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星武联盟 > 第61章 绝生峡谷
    刘本城这一组五人,其实从龙冠蛇出现在那片开阔地带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姚光几人的踪迹,只是他们想坐山观虎斗,笑看狗咬狗,最后坐收渔翁之利,才一直躲在暗处没有出面。

    现在突然出面,是因为他们坚信姚光几人对付完龙冠蛇后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随随便便就可以将其吊打。

    但现实往往是很残酷的,实际情况跟他们想象的南辕北辙,不是他们吊打,而是他们被吊打。

    这边,江玉恒怒装一逼过后便拉着周之若去姚光那里吃烤蛇肉,另一边,田权和常开阳似乎气还没有消完,又把刘本城那几个人按在地上给打了一顿。

    刘本城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一颗脑袋肿成猪头,他现在算是见识到了厉害,知道了锅是铁打的,也认清了现实,再也没有脾气,跟孙子似的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苦苦哀求道:“两位大哥,你们打也打了,气也出了,逼也装了,狗牌也被你们抢了,就大人大量饶了我们吧。”

    刘本城身旁,那尖嘴猴腮的同学泪流满面的说道:“而且这也不关我们的事啊,都是张老师那婆娘要我们故意找你们麻烦。其实我们都是三好学生啊!”

    那模样清秀的同学说道:“我虽然一直很低调,但是现在我也不想瞒你们了,其实我上幼儿园的时候经常得大红花,老师常常夸我能干,说我以后能当纪律委员,而且读小学的时候还是优秀的少先队员呢,胸前佩戴着鲜艳的红领巾,看到老奶奶过马路都要抢着去扶,还请老奶奶吃‘神厨小福贵’;看到高年级的大哥哥们打架,我就会第一时间去告诉老师,虽然之后我会被他们堵在小巷子里,但是为了正义,我仍是义无反顾的这样做。要不是张老师放了话,我们难架她的淫威,又怎么会来冒犯你们?”

    其余几人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如丧考妣。

    常开阳听的头疼,不耐烦的骂道:“去你大爷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上幼儿园读小学的事也拿出来显摆。老子上初中的时候,那还是篮球校队的呢,我骄傲了吗?”

    田权捏着下巴,思索道:“别他么给我扯犊子,要饶你们也可以,不如这样吧,你们五个集体唱首歌,然后你们就可以滚蛋。”

    “我去,不会吧?”刘本城一脸苦逼,“还要唱歌?大哥,所谓士可杀不可辱,不带你这样玩的吧?”

    “嗯?”常开阳目光一狠,“你们在侮辱别人的时候有这样想过?老子现在就是想侮辱你们,想咋滴?让你唱歌,你他么还有意见?”

    “不敢不敢。”刘本城连忙回应,遂硬着头皮说道:“不如……我给你们来一首喜羊羊吧?”

    常开阳:“来一首《双截棍》,唱错一个字揍你一顿。”

    刘本城一脸苦逼,“大哥,双截棍表示不会啊。”

    田权漠然道:“那就唱一首《隐形的翅膀》,唱完你们就可以滚。”

    闻言刘本城五人两眼一瞪,差点摔倒在地。

    另一边,正吃着烤蛇肉的江玉恒满脸讶然,“卧了个槽,还有这种操作?看来田少这家伙经常干这事儿啊。”

    田权拿出手机,放起了伴奏。

    刘本城的歌声可谓是开口跪,听得周之若差点把口里的肉喷到江玉恒脸上。

    只见刘本城五人七情上脸,满眼泪花的唱道:“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每一次,就算受伤也不闪泪光。”

    “……”

    本来被姚光烤的很好吃的蛇肉,但就因为这操蛋的歌声,导致大家都没了胃口。

    常开阳潸然泪下,口里咬着蛇肉,哽咽道:“听到他唱这首歌,我突然就想起了我的老母亲。”

    田权抹着泪水,“我又何尝不是?”

    姚光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待一首全场跑调的歌唱完,刘本城一行五人逃也似的离去,一时间只恨爹妈少生了一条腿。

    吃完蛇肉后,姚光取来蛇骨做针,又把自己的衣袖给撕下拆散抽线,动手缝制了五件蛇皮护甲。而因田权的强烈要求,做完护甲后他又做了五件披风。

    这张蛇皮很大,做完护甲和披风,也才用不到四分之一。

    姚光又把余下蛇皮用来做了五个简易的睡袋,还做了五个大包裹,这才勉强把一张蛇皮给用完。

    “真没想到,阿光你还是个野外求生的全能老司机啊,武能一刀秒巨蛇,文能动手缝护甲,我都想跟你搞基了。”田权穿上护甲和披风,原地转着圈圈,对自己身上的护甲和披风很是满意,“这特么就是三级甲啊!来来来,开阳,用我手机帮我拍两张,我要发朋友圈装逼。”

    江玉恒开心的笑道:“刚下来我们就打了一个BOSS,还爆了五套极品橙装,真是美滋滋啊。之若你站着别动,我来给你拍几张唯美意境的照片。”

    “好呀,记得要加滤镜哦。”

    “……”

    各自拍了几张照片,再简单收拾一番,用指南针确定方位后,便背上大包裹开始赶路。

    龙冠蛇乃湿地沼泽中的霸主,姚光五人穿上用龙冠蛇皮制作的护甲,身上有龙冠蛇的气味,因此也没有星兽敢靠近骚扰,这倒是省去了很多麻烦。

    山中无甲子。

    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间,已是五天过去。

    这五天过的很枯燥,不仅没有遇到星兽,而且也没有遇到其他人。一开始还觉得沼泽里的一切都很新奇,因为有很多从未见过的奇异植物,也有很多只能在5D动物园才能看到的野兽,但是时间久了就会觉得很单调无趣,徒步穿梭在其中,就仿佛是与外面的世界彻底隔绝。

