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星武联盟 > 第67章 地下有大墓
    本来五人是又饿又渴,不说是跑,就是连走两步都没力气,就好像是一晚上来了十次,身体彻底被掏空,但是现在却各个都跟吃了十斤炫迈一样,尼玛根本停不下来。

    这一跑就是差不多一个小时,直至都跑不动的时候才停下来找到一块大石头,坐在上面休息。

    好在那些会动的死人速度不快,已经被甩的老远。

    “卧了个槽,那……那些究竟是什么玩意儿?”田权气喘吁吁的问道。

    周之若抹着脸上的汗水,“简直就跟丧尸电影里的一样,我……我快不行了……我要去吐……”

    江玉恒说道:“我觉得……那应该是伊多母虫。”

    “什么虫?丢雷老母虫?”常开阳有些没听清楚。

    “伊多母虫!”江玉恒瞪了他一眼,然后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揉着太阳穴,似在仔细回忆什么,缓缓道:“当然我也不敢肯定,只是猜测。以前我喜欢在网上看各种各样的书,其中有一本书就写到过伊多母虫。伊多母虫是一种被评为C级的星兽,个头比蟑螂小一点,本身并没有什么攻击性,而且随随便便就可以将其捻死,但是这种虫有一种能力,就是喜欢趁着人睡觉的时候从耳朵爬进大脑里,然后在大脑里产卵。”

    “不仅是人,猪狗牛羊什么的动物也都是它的目标。产卵之后,人就会生病,最迟在三个月之内死去,等到人被埋进土里的时候,十天之内它们的卵就会孵化。”

    “当然,这还不算完,之后它们会用天生的本领控制尸体的神经中枢让尸体行动起来,也就是我们之前见到的那样。”

    “而它们的目标,就是找新的宿主。”

    “我想肯定是因为我们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比较久才会吸引它们。它们就像生物热能探测器一样,能在一定的范围内探测到生命的存在,继而会控制尸体靠近它们所探测到的目标。”

    这时姚光开口说道:“这里原本是一个镇,镇上有两万多人口。从某一天开始,这镇上的人就接二连三的死去,在一周之内,镇上的人或牲畜全部死绝。而因为这镇是在湿地沼泽中,基本上与外界隔绝,所以当外面的人知道这事已经是半个月之后。”

    “后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外面的人进来把镇上的尸体掩埋处理后就封锁了这件事。”

    周之若问道:“光宝宝你是怎么知道的?”

    姚光笑道:“我也是听说的。”他当然是听说的,是听赤老说的。赤老在地球上待了三万年之久,对于很多大大小小的事件他也是知道一星半点,而他也是因为先前看到那些像丧尸一样的东西才想起这件事。

    这件事发生在十几年前,当时这件事引起了轩然大波,但却在三天之内就被地球防卫部给封锁。那时候这里还叫绿峡镇,是个基本上与外界隔绝的少数民族。而江玉恒所说的那种伊多母虫只是地球上的称呼,它真正的名字叫血蛊虫,而且这种虫也不是地球上的生物,是来自于其它星球。

    姚光说道:“这里原本叫绿峡镇,而玉恒所说的那种虫,它真名是血蛊虫。”

    闻言江玉恒连忙拿出手机在网上去搜了一下。

    片刻后,他说道:“阿光说的没错,确实是绿峡镇,而且这绿峡镇地底下有座大型古墓,绿峡镇的居民世代生活在这里,就是为了守护这座古墓。”

    田权问道:“这种事在网上也能搜到?”

    江玉恒笑道:“一般人肯定是搜不到的,但小爷我有一个黑客网站,我在那里面注册了一个会员,那网站里什么都能搜索到,而且许多寻常人根本不知道的秘密那里面也有,只是很操蛋,在那网站里面随便搜索一下就要好几百块钱。”

    常开阳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不管是什么血蛊虫也好,绿峡镇也好,或是绿峡镇地底下有座古墓也罢,那关我们几把毛的事?我们现在还是赶路要紧,顺着再找吃的找喝的,万一后面那些丧尸又追来,那才叫麻烦,我可不想再一次看到那种恶心的东西。”

    江玉恒神秘兮兮的说道:“我倒是想去这墓里看看。”

    “你他么……”常开阳无奈的道:“你以为你是摸金校尉?我们是来训练的,不是来盗墓的。”

    周之若也赞同常开阳的话,说道:“就是嘛,所谓好奇心害死人,说不定这什么血蛊虫就是从那个墓里跑出来的,一个镇两万多人,三天之内都死光,这想想都很可怕,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田权却说道:“就算是为了满足好奇心,我也想去找找这个古墓,万一里面有许多明器呢?咱们随便摸出来几件,再拿到古玩市场去卖了,岂不是要发财?虽然我是个富二代,不差钱,但是我还是想用自己赚来的钱。”

    常开阳揉揉脑袋,“我尼玛,你们还真把自己当摸金校尉了?盗墓小说看多了是不是?再说了,好东西那自然要上交给国家!”

    然后四人一同看向姚光。

    姚光说道:“反正还有半个月,时间够长,去看看也无妨。”其实姚光本来不打算去的,但是赤老却要他去看一看,因为赤老觉得这墓不是一般的墓,说不定里面有好东西。

    师命难违,姚光只好答应。

    江玉恒拍拍手,“三比二,我们三票,你们两票,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周之若叹了一口气,“好吧,退一步讲,这里这么大,你怎么知道古墓在哪?我们要怎么进去?还有还有,如果到时候真的找到宝藏,我要多的。”

    “咳咳。”江玉恒咳嗽两声,一本正经的道:“我有一个神秘的身份,只是我低调,我不说。其实我祖上三代都是摸金校尉……我太爷爷有一本祖传下来的十六字阴阳风水……”

    他一句话还未说完,一旁的常开阳和田权、周之若三人就干呕起来。

    “吹,你他么继续吹!”

    周之若轻轻的哼唱起来:“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逼……抗过枪,打过炮,你还吃过一碗热翔……你在东莞睡过鸡,你在南京爆过菊……”

    江玉恒却是没有搭理他们,一时间仿若陷入忘我之境,在手机上打开一个罗盘软件,一边做出一些鬼畜的动作一边念道:“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居此间。”

    “我靠,还特么念起了口诀,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常开阳狂翻白眼,跟着念道:“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田权不甘示弱,接着道:“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周之若眼珠一转,也接着道:“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江玉恒怒道:“你们几个表闹!”

    这时姚光站起身,走到一边,“或许我知道古墓在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