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星武联盟 > 第68章 地下河
    闻言几人一同看向姚光。

    江玉恒说他知道古墓在哪,那一定是在吹牛逼,但是姚光说他知道古墓在哪,却没有谁觉得他是在吹牛逼。

    因为姚光不像是那种会吹牛逼的人,没有一定的把握,他不会说这话。

    姚光说道:“你们看这里的河沟。”

    田权环顾一圈:“看了,然后呢?”

    姚光说道:“这些小河沟看上去错综复杂,毫无规律,但其实它们已经帮我们找到了古墓的大致方位,那就是它们流去的方向。”

    他继续说道:“绝生峡谷里的那条河,是朝我们要去的方向流的,而这些小河沟是朝我们来的方向流的,两者流的方向完全相反,因此可以断定的是,绝生峡谷里的那条污水河并不是这些小河沟所汇聚而成。”

    江玉恒想了想,“貌似还真是这么回事。”

    姚光:“你们仔细看,这些小河沟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但是它们都在朝一个方向流去,东边的河往西边流,西边的河往东边流,南边的河往北边流,北边的河往南边流。”

    “南北西东,此四方,应乎中。”

    “所以,这些小河沟流去的最终地点,就是古墓的大概位置。”

    田权竖起大拇指:“高!”

    姚光转了个身,说道:“而这些小河沟流去的方向就是绿峡镇旧址的中心。之若说的或许没有错,那些让绿峡镇所有人死光的血蛊虫,就是从古墓里爬出来的。”

    “那座古墓当年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或许是有东西从古墓里破土而出,形成一个大坑。所谓水往低处流,因此这些小河沟才会往那个大坑的方向流去。”

    其实姚光所说这些,都是赤老告诉他的,他这可谓是现学现卖。

    江玉恒:“那还说个鸡毛,走啊,搞起!”

    周之若有些担心的道:“可是你们就不怕血蛊虫?”

    江玉恒笑道:“没事,有小哥哥保护你。再说了,只要不让血蛊虫钻进耳朵里,那它就是普通的虫子,随随便便就能捏死。”

    尔后,五人顺着河流的方向前行,大概是半个小时候后,五人驻足在一片大水潭前。

    水潭里的水绿油油的,宛如一块巨大的翡翠镶嵌在大地之中,显得很是深邃。

    水潭附近都是一些残留的建筑物,多数都已垮塌,只剩下大致外形,早已被风化。

    江玉恒问道:“这些小河沟最终汇聚到这里,所以说这水潭下边就是古墓了吧?”

    常开阳思索道:“都过去了十多年,就算下边真有古墓,那也早就被浸下去的水泡的面目全非了吧。”

    姚光说道:“我觉得这下边应该有地下河流。”

    田权:“何以见得?”

    姚光:“这么多条小河沟往这一个地方汇聚,如果这下边不流通的话,十几年的时间过去,这水潭应该不止这么大。”

    田权:“有道理。就算是这里只有一条小河沟,但若是十几年日夜不断的汇聚到一个地方,那现在应该也成了一片大湖泊。”

    江玉恒:“如果这水潭下边就是古墓的入口,我们要怎么下去?难道潜下去?”

    田权看向周之若:“之若,到你表演真正技术的时候了。”

    “想都别想。”周之若翻翻白眼,“不是我不想出力,而是我现在又饿又累,根本做不到那种程度,再说了,那时候是因为救人,情急之下才发挥出潜力。”

    “那就操蛋了。”江玉恒说道:“这水潭不知有多深,水还很脏,而且说不定里边有很多水怪之类的,说实话我还真不敢贸然潜水。”

    这时常开阳蹲下身去,两手按在湿软的地面。

    片刻后,常开阳笑道:“我们就从这里挖下去。”

    “从这里打盗洞?你有带洛阳铲?”田权问道。

    常开阳嘿嘿一笑,“这里可是我的主场,刚才我感应了一下,发现这下边三十几米的地方是个地下空间,看来真的有古墓存在,嘿嘿,看我给你们来一段令人窒息的操作!”随着他一言落下,只见地面的泥土翻动起来,就像是有一把无形的铲子在快速挖动,效率极高,只是一根烟的工夫地里翻起来的泥土就堆成一座小山。

    一个可容两人并肩通过的通道,赫然出现在几人眼前。

    常开阳收起释放的星力,撑着膝盖站起身,气喘吁吁的道:“怎样,哥牛逼不?”

    常开阳能做到这种程度,自然是因为他所修炼的功法——土具本命。

    这是赤老拿出来的土属性功法,其级别绝不比五大绝学低。

    尔后,待外面的空气流通进去,姚光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第一个走进通道。

    通道是斜着向下的,虽然挖的很粗糙,但常开阳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出这样一个通道,这已经算是神迹。

    一直向下走了三十几米,姚光几人忽然听到有流水声。

    几人目光不由一亮,这地下果真有地下河流。

    只是这里漆黑一片,就算是手机上的疝气闪光灯所能照明的范围也不广,散发出去的光芒就好像是被一张无形的巨口给吞噬了一样。

    不仅漆黑一片,还有阵阵凉风从前边吹来,整个显得阴森森的,极其瘆人。

    周之若紧紧的抓着江玉恒的衣角,“玉恒宝宝,我们还是出去吧,我总觉得这里有很可怕的东西。”

    江玉恒牵着周之若的手,“放心,这里没什么东西,只是你的心理作用罢了。”

    周之若却倔强的说道:“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这里一定有!”

    田权说道:“早知道要来盗墓,我就带几只黑驴蹄子。”

    姚光走在最前边,什么也没说,顺着水声传来的方向快步走去。

    常开阳用他功法挖出来的通道走完后,几人就出现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

    岩石被人为开凿过,其上有一坡阶梯。

    通过阶梯走下巨岩,出现在几人前边的是一条地下河。

    一阵清凉之意扑面而来,令人舒爽惬意。

    这条地下河并不大,用手机电筒就能照到对岸,但是水流很急,光芒一照去,可见河里的鱼儿成群逃窜,显然是受到惊吓。

    江玉恒满脸新奇的赞道:“厉害了我的哥,这应该是沙漠鱼,都绝种了啊,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

    姚光蹲在河边捧水洗了一把脸,然后又喝了几口水。清凉的地下河水进入腹中,他突然就觉得这世界很美好。

    江玉恒几人亦是如此,之前渴到怀疑人生,又不想喝脏水,现在喝到清凉的地下水,只觉得这个世界上满满的都是爱。

    田权突然指着前边,说道:“你们看,这河里有石墩。”

    姚光连忙拿手电筒照去,发现河里果真有一排整齐的石墩,从这边一直排到对岸,这应该是很久之前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过河用的。

    踏上石墩后,冰凉的河水只淹至膝盖。

    从这边到对岸,一共有六块石墩。

    姚光最先过去,在河对岸招招手,示意其余人都过来。

    江玉恒第二个过去,接着是周之若,然后是田权,常开阳走在最后。

    但常开阳刚踏上第二块石墩的时候,河里却突发变故,一只森白的手破水而出紧紧抓住了他的大腿,锋利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他大腿肉里,顿时鲜血横流。

    常开阳疼的一身惨叫,接着咆哮一声,正要用另一只去脚踹开那只手,不想那只手却传来一股巨力把他拖进了水里,只是片刻就不见踪影,水流湍急的河面上只有一串气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