却也是最坏的结果。

    宇小星担心里面的同学,又顾及不上何日和范美秀他们。

    预感到一场硬战在即,宇小星转身进了体育馆的A区休息室,检查完安全隐患后让何日他们呆在这里。

    现全校停电,大晚上的休息室一片漆黑,同学们都很害怕。

    何日紧张的咽唾沫。“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

    宇小星走去窗子,双手握住铁栏,微一使力将它拆下来。“我找到其他同学就会出来接你们。”她接连把几个窗户的栅栏都取了。“我不能救所有人,所以你们得自救。要是被怪兽发现你们就跑,这是我们的地盘,我相信你们有办法撑到我们回来。”

    何日摸鼻子,自言自语。“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宇小星走到门口,看范美秀。“这里没有男生,能依靠的是你们自己。”说完便关门离开。

    这里没有男生这句话有点歧义,因为何日是男的。所以这话在何日听来是让她们别依赖自己,在范美秀听来是何日这男人靠不住。因此两方奇迹的没有因此争执。

    范美秀对冷得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同学讲:“旁边就是更衣室,大家跟我来,我们去那里拿些毛巾毛毯。”

    而出去宇小星,在芜城的催促下一路急奔,进入传来剧烈响动的体育馆中心。

    芜城已经通知了鼐和戴尔他们撤离的消息。

    但此时鼐在体育馆、戴尔在实验楼、张清远和王安忆在食堂。他们都受到攻击,连坚守都困难,别说带同学们撤离了。

    戴尔讲:“我这里暂时还能撑会,芜城,你去清远那边。”

    张清远一边战斗,一边喘息道:“芜城,我们这里有头飞行兽,它似乎是想抓人!”

    芜城往食堂赶。“抓谁?”

    “我不知道……这只大鸟太难缠了,晚点再说。”

    张清远切断了通讯,芜城转头问跟他在一起的王安忆。

    王安忆讲:“具体抓谁不知道,但一定是女生。”

    “女生里都有谁?”

    “啊?”王安忆被他问懵了,抽空看躲在食堂里的同学。“有小达和艾青,挺多的。”

    芜城加快了速度,可在快要到达食堂时,一道黑影跳到他身前,挡了他的去路。

    望着面前的兽人,芜城严肃讲:“王安忆。”

    突然被王子殿下正儿八经的叫到名字,王安忆也正声应着。

    “交给你一个任务。”芜城扬起暮春。“要是丝塔芙达被抓走,你就杀了她。”

    王安忆一震,不确定的追问是杀谁,通讯就被切断了。

    如果飞行兽抓走丝塔芙达,他打不过怪兽,还能杀谁?

    王安忆看角落和苏童抱一起的丝塔芙达,想不通芜城为什么这么说。但此时张清远被掀地上,他得去帮忙了。

    张清远在王安忆的帮助下得以喘息,他戒备着空中那只虎视眈眈的大鸟,抱怨的讲:“这个时候要丰稔在就好了。”

    “他在也不一定能治得了这只怪兽。”

    王安忆在几次都失手后,从空间钮拿出小型加浓炮。

    张清远看了惊讶问:“你怎么有这东西?!”

    “我看着不像有这东西的老大?”王安忆将加浓炮扛起来。“好了,你去当诱饵吧,我打的时候会叫你躲开的。”

    “希望你瞄头准一点。”

    “放心吧,虽然我很少自己用,但技术肯定不差。”

    也不知道他这自信哪里来的,不过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

    张清远驾驶机甲跳向空中,与飞行兽再次交战。

    下面王安忆扛着炮,要不是在机甲里,他肯定还会抽根烟。等瞄准那只大鸟,扣下板机的王安忆讲:“清远让开!”

    张清远反应迅速的跳开。

    在他跳开的下一秒,炮火就在他身侧绽放,他隔着机甲都能感觉到一股灼热。

    落到地上的张清远忍不住问:“你是打完才顺带提醒我吧?”

    “哪能啊。我是相信你的能力,再说这样才能更好的迷惑敌人嘛。”王安忆在飞行兽受伤慢下速度时对它连续射击,直至确定它再也飞不起来才摆手。“这炮真带劲,以后我要进一飞船的货,底下的兄弟一人一个。”

    张清远往食堂走。“话别说太满。”

    王安忆跟他一起去。“你别瞧不起人。这虽然是军部武器,可我认识不少做军火的,只要有钱,什么货都有。”他说完帅气的问:“要不要跟哥哥混?”

