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星武联盟 > 第3章 骚年,修仙吗?
    姚光一把打开黑狗揪住自己衣领的手,向后退出几步,两手握拳,摆出一个架势。

    “哟呵,还做的有模有样,就你这种废物,难道还会武功不成?”黑狗满脸讥笑,顺手从旁边提起一张凳子向姚光靠近。

    姚光确实会武功,因为他从小在山上长大,他是被他姑姑养大的,从三岁起,一直到十六岁,他从未与外界接触过,每天都在他姑姑的监督下练武。

    然而这并没有卵用。

    练武十多载,现在却一点用都没有,虽然他会各种各样的招式,但说到底武功终究还是以力量和速度为本质,若没有力量支撑,再精妙的招式也只是花拳绣腿。

    就比如现在……黑狗直接一凳子砸将过去,他连招架之力都没有,被砸的头破血流,还倒在了地上。

    小蓝冲上去就是一脚踏在姚光的胸膛上,接着抡起拳头就是一顿砸。

    小蓝和黑狗都是5级的先天星力,虽然才十六七岁,但力气却比成年人还要大几倍,只是几拳下去,姚光就被打的口鼻来血。

    “呸!”黑狗吐了一口唾沫到姚光身上,说道:“两天后还要进行一场星力测试,暂时就先放了你,等你被踢出学院后,如果还不识好歹,到那时老子就真的废了你。”

    小蓝也吐了一口唾沫到姚光身上,“我草你大爷,什么狗比玩意儿这是,没钱没势还是个废物,居然就成了苏家的上门女婿。跟海少抢女人,你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小蓝和黑狗离去良久之后,姚光才从地上爬起,独自离开教室,在走廊尽头的厕所里用水龙头冲了一下头,将血渍洗干净。

    他的脸肿了很大一块,嘴角和额头也破了皮,一沾到水就特别疼。

    离开厕所后,他两手撑在走廊的栏杆上,看着宽阔的操场,心里不由泛起一丝苦涩。

    现在是放学时间,同学们要不就是回家吃父母精心准备的饭菜,要不就是跟好朋友一起出去逛街聚会,可是姚光没有家,也没有可以经常凑在一起的朋友。

    想起马上就要回到那个所谓的“家”,他心头的苦涩就更浓。

    姚光从遥远的山上来到星珠城,带着一纸婚书找到苏家,然后在苏家家主苏安邦的安排下他与苏家大小姐苏灵音订了婚。苏安邦还在家的时候,姚光在苏家多多少少还有一些地位,没人敢说他什么,可在苏安邦离去后,他在苏家的地位就一落千丈,尽受冷眼,甚至连保姆都不给他好脸色看,还当着他的面说他就是一个只会吃软饭的倒插门。

    姚光与苏灵音订婚的事,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苏灵音不仅是星珠学院的校花,更是星珠城备受瞩目的大歌星,人长得漂亮,歌唱的也好听,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女神,可苏灵音突然就莫名其妙的跟一个男人订了婚,这种事情,对那些追求者而言是很难接受的,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海辰就接二连三的暗中派人找姚光麻烦。

    而且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总有人想绑架苏灵音,姚光虽然不喜欢苏灵音,但也并不讨厌,而且他还答应过苏安邦要一辈子保护好苏灵音,于是三番四次不顾生命危险的救苏灵音于危难之中。

    大概是三个月前,苏灵音又一次被绑架,当姚光救出她的时候,她受了伤,流了很多血,于是姚光就把自己的血献给她。也是自那次的事情过后,姚光的身体就一直处于虚弱状态,手脚冰凉,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力气,身体就好像被掏空,而且星力测试也一直停留在1级,怎么都提升不上去。

    想起这些事情,姚光觉得很无奈,但他也并不后悔,因为他本身并没有做错,他只是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并完成答应过别人的事情。

    “可是……如果不能通过星力测试,我就不能觉醒;如果不能觉醒,我就没办法参加一年后的星武大赛;参加不了大赛,我就不可能有机会加入星武联盟;如果加入不了星武联盟,我就没法变强;如果没法变强,我就没法找那个人报仇。”姚光喃喃自语,握紧了拳头。

    “所以,一定,一定要改变这种状态!”

    尔后他离开学院,漫无目的的行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他有住的地方,但那里不是他的家,所以他很不想回去。

    可是他身无分文,又没有经济来源,强烈的饥饿感最终还是驱使他回家。

    虽然吃的都是剩菜剩饭,但总比没有吃的强,而且这城里不像山上,饿了还可以打野味吃。

    姚光所住的苏家是在星珠城的HX区。

    HX区占地辽阔,坐落于星珠城中心,四面环山,环绕的高山就像是一道天然院墙,将HX区与喧闹繁华的大都市隔绝开来。

    或许是因为姚光在山上待了十六年的缘故,他习惯了走山路,也习惯了山上的新鲜空气,所以他并没有走大路,而是从HX区后山的小路进入HX区。

    后山全是茂密的树木,而且还有很多坟墓,气氛显得阴森幽冷,明明是炎热的夏季,这里的空气却是凉凉的,极其瘆人,并且,据说这山里闹过鬼,每到夜晚就有婴儿的哭泣声,甚至还有人曾经看到一个老头的鬼魂飘了进去。有了这些传说,所以一般情况下根本不会有人来这种地方,特别还是在这种快要到傍晚的时间段。

