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星武联盟 > 第40章 女神的手艺
    苏灵音从小就热爱音乐,一天琴不离手、曲不离口,她还是个九岁小萝莉的时候就已达到钢琴九级,她在音乐这条道路上一直走到了现在二十岁。

    可是自从跟姚光正式开始谈恋爱后,她就喜欢上了烹饪。

    用苏蜜的话来说:她就是个被音乐耽误的厨师。

    第五小组全员去到姚光住的地方后,苏灵音就兴高采烈的系上围裙进了厨房。

    “苏姐姐,把你钢琴借我玩玩行不行?”周之若趴到客厅中的那台钢琴上,两眼水汪汪的,以前在师门的时候,她在电视上看到那些小朋友弹钢琴,会很羡慕,但她师父就是不让她学钢琴,说她的手不是用来弹琴的,而是来练剑的,于是成天逼着她练剑。

    江玉恒有些惊讶的问道:“之若,你还会弹琴?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文艺的一面。”

    “哪有,我就只会弹《两只老虎》啦。”周之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田权跟来到了自己家里似的,四处打量一番后,便从墙上取下苏灵音的吉他,“苏苏女神,把你吉他借我玩会啊。”

    厨房里传来苏灵音的声音:“没关系,你们随便玩,别搞坏了就行。”

    江玉恒凑了过去,伸手摸了摸,“我去,这把吉他就是上次苏苏女神在星河城开万人演唱会用的那把?快快快,给我摸摸。”

    田权笑道:“其实吧,田少我从小也有个音乐梦,我梦想自己能成为天王,然后在万人演唱会上各种风骚,引台下无数萌妹高呼,然后又有无数美女总裁邀请我去吃烛光晚餐,把我拉到厕所里脱了衣服要我在她的内衣上签名。”

    江玉恒翻着白眼,“说白了你就是想艹粉吧。”

    田权仿佛已沉浸在自己的故事中无可自拔,没有理江玉恒,叹道:“唉……不过那只是黄粱一梦,我的纯YY罢了。”

    常开阳在一旁撇撇嘴,“我记得某人从小立志要成为大歌星,连星武战士都不想做,求着家里送去音乐班,结果某人三天两头跟同学打架,还总是不专心听音乐老师讲课,老是把笔故意丢地上然后去捡,其实是借故去看音乐老师裙子里边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

    江玉恒讶然道:“田少你还真是个有故事的人呐。”

    田权哼了一声,“这些都是往事,不提也罢。”

    说着他咳嗽两声,满脸深情的说道:“刚好今天有机会摸一摸吉他,不由就想起曾经那段风流不羁的岁月,田少就给你们来一首。”

    某人一言落下就弹起吉他,开始了他的表演。

    “老张开车去东北,撞了。”

    “肇事司机耍流氓,跑了。”

    “多亏一个东北人,送到医院缝五针,好了。”

    唱着唱着他一只脚就跟着音乐的节奏抖了起来,高举双手拍了拍,“来来来,雷迪森安得杰特们,跟随田少的音乐节奏嗨起来!”

    “……”

    “老张请他吃顿饭。”

    “喝的少了他不干。”

    “他说哦~~~”

    “俺们那嘎都是东北人。”

    “俺们那嘎盛产高丽参。”

    “俺们那嘎猪肉炖粉条。”

    “俺们那嘎都是活雷锋。”

    “……”

    一首歌唱完,田权兀自沉浸在自己美妙的歌声中,却惊然发现江玉恒和常开阳已经在掐着喉咙狂吐,周之若则是捂住耳朵趴在钢琴上,一脸中了毒的表情。

    就是连不苟言笑的姚光也是嘴角抽搐。

    江玉恒蹲在地上,痛苦万状,一脸中了梅毒一样的表情,“泥煤的田少,还好你有先见之明,没有走上音乐这条道路,要不然就是连小学生听了你的歌也会到更年期……”

    “motherfuckr!”田权呸了一声,“我还是看苏苏女神做饭去。”

    这时苏灵音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你们在干嘛呢?好像很热闹的样子。”

    常开阳告状:“田少那家伙在杀猪,他在侮辱你的吉他。”说着目光一亮,“对了苏苏女神,要不你来唱两首?就当是满足一下我们,以前都没去你的演唱会,现在如果听到你现场唱歌,那以后我都可以拿出去吹嘘。”