    若是孤单一人在里边待上个几天,那一定会崩溃。

    江玉恒就很佩服那些一个人深入丛林或者荒漠的探险家,那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也需要极大的勇气。

    姚光一行五人白天赶路,饿了就吃背在包裹里的蛇肉,困了就找个地方把包裹里的蛇皮睡袋拿出来睡觉,待一觉起来,就继续赶路。

    这天,五人终于走出茂密的丛林,见到了蔚蓝的天空。

    那感觉就跟在派出所里被拘留了半个月然后被放出来一样……

    出现在五人眼前的是一座座光秃秃的山丘。

    这些山丘并不算高,但却连绵起伏,紧密的连在一起,就像是一条巨龙横摆在几人前方,挡住了去路。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阻挡在眼前的这条“巨龙”在中间被斩断,那里是一道峡谷。

    江玉恒看了看指南针表盘,说道:“所谓两点之间,直线最近。我们想要在最快的时间里走出这片沼泽,就必须得直线前行。”他指了指前方那道峡谷,“而那里就是必经之地。”

    周之若皱皱眉:“那峡谷里边好像很危险的样子。”

    姚光说道:“如果我们不走峡谷的话,就得从这一座座山丘上翻过去,那样会耽搁很多时间。”

    田权挥挥手,“那还说个卵,哥几个,峡谷,走起!”

    随着时间推移。

    姚光一行五人离前方的峡谷口越来越近,而随着离峡谷口越来越近,空气中的凉意也就越来越甚,就像是炎热的夏天,街上很闷热,炙热毒辣的阳光在烘烤大地,这时你却走进了一家开着空调的奶茶店里,而且店里还有几个穿着牛仔热裤的长腿妹子,甚至还免费提供WIFI……

    那种感觉令人舒爽惬意,就像是皇帝走进了后宫。

    原来这条峡谷里是一条河。

    峡谷并不宽,目测只有七八米的宽度,被一条小河占据,能落脚的旱路很少。两边都是几乎垂直的陡峭崖壁。崖壁上很光滑,没有乱石凸起,就像是造物主闲的蛋疼没事做用刀去修过一样,偶尔还能看到一些圆圆的洞口,那应该是某种星兽的巢穴。

    这里很安静,偶尔有潺潺流水声,还有带着凉意的微风。

    只是这股扑面而来的微风并不清新,其中夹杂着难闻的臭味。

    “你们看!”周之若赫然指着前方,却是这妹子眼尖,第一个发现在前边有一块石碑。

    几人当下快步走近。

    说是石碑,其实也不过是一块被刻了字的大石头。

    “绝生峡谷?”江玉恒看着那四个已经掉了漆的狂草字,轻轻念道。

    田权立刻怼他:“我上过语文课,识字,不用你来念。”

    江玉恒反怼:“我又不是念给你听的。”

    在四个大字的旁边还有一行小字,周之若轻轻的念道:“此碑立于二零二一年,以此警告后世来者:一入此谷,生死一赌。”

    “2021年?”田权讶然道:“我去,是21世纪的,现在可是25世纪了,算起来这碑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吧。”

    江玉恒立刻怼他:“我上过数学课,会算数,不用你来哔哔。”

    田权反怼:“我又不是算给你听的。”

    碑上的字皆是狂草体,就像是一个剑客用他的剑随意的划上几下,力道浑厚、潇洒不羁,却又大气磅礴、豪情万丈,充满艺术的气息,当然也有那么一些闲的蛋疼的意味。

    只是……这碑上贴的许多小广告却是有碍瞻观,直接就把这件艺术品给强间了。

    “清纯小妹,兼职妇女,靓丽模特……丝袜诱惑、水晶之恋、蚂蚁上树……上门服务请拨打159……”常开阳指着其中一张小广告,一头黑线,蓦然想起那些网吧的厕所里也喜欢贴这种广告。

    “驾照分一年刷新一次,与其浪费,不如拿来卖掉……卖驾照分请拨打……联系人周先生……”

    “气枪、迷药、成人用品,请拨打……”

    “修卷闸门请拨打……联系人,易师傅。”

    “开门换锁、空调拆装、通厕排污,请联系刘师傅,联系电话……”

    “某某KTV招收女公关、男公关、DJ公主、包房少爷、服务员……公司包食宿……月薪8000以上……有意者请拨打……联系人黄经理。”

    “……”

    看着这些小广告,姚光几人俱是一头黑线。

    常开阳声音中满是感慨:“真没想到,连这种远离都市的地方也有人贴广告。”

    周之若无奈的叹息摇头,“这也没啥好稀奇的,连峨眉山那种地方都有人贴这种广告。”

    这时江玉恒说道:“原来如此,这里在十几年前是个旅游区。”

    田权怼他:“你怎么知道?”

    江玉恒摇摇手机,“刚刚我在网上查过。大概是十几年前,这里风景优美、绿树成荫,但因为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姚光迈步朝峡谷里边走去,“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未完待续。)

    ————————

    说两件事:

    第一件事:一般情况下,赤老是待在姚光的手机里面,毕竟他喜欢看某些片子……但要是姚光手机没在身上的话,他就会寄宿在姚光身上。所以之前姚光刚跳下来的时候身上没手机赤老也能跟他交流这并不是文中的漏洞,只是之前我没有说明。当然,这里也很感谢那位将这事指出来的童鞋。

    第二件事:这章是我在奶茶店里用手机码的。说真的,我好几次想鼓起勇气去找那几位热裤长腿的小姐姐要微信,但是我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