    姚光自然不信什么鬼怪之说,那所谓的婴儿哭泣声确实是有,但他有次趁着深夜去调查过,发现只是河沟里的大鲵在叫,至于那老头的鬼魂,更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他迈着步伐,快速朝树林深处走去。他脚下的这条小路,是他在来到星珠城这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自己走出来的。

    ——世上本来是没有路的,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正走着,姚光突然停下脚步,因为前边有一个老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姚光脸上顿时升起警惕,即使他一直以来都有很高的警觉性,但他却不知道这个老人是何时出现的。

    老人穿着一件白色大袍,脸上满是皱纹,看上去很苍老。他脸上虽然挂着慈祥的笑容,让人想要亲近,不过在这种幽暗的树林里毫无预兆的出现,饶是姚光不信鬼怪之说,一时间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骚年,老夫终于等到了这一刻。”老人面容和蔼的笑道。

    “啊?”姚光愣了愣,指着自己鼻子,“老爷爷,你是在跟我说话?”

    老人点点头,“当然,因为这里就只有你和老夫。”老人又一脸神秘的问道:“骚年,老夫问你,你是否相信这世上有鬼?”

    姚光摇摇头,不假思索,“我不信。”

    老人淡然一笑,“可老夫就是鬼。”

    姚光笑道:“老爷爷你真会开玩笑,这世上哪有鬼。”

    却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只见眼前的老人两脚离地,就这样飘了过来落在他面前,就跟一道烟雾一样,没有丝毫重量。

    见此姚光目光一亮,赞道:“老爷爷好轻功!”

    “呵呵,老夫这并非轻功,而是老夫没有身体,就是一道灵魂,因此不受引力的影响。”

    “当真?”闻言姚光试探性的伸手去摸了摸,接着却如触电般缩回手,因为他发现这个老人果真没有身体,他的手刚刚陷进老人的身体里,却什么也没感受到,就像是空气一样。

    “世上竟还有这等奇异之事。”姚光目光中的警惕上升几分,却也并没有害怕,说道:“但就算老爷爷你是所谓的鬼魂,我想你也不是坏人,如果你想害我的话,你不会这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我面前。”

    老人欣慰点头,暗叹此子心性极佳,突然问道:“骚年,修仙吗?”

    “啊?修仙?”姚光一头雾水,暗叹这老人真是语出惊人。

    老人长叹一声,说道:“其实从你一年前第一次来到这山里的时候,老夫就一直跟在你身边观察你。这段时间你之所以手心总是冒冷汗,而且还浑身无力,这并非是因为肾虚贫血什么的,而是因为老夫一直寄宿在你的身上吸收你的阳力。”

    姚光咬咬牙,想起这些日子遭受的冷嘲热讽,有些生气的说道:“怪不得,我还以为是我贫血的缘故,可事实上通过这几个月的调养,我献出去的血早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可我还是一直没恢复状态,反而越来越差,原来都是因为你在暗中搞鬼!”

    老人满脸歉意的说道:“很抱歉,因为你的身体很特殊,体内深处有种连老夫都无法摸清楚的力量,所以老夫只有寄宿在你身上才能慢慢恢复魂力。而通过这些日子对你的观察,你已经达到老夫的要求,你为人善良、心性正直,还侠肝义胆,拥有一颗赤子之心,正是老夫这部功法的合适人选。”

    姚光愣愣的看着老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相信还是应该怀疑。

    老人注视着姚光,平静的道:“这宇宙之浩瀚,是你们这些人根本无法想象的,而这个地球上的人,对于宇宙的了解说是冰山一角那都是一种很高的抬举。”

    他继续说道:“老夫来自一个很遥远的地方,老夫生前所在的地方是一个以修炼为主的世界,但因为一些事情,老夫死于非命,仅剩下一道残魂在寰宇之中飘浮,最终来到了这个叫做地球的地方。嗯,对了,老夫所谓的残魂,用你们地球上现在的科学来解释就是一组游离在自然界中的脑电波。而所谓的灵魂,它就是脑电波的另一种形态。”

    “老夫在地球上飘游了很久,大概有三万年之久吧,其间老夫亲眼见证过很多个文明的起落,一直到现在的星武文明。”

    “呵呵,令老夫感到很意外的是,地球人最终也踏入了这一步,你们所谓的星武文明,引星力入体强化自身,其实也算是一种修炼,跟我们那个世界引天地灵力入体进行修炼的本质一样,只不过地球的环境越来越恶劣,天地灵力十分微弱,所以只好用星力来代替。”

    “老夫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让你拜老夫为师,你无论是体质还是为人品性,都是万中无一的好苗子,已经完全满足老夫的要求。”

    他呵呵一笑,循循善诱的道:“只要你拜老夫为师,跟着老夫学本事,两天之后的星力测试,老夫保证会让别人对你刮目相看,你们班上那些看不起你的人,必然会眼珠子掉一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