    “对呀对呀。”江玉恒也凑了过来,“苏苏女神,你就赏个脸,让我们饱饱耳福吧。”

    姚光微笑道:“灵音,除了手机上,我也没听过你当面唱的歌。”

    苏灵音想了想,便从田权手里拿过吉他,“那好,我就随便唱两首,就当是给大家开心了,也算是提前祝你们能在星武大赛上取得好成绩。如果你们真的拿到星武大赛的第一名,那到时候我们就好好庆祝,我专门给大家开个演唱会。”

    田权拍拍胸膛,豪情万丈的道:“女神,就冲你这话,星武大赛的第一名,我他么拿定了!”

    随后,苏灵音以一首《纸短情长》征服了在场所有人,她的歌声甜美而细腻,且充满情感,明明是一首很洒脱的歌,她却唱出了女儿的柔情,就是连姚光也听的耳朵怀孕。

    “再来一首!”田权振臂高呼,显然意犹未尽。

    江玉恒一脸嫌弃的看着田权,说道:“如果要小爷我来评价的话,苏苏女神的歌声就是被美丽善良的天使给吻过,而你田少,你的歌声纯粹就是吃了屎!”

    “尼玛!”田权顿时脸红脖子粗,“姓江的,你要搞事情是不是?!”

    这时苏灵音走到钢琴前坐下,“好啦好啦,你们别吵,我再唱最后一首,唱完这一首我就要去做饭。”她眼珠转了转,最后目光落到姚光身上,“嗯……就给大家来一首《A Little Love》吧。”

    场间瞬时安静下去。

    只见她白嫩的纤纤玉指在琴键上弹动,轻轻的唱道:

    “Greatness as you.”

    “smallest sa me.”

    “you show me what is deep as sea.”

    “A little love,little kiss.”

    “A little hug,little gift.”

    “……”

    江玉恒抱着田权的胳膊,脑袋靠在他肩上,在一旁插科打诨,“醉了醉了,苏苏女神的现场版原来这么好听,我感觉我都怀孕了。”

    田权痛哭流涕,抹了一把鼻涕擦到常开阳身上,洪声道:“苏苏女神,是你让我找回了勇气,找回了我的梦想!我决定了,我要重新走上音乐这条道路!”

    苏灵音站起身,有些腼腆的笑道:“好啦,你们玩吧,我先去做饭了。”

    待苏灵音一走,田权直接霸占了她的钢琴,“姓江的孙砸,快过来膜拜你爷爷。”

    周之若一脚将他踹开,“滚一边去,这钢琴是本姑娘的。”

    “……”

    欢乐的时光很短暂,谑浪笑敖间,时间在一点一点的过去。

    苏灵音做了一大桌子菜。

    姚光今天早上没怎么吃饱,一上桌就大吃特吃,毫无形象可言。

    田权出声赞道:“一个爷们儿,吃东西就应该像阿光这样奔放!”说着夹起一块鸡肉放进嘴里,但是还没嚼几下就莫名其妙的倒了下去。

    “这……这鸡块怎么是甜的?我尼玛……而且……还是生的……”

    常开阳不信,觉得田权是夸张了,当下也夹了一块放嘴里,但结果也跟田权一样。

    江玉恒见此情形,吓得浑身冰凉,直接就晕了过去,“噢,我不行了,我快死了……之若,你快点给我做人工呼吸救我啊……”

    周之若俏脸一片铁青,筷子夹着几粒米饭,讪讪笑道:“那个……苏姐姐,这几天我减肥呢,我的小蛮腰又长赘肉了,所以不宜吃油腻的东西,所以我就吃白米饭吧。”说着将筷子上夹的几粒白米饭放进口里,但下一刻却是两眼一瞪,紧紧的闭着嘴,腮帮子用力的鼓动,鼻腔里传来“嘎嘣嘎嘣”的声音。

    “白米饭也能嚼出爆米花的声音,我墙都不服,舅扶你……”一旁的江玉恒彻底晕了过去。

    苏灵音双手叉腰,气鼓鼓的样子,很是可爱,“我说你们几个,会不会太夸张了?我做的饭就有那么难吃吗?你们看看姚光,吃的多香。”

    一句话说完,却见一旁的姚光已经脸色发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