    “我没瞧不起人。”张清远看他。“我是怕你手底下没人。”

    王安忆看半跪下用手指推开食堂门的张清远,心里琢磨着他的话,很不是滋味。

    连圣普罗斯都沦陷了,而且还没有救援,可想而知外面有多糟糕,尤其是他的人都在C区。

    张清远把同学们都叫出来,看呆怔的王安忆。“兄弟还会有的,别伤心。现在我们得把他们带离这里。”

    王安忆点头,看了眼人群里楚楚动人的丝塔芙达,去前面带路。

    而被挡住路的芜城,冷漠讲:“自己送上门来,省得我们去找了。”

    芜城面无表情,眼神冷锐,混身充满杀气。同时暮春的火焰也大涨,似在等着一场酣畅淋漓的生死交锋。

    白崇祖不同他的冷硬,彬彬有礼像是来说和的。“我来找你,是想跟你说件事。”

    “你没资格跟我说话。”芜城冲这去,一剑挥向他。

    绿色的火焰划破夜空,气流带起蓝色的头发微扬。

    向后弯腰躲过的白崇祖从容讲:“你这是歧视物种。”

    “看来你有自知之明。”

    芜城被他躲过后反手又是一剑。

    这次白崇祖没那么幸运,被割断了一缕头发。

    白崇祖不再掉以轻心,他迅速几个跳跃远离芜城。

    芜城紧追不放。

    两人将周围跑了圈,一个没逃掉,一个没追上。

    白崇祖跳到一处屋顶,伸手阻止的讲:“我不是来跟你比试的,也不是来看你笑话的,我来是想告诉你,你能不能离开宇小星?”

    芜城停下来,目光更冷了。

    白崇祖讲:“她跟我才是一类人,不适合你。”

    芜城没说话。

    “你还不知道她是什么吧?她是龙,随宇宙一同形成,是万兽之王,万物之主。”白崇祖深情道:“我们本能的臣服于她,但却都想战胜她,而现在你让我们变得很矛盾。”

    一直沉默的芜城问:“说完了?”

    白崇祖望着他,读懂了他眼里的信息,便似这学校孩子一般笑起来。“我会等的,等你死了后,她就是我的。”

    “你永远也不会等到这一天。”芜城用精神力控制暮春刺向他。“因为今天就会是你死期!”

    被精神力控制的剑又快又急,它迅猛冲向白崇祖,在他躲开后如有灵性般紧追他不放。

    白崇祖迅速很快,他能飞,但大多时候他喜欢跳,他喜欢使用双腿,这让他觉得自己更像个人。

    迅速转换位置的白崇祖,不怕死的跳到黑翼之刃齐肩的建筑上,与它头不过三米的距离。

    这距离,芜城伸手就能捏死他。

    白崇祖撩了撩流海讲:“看来你也就这样嘛。我还以为帝国的王子有什么过人之处呢。”

    芜城冷冷的望着他,没有动手捏死他,而是闭上眼睛。

    一瞬间,寒冷的夜里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就连暮春也鬼魅一样,它突然从白崇祖身边窜出,要不是他跳得快,现在他那美丽的头颅怕是要一分为二了。

    白崇祖落到地上,摆出防御攻击动作,在暮春再次冲向他时起步飞跑的跳向黑色机甲,拿出一支权杖扎进他胸口。

    那是驾驶室的位置,直接威胁里面驾驶员的生命安全。

    但在权杖碰到机甲时,白崇祖被一股力量弹开,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头才落地。

    勉强站稳的白崇祖被急速而来的暮春刺伤手臂。他看仍誓不罢休追着他的剑,顾不得攻击,只得迅速躲闭。

    但这时不仅是暮春剑,还有建筑残骸、石头,甚至是树都连根拔起攻击他。

    躲得辛苦又狼狈的白崇祖,看一动不动的机甲,便招来两只怪兽,在它们对付芜城时趁机脱身。

    芜城用精神力控制暮春杀死一头怪兽,睁开深邃冷冽的眼,望着白崇祖逃离的方向。

    那是体育馆。

    芜城一拳打中另只怪兽的脖子,右手握住飞回来的暮春扎进它脑袋。

    这时张清远和王安忆带着同学们过来,看到芜城英勇的身姿就讲:“我们听到怪兽的咆哮还想来帮助,现在我倒觉得是错过了一场好戏。”

    芜城抽出剑,对张清远讲:“戴尔他们快到后花园了,你们带着同学们过去,和他汇合就与他们一同撤离。”

    张清远问:“你不跟我们走?”

