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星武联盟 > 第265章 二级星源丹
    姚光拿着那颗星源丹,表情很无奈,心里对玄蕾雅说了声谢谢。他谢的自然不是星源丹,而是这份心意。

    尔后姚光叫上江玉恒几人去到平台上人比较少的地方,对着虚空问道:“洛姑娘,请问我这一层的奖励是什么?”

    洛丽塔回道:“你这一层的奖励也是一颗星源丹。”

    “额……”姚光闻言瞬间就没了精神。

    江玉恒几人也都是一脸操蛋的表情。

    田权说道:“小姐姐,星源丹阿光已经不需要了啊,你就不能给他换成一点别的?就算是换个可以充气的娃娃也比星源丹好啊。”

    洛丽塔:“这并非是我说了算。”

    姚光说道:“没关系,星源丹就星源丹吧。洛姑娘,现在我要退出试炼。”

    洛丽塔却说道:“虽是星源丹,不过是二级星源丹。”

    “纳尼?”周之若杏眼圆瞪:“星源丹还分级?”

    萧雨萱俏脸上满是惊色,“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是的。”洛丽塔:“之前你们见到的是一级星源丹,只对十万以下战力的星武战士有效,而二级星源丹对五十万战力以下、十万战力以上的星武战士都有效。”

    这时江玉恒语气怪怪的说道:“现在我算是弄清楚一件事,那些在通天塔里待了一两年的人为什么出去后就会蜕变成大佬,原来都是吃丹药吃出来的。”

    “对噢。”周之若睁大眼睛,表示赞同江玉恒此言,说道:“比如说苏老师、婷姐,还有鬼鬼她们,都强的不像话,估计也是吃丹药吃出来哒。”

    姚光没再多言,直接领取了那颗星源丹,发现果真与之前的星源丹有所不同,这所谓的二级星源丹表面上有一个“II”的符号。

    他问道:“这能增加多少战力?”

    洛丽塔说道:“也是五万。”

    江玉恒笑道:“万一这是传说中的伸腿瞪眼丸咋办?阿光,做为兄弟,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你拿来,让我先帮你试试。”

    田权瞪了江玉恒一眼,“阿光你别理这沙雕……还是让我来吧。”

    萧雨萱无奈的摇摇头,“我真心想捶死你俩二逼。阿光你别理他们,快服下。”

    当姚光服下这颗二级星源丹后,随着一阵星力氤氲,他的战力直接提升五万,已经达到十五万。

    周之若惊呼道:“厉害了我的哥!真的提升了五万。”

    尔后五人一同向洛丽塔确认退出试炼,一如蒸发般在平台上消失。

    当试炼者退出试炼从通天塔离开后,就会被一股神秘的力量转移到映世湖边,那里有个车站,直接通往昆仑山外。

    然而很奇怪的是,只有江玉恒、周之若、田权、萧雨萱四人出现在车站,姚光却不见踪影。

    “什么情况?阿光呢?”江玉恒左顾右盼。

    周之若伸出手指点在太阳穴上,“星武芯片的信号已经恢复,而且光宝宝的账号也在线上,我用芯片联系一下光宝宝。”

    “喂,光宝宝你在哪呢?你是要玩失踪吗?”

    少许,她脑海中传来姚光的回讯:“我也不知道在哪,我现在……在一座山上。你们先等等,我好像看到一个人。”

    此时。

    一片雪地中,姚光迈步朝前方那栋木屋走去,因为木屋门口有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对他招手。

    他估计自己在退出通天塔的时候就是被这个老人给弄到此地。

    片刻后,姚光站在老人面前,打量着老人,感觉上这就是个普通的老人,却又透露出一种难言的深邃。

    姚光收回目光,说道:“如果晚辈所料不错的话,前辈应该就是传说中住在昆仑山的昆仑仙师。”

    老人微微一笑,“何以见得?”

