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星武联盟 > 第348章 焱君复活!(二)
    在看到那道被岩浆包裹的身影时,贝贝潮也感受到一种生命危险,他不敢迟疑,一句话刚说完撒腿就跑。

    现在他基本上已经确定这个人就是焱君,因为除了焱君,他实在想不到这个人还会是谁。

    此时大地的晃动越来越强烈,金字塔内部好多地方又开始在塌陷,块块巨石从顶部掉落,摔的轰轰作响,碎石四处飞溅。

    贝贝潮肩上扛着一口大箱子从远处快速跑来,由于他奔跑的速度太快,导致身后带出一道烟尘长龙,他看上去很急切,人还未到,声音就先传来:“东西已找到,快撤!”

    姚光收回落在蓝芊芊身上的目光,霍然看向贝贝潮,身形飘然间就挡在他前方,“把东西留下。”

    贝贝潮一个急停,满脸怒色,“手下败将,快滚开,别挡老子的路!”说完他又看向另一边的蓝又婷,冷声道:“蓝小姐,你是怎么办事的?”

    在贝贝潮想来,以蓝又婷几人的实力,这点时间早就应该已经杀掉姚光这些人才对,但事实上姚光等人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虽然贝贝潮很想要姚光死,但他知道后方的焱君更恐怖,随时都会追上来,是以不敢久留,没心思再耽搁时间,迈步就要离去,不想这时蓝又婷却站到姚光身旁,跟姚光一起将他的去路拦住。

    “蓝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贝贝潮皱着眉头。

    蓝又婷说道:“你可以走,但得把东西留下。”

    “妈蛋!”贝贝潮往地上吐一口口水,觉得很操蛋,这才明白从始至终蓝又婷都是在演戏,她根本没有被控制。只是他也搞不明白,由鲲族族长贝贝涛所创造的血脉禁锢是专门针对蓝家血脉的一种手段,只要身具蓝家血脉,不管纯正与否,都会被强行控制,可蓝又婷又是如何挣脱血脉禁锢的?

    姚光面不改色,似乎他早就知道关于蓝又婷的事。

    蓝又婷在一个月前跟踪到这里,她并没有顺利抽身,而是被发觉,是鲲族的族长贝贝涛亲自出手将她制服,然后对她施加血脉禁锢,强行控制她的思想,令她回去将姚光这些星武联盟的核心成员引到此地一网打尽。

    贝贝涛想来个一举两得,不仅能在鲟尘的墓地里找到玛雅族人留下的水晶头骨,还能铲除星武联盟这些威胁。

    但贝贝涛没有想到的是,蓝又婷早已跟蓝家祖先留下的那块沧海蓝玉融合,所以血脉禁锢对她没有什么作用。

    后来蓝又婷索性来个将计就计,于是这戏就一直演到这里,顺利瞒过众人,其目的就是想等到贝贝潮找到贝贝涛想要的东西。

    “你还真是个合格的演员。”贝贝潮摇头轻笑,满脸厉色,“但是现在老子没工夫跟你们玩,你们这些蠢货听着,不想死就快走!”

    姚光淡然道:“如果让你把这东西带出去,或许以后会有更多的人死,与其这样,倒不如一起被埋在这里。”

    这时田权等人也都纷纷向这边凑拢。

    两方处于对歭之中,气氛一时间箭弩拔张。

    晃动的地面突然安静下来,一切恢复平静,紧接着,一股更加恐怖的高温扑面而来,即使有星力护体,众人一时间也是汗流浃背,热的不要不要的。

    一道金红色的身影不疾不徐的从废墟中走来。

    众人不约而同的抬眼看向他,这一刻能感受到的只是一种压力。

    田权在见到那道身影的时候,目光不由颤抖,眼眶渐渐湿润,“开……开阳?真的是你?”