    王安忆讲:“他肯定还要去找宇小星呢。我们先走吧。”

    张清远一想也是,而且还有许多同学没找到,芜城肯定要留在这里接应其他人。

    芜城在他们要去后花园时,看人群里的丝塔芙达,对王安忆讲:“记住我的话。”

    王安忆挥手,示意他知道了。

    而体育馆那边……

    同学们原本在休战室躲着,在老师的安抚下一个个都非常老实安静。

    鼐和兰迪·赛金还有机甲系魏亦然老教授,以及另外几名机甲系的学生在外防守。

    他们为了节省能量盒的使用,都还没有召唤出机甲,毕竟他们都没有宇小星和芜城那么富有,不会随身备着用不完的高级能量盒。

    鼐他们在外守护,里面的同学忍不住问:“老师,刚才那是怪兽的飞船吗?”

    魏亦然点头。

    同学们害怕的讲:“好大啊,快赶上我们的歼星舰了!”

    旁边有人说:“你是脑子被吓傻了吧?我们的歼星舰是座移动的军事基地,比一般的小星球都大。”

    “我这是比喻嘛。”

    “没事瞎比喻什么,还嫌不够乱吗?”

    魏亦然在他们争议时讲:“不管它有多大,我们都能对付。刚才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并不是完全对它们束手无策。”

    鼐心想那是因为王子妃,不然这大家伙砸下来,他们逃无可逃。

    可王子妃只有一个,而这样的飞船有千万艘,但愿傅雷大将军能抵挡住它们的攻击。

    不管卡列弄走怪兽飞船的实际情况是什么,燥动的同学们在魏亦然教授的话下,没那么恐慌万状了,甚至充满了希望。

    魏亦然的目的也是如此。尽管他知道这次战争并没有多乐观,他都要给这些孩子们希望。

    藏身之地渐渐安静,偶尔有轻微的震动传来,以示外面的战争还没有停止。

    同学们困得打盹,他们哈欠连天,相互依偎,像抱团取暖的小鸡。

    魏亦然由他们睡,出去找鼐和赛金。

    鼐看到他就讲:“老师,我们能应付,你去后面休息吧。”

    赛金也讲:“老师你放心,我们有过实战经验,不紧张。”

    魏亦然笑着摇头。“这些怪兽速度又快又猛,我还是同你们在一起吧。”

    其他同学们也讲:“老师,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们这些学生来好了。”

    这里有七八个机甲系的,大家闷了这么久,担惊受怕的。现在倒还好,索性让他们打个痛快。这战争横竖是不可避免的,他们更愿意直面敌人。而且魏亦然老教授是真的年纪大了,还是呆在后方好一点。

    魏亦然见他们都这么说,便叹气点头,回到后面那些同学当中。

    赛金等教授回去,对鼐小声说:“老师会不会以为自己不中用了?”

    鼐没看他,专注的盯着外面。“老师上战场的时候我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他没那么脆弱。”

    “这不是因为年纪大了,才容易敏感嘛……”

    “嘘……”鼐做噤声手势。

    外面一片平静,并无可疑之处。

    赛金正要问他怎么了,在昏暗的逆光中,一只庞然大物直接跳进体育馆,“碰!”的声落在赛场间。

    同学看到怪兽嗷的尖叫。

    位置暴露,鼐在那怪兽冲他们来时召唤出机甲,跳到怪兽前面。

    鼐与怪**战的时候,赛金和其他同学也都召唤出机甲。

    “快看,又来了一只!”

    “天呐,我们死定了,为什么救援还没有到?!”

    “呜呜呜……我想要回家……!”

    同学们慌成一团。

    魏亦然示意他们镇定点,但没人听,甚至有些同学往外跑。

    “大家不要乱跑,鼐和赛金他们会保护……!”魏亦然说这话时,一个男同学贴着墙壁跑了。

    跑出去的男同学对他们喊:“呆在那里就是靶子,我们快离开那……!”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怪兽抓起来扔嘴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