    姚光笑着说道:“晚辈只是猜的。而且晚辈也实在想不出在这里还有谁能有如此神鬼莫测的手段,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晚辈从通天塔转移到这里。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老人微笑道:“名字不过浮云,算起来老夫已有好几百年没有提起过名字,记得老夫在星武界中的代号叫嫖仙客。”他无奈的摇摇头,“这还是天王那小子给老夫取的。”

    姚光黑着一张脸,有些别扭的说道:“嫖……嫖前辈,您好。”

    嫖仙客转身朝木屋走去,“你叫姚光是吧,如果不介意,可以进来喝杯茶。”

    姚光跟着嫖仙客走进屋里,跟他想象的一样,如嫖仙客这种世外高人,住的地方都很简朴,却又有一种难言的大气。

    “坐。”嫖仙客指了指那张木凳。

    姚光走过去坐下,坐姿很端正。

    只见嫖仙客伸手对着虚空一挥,就跟变法术一样,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茗凭空冒出落到姚光手中。

    姚光捧着杯子轻轻抿一口茶,遂道:“前辈,我的朋友都还在等着我,所以……如果前辈找晚辈来这里是有什么事的话,还请明言。”

    嫖仙客脸露微笑打量着姚光,突然说道:“世间有一劫,你亦有一劫。”

    姚光满脸疑惑,“还请前辈明言,是什么劫?”

    嫖仙客并没有解释,说道:“以后你自会明白。老夫此次找你前来,是要传授你一套剑法,名为剑过无痕。”

    他说道:“只有拥有一颗正义之心,心系天下苍生之人,才配学这套剑法。”

    姚光说道:“前辈心意晚辈心领,不过晚辈已习得很多剑法,不想在叨扰前辈。”

    嫖仙客说道:“你的剑都不走心,空有其形而无意。老夫要传授你的与其说是一套剑法,倒不如说是一套心法。”

    姚光愕然。

    嫖仙客慢条斯理的道:“人有三六九等,剑亦然。剑分三种,一为天剑,二为地剑,三为人剑。一也被称为王者之剑,二也被称为侠义之剑,三也被称为匹夫之剑。”

    “一者虽为天下之王,却是以权为源,持天剑者自诩天命所归,实则充满暴戾和血腥,往往剑之所向,血流成河、尸骨如山;二者是为不羁之云,随心所欲、不受约束,且重情重义、侠肝义胆,不为私心而持剑,只为苍生而持剑,剑之所向,风起云涌、天翻地覆;三者是为市井匹夫,持剑只为逞凶斗狠、争强好胜”

    “此三者中,你选哪种?”

    姚光不假思索,“晚辈自认手中持的是地剑。”

    嫖仙客欣慰道:“但愿你能守住你的道心,为天下苍生而持剑。”言讫他一步踏出,化成一道轻烟飘然远去。

    与此同时,姚光的身体也变得不受控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带着飞出窗外,跟随着那道轻烟远去。

    姚光的脑海中传来嫖仙客的声音:“剑飘万里不留痕,心中却有一份情。姚光,你且记住——此剑法无须用剑施展,而无剑却胜似有剑,只因剑在心中,人既是剑,剑亦是人;人心中既有乾坤,则剑中自有天地;茫茫世间看似广阔,实则不过一剑之隔。”

    “剑有两面,好比明镜,可以正衣冠,可以知兴替,可以知得失,可以照初心。”

    姚光感觉自己身体已经没有重量,就像是一缕烟在天空中飘飞,脑海中只回荡着嫖仙客的话音,陷入一种难言的状态。

    此时在远处看昆仑山的上空可以看到一道道剑意纵横飞舞,那道道剑意就如光带一般变化万千,演化出万千种事物,一时如高山,一时入流水,端的是神秘莫测。

    万千剑意终究归于一剑,只见一把巨剑撕裂虚空,笔直斩向天际,将天空斩出一个巨大的缺口,顿时有万丈阳光倾斜而下,将昆仑山巅映照成一片金黄,壮观至极。

    映世湖边的车站中,江玉恒举头望天,瞪大眼睛说道:“这是要日天的节奏啊!”

    周之若美眸颤抖的道:“小时候听师父说,昆仑山的仙师能一剑斩天,这辈子能亲眼见到这样的一剑,真是三生有幸。”

    ……(未完待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