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星武联盟 > 第19章 清风自在
    姚光从苏蜜的魔爪逃离之后便离开了苏家别墅,直接从HX区后山进入贫民区,然后去到江玉恒家里。

    “玉恒,这是黄元丹,你先给伯母服下试试效果,不过在服用之后伯母可能会呕吐腹泻一两天。”

    “谢谢了,阿光。”江玉恒郑重的接过姚光手里的黄元丹。

    他不知道什么是黄元丹,也不知道这所谓的黄元丹有什么用,但是,他相信姚光。

    姚光拍拍江玉恒的肩膀,“玉恒,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明天我再来看伯母。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一周后会去星珠学院报道,我希望你也能去。”

    “……”

    江玉恒目送姚光离去,然后进了屋。

    床上传来咳嗽声。

    “玉恒,姚光走了吗?你怎么不留他吃午饭?”

    “妈,阿光他还有事。”江玉恒将黄元丹递过去,“妈,这是阿光给的丹药,我相信他,所以……”

    “玉恒,我明白你的意思,说实话我一直觉得姚光不是普通人,不管这丹药有没有效,就冲他这份心,哪怕是毒药妈也吃。”

    江玉恒端来一杯水,看着他母亲将丹药服下后,便低着头站在那里,想哭。

    今天早上他接到医院的通知——他的母亲不能住院,而且,顶多还能活三个月。

    江玉恒从记事起就跟他母亲江冬梅住在贫民区,他没有关于父亲的记忆,也没有什么亲戚,是江冬梅一个人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他拉扯大。

    原本江冬梅在一家制衣厂上班,每天加班到深夜十一点,一个月下来有六千多的工资,母子俩虽然过的不算富裕,但也能勉强过日子,也能送江玉恒去星珠学院上学,而且省吃俭用一个月下来还能存两千多块钱,后来江冬梅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已经没办法上班,终于有一天,不堪重负,她病倒了……

    医院检查出她是得了胃癌,而且还是晚期,胃里的花状肿瘤已经完全扩散,连进食都很困难,虽然以现在的医学能治好,但是费用却很高。

    以前的存款,基本上都用来给江冬梅治病,而江玉恒只是一个学生,即使他有孝心,却也没有收入来源,每天晚上挤出时间出去捡破烂,一个月下来顶多也只能挣三四百块钱。

    “玉恒,其实妈妈也明白自己的情况,这样下去,拖不了几个月。你是个好孩子,妈妈不想连累你,所以……药就断了吧,反正妈妈活着也很痛苦,而且还拖累你……”

    江冬梅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江玉恒打断。

    “妈你说什么胡话呢!”他低吼一声,眼泪再也止不住,面向一边,双肩不停的抽搐,“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

    “总之,妈你就放心,钱的事我来想办法!”江玉恒决定了,今晚就去卖肾!然后把家里的电脑也搬出去卖了。

    他连想都不敢想,如果江冬梅离去了,他该怎么办……

    江冬梅摇摇头,苦笑道:“玉恒,你是个好孩子,各方面成绩都很好,而且还觉醒成功,你有很美好的前途,妈妈真的不想拖累你,咳咳……”她从枕头下的盒子里拿出一个生锈的铁盒子,从中取出一本书,“这……这是妈妈用生命也要守护的东西,现在,妈妈把它交给你保管。”

    江玉恒抬眼看去,盯着书上那四个古朴的大字轻轻念道:“清风自在。妈,这是什么书?”

    江冬梅目光悠远的看着窗外,“五大古武门派各有绝学,而清风自在,就是其中之一,乃风属性的顶尖功法。玉恒,这本功法你要将其背熟,背熟之后就毁了它,千万不要让其落入外人之手。然后,你就按照上面的内容进行修炼。”

    “妈妈要你修炼它,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妈妈想让你以后有自保的能力,不要受人欺负。当然,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你千万不能……咳咳,不能施展清风自在……”

    江玉恒郑重的接过,“放心吧妈,我一定会好好修炼的。”

    却在这时,江冬梅身体突然一阵颤抖,哇的喷出一口淤血。

    江玉恒连忙拿来纸巾给她擦拭。

    那滩乌黑的淤血中,有黏糊糊的像是肉瘤一样的东西。

    江玉恒满脸讶然,“妈,这是你胃里面的肿瘤啊,怎么……怎么被吐出来了?”

