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星武联盟 > 第769章 给过我糖吃
    在实力相差太大的情况下,战术所能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一场鏖战之后,星武联盟众人俱已重伤。

    但众人仍是拼命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硬是没有让舞家的那四位长老突破。

    有多克邦新搞出来的那些黑科技辅助,再加上有实力在临劫初期的舞嬷嬷,舞花香四人虽立于不败之地,占有绝对优势,却也被搞得很狼狈。

    被一群元合期的年轻人拖到现在,而且还被搞得很狼狈,这让四位长老很是火大,临劫中期强者的尊严像是受到践踏。

    一个老者走到坐在地上浑身是血的舞嬷嬷身前,寒声道:“拖到现在,估计你们已是黔驴技穷。那么,就由我亲手送你上路。”

    “秋豆麻袋(等等)!”这时旁边不远处的周之若大叫一声,还举起了手。

    “嗯?”老者看向周之若。

    “我不会让你伤害任何人的!绝对不会!”周之若从地上站起身,神情坚定的看向老者,眼中满是寒意,似乎她已经做好拼掉性命一战的准备。

    却就在下一刻,周之若突然伸手指着一旁的江玉恒,嘻嘻笑道:“老爷爷你别着急嘛,他还有话要跟你说。”

    “瓦特?!”江玉恒浑身就如被突然泼了一盆开水,慢脸懵逼的指着自己鼻子,“之若,我尼玛……有你这样坑队友的?”

    老者转而又看向江玉恒,漠然道:“你们应该很清楚,拖延这几秒或是几分钟的时间,并没有任何意义,那样反而会让你们多承受一些痛苦。”

    江玉恒只好硬着头皮去面对,说道:“既然你清楚这没有意义,那么,多给点时间又何妨?”

    老者:“你是有什么遗言想要说?”

    江玉恒安静下去,此刻正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拖延。

    大家都受了伤,此刻都在恢复当中,如果不拖延一些时间的话,不仅是舞嬷嬷,在舞嬷嬷之后,其他人都会被这个老头给杀死。

    怎么办?

    妈蛋,到底要怎么办?

    江玉恒内心快要抓狂。

    突然,江玉恒伸出手,递给老者一颗槟榔。

    “嗯?”老者皱皱眉。

    江玉恒对老者眨眨眼,“兄dei,一起吃槟榔么咯?清凉清凉的那种哟。”

    老者:“……”

    气氛突然间很尬。

    苏灵音等人俱是一头黑线,果断面向一旁看向别处,都是一脸“我不认识这逗比”的表情。

    这颗槟榔是江玉恒昨天去买饮料的时候,老板找不开零钱,送他的,而他又不吃槟榔,就一直放在口袋里,没想到这时候还能派上用场。

    一片安静中,老者突然开口问道:“小朋友……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江玉恒哈哈一笑,快步走到老者身前,将槟榔塞进老者兜里,说道:“老年人,火气不要这么大,这样对身体不好。对了,我曾经跟我爷爷学过健身舞,要不我们一起来尬舞?”

    “跳了这舞之后,腰不酸了,腿也不会痛了,一口气上六楼,气都不喘我跟你讲,还可重振年轻雄风,出去找小姑娘放飞自我,一晚上盘十个小姑娘都不在话下!”

    说完他单脚点地原地三百六十度旋转,还打了个响指,“田少,Preparing for music!”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你听听这歌词,是多么的奔放,是多么的豪情。”

    “人生就该如此!”

    “来啊,老兄弟,咱们一起来尬舞啊!”

    “……”

    老者一脸懵逼的看着江玉恒,心想这小家伙脑子是真的有问题,冷冷的从牙缝中挤出声音:“我他么真想弄死你这傻逼玩意儿!”

    田权低着头,感觉尬到快要不行,浑身都是鸡皮疙瘩,口中嘀咕道:“岂止是你想弄死他,我他么都想上去弄死他!”