    “开阳?”闻言那道金红色的身影皱皱眉,接着包裹他身体的岩浆消失,露出一身破旧的衣服,“不,我不是那小子,我是焱君。”他霍然抬头,狞笑道:“我想起来了,那天就是你们,是你们害我……哈哈哈哈……”

    焱君说着说着就开始仰头狂笑,他笑的很癫狂,令人光是听到笑声心头就发慌,很显然他的精神不正常,很不正常。

    正笑着,焱君却又低下头,一时间泪流满面,那一双眼睛透露出一种令人感到心酸的绝望,“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丢下我?你们不是我最好的朋友?为什么要狠心把我丢下?”

    “啊——!”

    焱君痛苦的抱着脑袋仰头长啸,脸庞扭曲的十分狰狞,整个地下空间再次晃动起来,以他站立的地方为中心,地面开始熔化,变成金红色的岩浆流淌,散发出仿佛能焚尽一切的高温。

    赤老的声音忽然在姚光脑海中响起:“徒儿,在为师看来,那个叫常开阳的小子多半是跟这个叫焱君的小子合二为一,简单点说,他现在既是常开阳,又是焱君。”

    “两个灵魂交融,产生很多混乱的记忆,所以他才会这样看上去疯疯癫癫。”

    姚光心情沉重,“这是为什么?”

    赤老问道:“还记得当初为师交给你的那本土属性功法吗?”

    姚光问道:“就是送给开阳的《土具本命》?”

    “正是。”赤老说道:“他被深埋在这地底下,本来是必死无疑,但就因为他修炼的是土具本命,日夜吸收大地精华才得以维持生命。”

    “而在维持生命的同时,焱君又趁机抢占他的身体,后来两者相融,进而火和土两种属性也相融,最终才产生这种变异属性,就是你现在所看到的这种金红色的岩浆,像土却又不是土,像火却又不是火。”

    姚光说道:“虽然情况很糟,但开阳没死是事实对吧?”

    赤老说道:“开阳和焱君,最终要看谁的灵魂在拔河赛中能胜利,如果开阳胜利,那这个人就是开阳,如假包换,反之,这个人就是焱君。不过就目前来看,显然是焱君的灵魂占据主导地位。”

    就在姚光和赤老师徒二人交谈间,焱君的长啸戛然而止,顷刻间恢复冷静,目光中满是怒火的看向田权,轻轻的说道:“这个虚伪的世界,曾让我承受一切绝望,现在,就轮到这个世界来承受焱君的怒火。”

    在他话音落下的同一时间,他的身形出现在田权身前。

    这是瞬移,跟姚光的追光不一样,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瞬移。

    “去死!”焱君一声历喝,抬手一拳打向田权。

    他一拳出,天地崩裂,仿佛这一瞬间天地间所有的能量都汇聚到他的拳头之中。

    焱君知道,在常开阳心中田权是他最好的兄弟,所以他一定要率先杀掉田权,因为他怕,他怕田权唤醒常开阳,继而让他失去对这具完美身体的掌控权。

    姚光以身化剑,几乎是在焱君拳头落向田权的同时来到田权身边,一把将他推开,同时他一个扭腰,猛地一拳对上。

    “轰——!”

    两拳相对,一团气浪凶猛扩散,大片地面频频向下凹陷,所有人都被气浪冲击的踉跄后退。

    姚光一声闷喝,神情有几分痛苦,虽然他硬挡下焱君的一拳,但他整条右臂却瞬间燃烧起来,只是片刻就只剩下焦黑的骨头。

    “阿光!”田权大叫一声,就要冲上去帮忙。刚刚焱君和姚光的速度都太快,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田权这才反应过来。

    “别过来!”姚光伸手阻止田权,疼的浑身发抖,抽着凉气说道:“他不是开阳,是焱君,你们快走。”

    这时贝贝潮大笑一声,“诸位,你们慢慢玩,我就先告辞。”

    一言落下,贝贝潮撒腿就跑,灵女巫、红女妖、蓝芊芊、九尾狐四人以及那些兽界调来的苦力工也都紧紧跟上去。

    姚光这个时候显然也没有心思在意贝贝潮,而且他也相信贝贝潮不会那么轻易脱身,因为这次他是有备而来。

    姚光说道:“婷姐,你带大家先走,一定要阻止他们。这里交给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