    “是……这刚刚服下的那颗丹药。”江冬梅皱皱眉,也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这时她感觉体内有一股极其强大的药力在散发,那股药力就像是一个据水断桥的猛将,一路过关斩将,在清除她体内的肿瘤并且同时还在修复伤口。

    “这……这简直太神奇了!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神丹,简直是我前所未闻!”江冬梅仔细感受一番体内的情况后,对江玉恒说道:“玉恒,记住,姚光是我们家的大恩人!”

    ……

    时间过的飞快。

    转眼间,华灯初上。

    姚光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看那本《自在无极功》,现在,这本总共有十万零九个字的功法他基本上已经能倒背如流。

    在他原本的理解中,所谓功法,一定都有不同的阶级,但是很奇怪的是,自在无极功这本功法没有任何阶级,这也就代表着,这本功法没有上限,可以一直修炼下去……

    “连赤老这种来自修炼世界的大人物都视若珍宝的功法,果然不一般。”姚光心里默念一句,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然后从床下扯出那个大包裹,换上一套装备。

    白色的面具,黑色的大衣,一把被黑布缠绕的长剑斜挂在背。

    这便是修罗门传人的标志。

    只见姚光轻轻一跃,从窗户跳了出去,落地时又是一蹬,身轻如燕的跃过高大的院墙。

    长夜漫漫。

    姚光此去海家,并没有走大路,他就像是一只黑夜中的蝙蝠,在城市里的高楼大厦间跳跃。

    武林高手,不都是飞檐走壁?

    ……

    海家大宅占地辽阔,位于星珠城的南区,那里是有名的古玩市场。南区的古玩生意,基本上都是由海家在主导。

    这个时候,海家的家主海东坡还没有睡,因为今天白天的时候有两个海家的下人给他找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学生妹。

    “咯吱……咯吱……”

    复古式的沉香木大床在剧烈的摇晃,床上不时传来沉厚的呼吸声,还有女人的娇喘声。

    海东坡年过古稀,但精力却是旺盛的很,可谓是一杆不老金枪。

    忙完后,海东坡丢了一沓钱到桌上,看也不看床上的学生妹一样,披着一件睡袍径直离开房间。

    “老爷,您的汤。”管家早已等候在外,见海东坡出来,立刻递上一碗汤。

    这是厨房的厨师精心熬制的当归牛肉汤,是壮阳补肾用的。

    “那个女人死了没有?”

    “估计的话,她还能拖个两三个月。”

    海东坡冷冷的道:“那个女人真是顽固,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放着大小姐不做,偏偏要去过日子,只要交出清风自在她就可以解脱,就可以跟她的宝贝儿子快乐的生活,但她偏偏不听劝。”他摇摇头,无奈的道:“在她死之前,务必要想办法弄到清风自在,不然我没法向上面交代。”

    “是,老爷,回头我派人去抓她儿子来要挟她。”管家顿了顿,又道:“对了老爷,还有苏家的那个苏灵音,我们打算什么时候动她?只要抓住她,我们海家可是大功一件啊。”

    随着管家话音一落,海东坡一张脸倏然僵硬起来,猛地就是一耳光扇在管家脸上,“混帐东西,抓你麻痹啊,在说什么胡话!”然后他满脸堆笑的迎上前去,单膝跪地:“呵呵,不知修罗大人深夜纡尊大驾,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他的身前,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人。

    管家见此吓了一跳,背心冷汗直冒,连忙过去双膝跪地,额头零距离贴在地面上,说什么也不敢抬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