    轰的一声闷响。

    江玉恒倒飞出去。

    “妈的智障!”老者怒骂一声,一掌将江玉恒打飞之后,径直走向舞嬷嬷。

    舞嬷嬷抬起头,似乎对死并不畏惧,目光平静的看着老者,“二长老,天姬从小被你们看着长大,难道,就没有一点感情?”

    老者漠然道:“她现在要做的,是断送舞家的前程。”

    舞嬷嬷呵呵一笑,嘲讽的道:“其实,你们一直都巴不得她早点死吧?因为她若死了,舞家就是你们的,而她活着,并永远的活着,那么你们四个永远都会被她压制。说什么她要断送舞家的前程,这只不过是你们虚伪的借口罢了。”

    “既然你已经看透这些,甚至是看透我们这一张张丑陋的面孔,那你就应该清楚我们的决心。”舞花香不疾不徐的走过来,缓缓说道:“我们已经赌上了一切,所以,今天要么就阻止她逆天改命,让她继续做一段时间的族长,并安详的等待不久后的死亡,要么,就在今天杀死她。”

    舞嬷嬷咳出一口淤血,“你们可真狠心。”

    舞花香说道:“我们只是凡人,我们贪图的是荣华富贵。”

    舞嬷嬷闭上眼睛,“来吧。”

    便在这时,一根细小的藤蔓悄悄蔓延过来缠在舞嬷嬷腰间,将她拖走。

    已经恢复一些伤势的苏灵音等人摇摇晃晃的走上前,挡在舞花香四人身前。

    苏灵音说道:“你们舞家的这些事,我们没兴趣参与,但,天姬她不光是舞家的人,也是我们星武联盟的同伴,所以……”

    舞花香漠然道:“所以你们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你这把岁数没有白活,脑补能力很不错。”江玉恒笑道:“所以我们不会让你们进去。当然,听到这话,你现在肯定很想问,就我们这些人的实力,凭什么阻止你们?”

    舞花香说道:“在这个世上,无法用钱解决的事,那就只能用武力解决。我确实很想知道,什么都没有的你们,凭什么阻止我们?”

    一道甜美的声音在后方传来:“那你们又是凭什么?”

    闻言舞花香四人霍然回头,瞬息间,一种难言的威压笼罩上来,令四人浑身僵硬,身上像是压了一座大山,双腿已经难以支撑这股重量。

    冥琪洁白的小脚丫离地三尺,就如幽灵般缓缓飘来,“本女王也很想知道,你们是凭什么?”

    在看到冥琪的时候,舞花香四人便明白了后方那三十六紫衣卫为什么迟迟没有动作。

    “原来是你。”此时舞花香很清楚,今天的行动已经失败,所以她当机立断,说道:“我们走!”

    四位舞家长老走的很果断,没有回头。

    冥琪也只是安静的看着他们离去,并没有出手。

    良久之后。

    等到离开冥琪的视线范围,舞花香四人无力的坐在地上,浑身已被汗水浸透,身体还在不停的发抖。

    刚刚在背对冥琪离去的时候,四人感觉自己就像是行走在鬼门关的边缘,那种感觉太恐怖了,甚至比真正的死亡还要恐怖。

    ……

    周之若问道:“冥琪宝宝,为什么要放过他们?”

    冥琪虽然看上去很二,有时候还有些智障的感觉,但她毕竟是暗天使女王,虽二但不笨,她需要考虑的事情有很多。

    苏灵音问道:“是因为舞家跟天使之国有商业来往,而这四个长老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才饶他们离去?”

    冥琪看向天空,说道:“我忽然想起,他们四个在我很小的时候给过我糖吃。”

    闻言众人集体倒地。

    “卧槽!”

    冥琪收回目光,担心问道:“姚光他们怎么样了?”

    众人摇摇头,然后一同看向那棵大树。

    舞嬷嬷说道:“适才的天显异象想必你们也都看到了,此刻正在紧要关头,不能去打扰他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