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星武联盟 > 第365章 善意
    随着姚光的眼睛闭上,凰城之战宣告结束,这个世界又一次迎来胜利。

    一片安静中,玄蕾雅注视着地上的姚光说道:“他伤的很重,需要尽快治疗。”

    蓝又婷看了玄蕾雅一眼,虽然她跟玄蕾雅有世仇,但这个时候她却将仇恨放到一边,说道:“谢谢。”

    玄蕾雅轻声说道:“暗影联盟会一直存在,但却不会出现在星武界,更不会出现在世人眼中。”

    蓝又婷点点头,显然明白她的意思,说道:“因为你们是暗影。”

    玄蕾雅转过身,摇摇晃晃的朝远方走去,“后会有期。”

    白泽余生廉骨几人安静的跟在她身后。

    众人看着暗影联盟全员离去的背影,眼中满是敬意。

    其实暗影联盟跟星武联盟一样,也想保护这个世界,也在保护这个世界,只是方式不同。如果说星武联盟是明面上一把锐不可挡的利剑,那暗影联盟就是存在于黑暗中最致命的影子。

    “如果是放在古代,暗影联盟的人就相当于是默默无闻却为国为民的真国士。”毛小刚带着敬意,给出这样一句评价,不由想起他师父对他的教诲。

    ……

    凰城之战,会成为史书中璀璨的一页。

    世人只知星武联盟众战士合力战胜那个欲向全世界发泄怒火的焱君,并将他彻底消灭,对此心里大呼痛快,恨没能亲眼目睹。

    但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焱君并没有被消灭,那时候或许全世界的人都有杀他的想法,但却有一个人接受了他。

    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其实那一战暗影联盟也有参与,只是因为玄蕾雅说暗影联盟不会出现在星武界,更不会出现在世人眼中,所以除了那天在场的人,没有谁知道他们也拯救过世界。

    ……

    回到星武联盟后,一个早已收到消息从嵩山赶来的少林高僧已等候多时。

    “老衲法号‘思嫖’,见过诸位施主。”

    “思嫖大师,有劳了。”

    思嫖大师微微一笑,想起自己一身的本事,眼中自有一抹无上的骄傲,缓缓说道:“蓝施主有所不知,老衲一生苦修,自认歧黄之术已到登峰造极之境,江湖人称‘妙手回春小郎君’,或者是‘玉面春风神医哥’,老衲曾经还治好过晚期的乳腺癌和子宫癌,也治好过一位老人的白内障,而治痔疮或者头皮藓什么的更是不在话下。”

    蓝又婷双手合十,行礼后认真的说道:“思嫖大师不愧为少林派得道高僧,真心牛逼。”

    “蓝施主见笑了。”思嫖很谦虚的还礼,随即一抖袈裟,不知从哪摸出一袋砭石和银针,道:“请诸位施主莫要担心,姚盟主并无大碍,且看老衲用少林易筋经治之!”

    众人见这位少林高僧如此风骚,简直就是装逼界的一股泥石流,一时间紧绷的心弦也都放松不少。

    马有钱拍拍胸脯,只见肉浪翻滚,豪情万丈的说道:“思嫖大师,只要你治好盟主,回头请你去最好的会所洗脚按摩搞大保健,加钟一直加到你满意为止!KTV的坐台嫩模你随便挑!要车还是要房或者是游艇你尽管开口,总之只要是跟钱有关的,你尽管开口!”

    闻言思嫖露出一个耿直的微笑,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早闻马施主乃首富之子,视钱财如粪土,视名声如浮云,今日一见,果真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老衲深感佩服。其实……在来贵宝地之前,老衲就已踩好点,皇云会所很不错,里面的女施主需要老衲用爱去度化,以助她们早日脱离苦海。”

    马有钱豪爽道:“好说!好说!到时候我把皇云包场,妹子全部站一排,大师你挨个的点!就算你要点妈咪都可以!”

    众人一头黑线,真心想捶死这俩二货。

    毛小刚说道:“皇云会所可是很贵的!你他么还要包下来!”说着他看了岑惜竹一眼,“不过这等声色犬马之地,打死我我都不去!”

    苏战竖起大拇指,“有钱就是任性。”

    其实星武联盟最有钱的一直都是马有钱。

    因为只有他能驾驭住“马有钱”这个名字。

    或许星武联盟的总资产要远超马氏家族,但这是星武联盟的钱,而不是属于哪一个人的钱,自然也不是属于姚光这个盟主一个人的钱,尽管姚光随便一句话就能决定星武联盟的钱该如何花,也能享受到很多用钱也享受不到的东西,但唯独在钱这方面,他任性不起,所以他跟马有钱比起来就是云泥之别。

    马有钱的钱来自他背后的家族,来自他的首富老爹,他老爹愿意给他花,那这自然也就是他个人的钱,所以他想怎么任性就怎么任性,没人管得着,而且他玩的东西也很高大上,玩的是名车、是嫩模、是女星、是豪华游艇、是私人飞机,甚至是私人高铁……

    而姚光这个穷逼玩的东西就要简单多了,无非就是战斗飞船和坦克战车什么的,或者就是什么核弹和大炮,再不就是什么母舰和一些星武器,身边也没有什么漂亮性感的女星和嫩模,就只有一些女战士……

    时间如流水。

    华夏大陆各处,家园重建的工作都在顺利进行,伤痕累累的地球再次恢复生机,似乎一切的风浪都已经过去。

    一周后的某一个早上,姚光睁开了眼睛。

    但他却动不了,感觉自己被困在一个刚好能将他装下的铁盒子里,那种感觉很压抑很难受很憋屈。

    他猛地一动,顿时只听“咔嚓”几声,这才发现其实是自己全身都被打了石膏。

    他下床活动一下筋骨,感觉还不错,身体恢复的很彻底,随后却又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还有很多白灰。

    这时,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闻声姚光神情一紧,这阵脚步声很明显不是一个人,而且其中还有高跟鞋的“哒哒”声。

    他还未有所反应,便看到病房门口出现好几道身影。

    “噢!谢特!”下一刻,传来楚语嫣的惊叫声。

    然后姚光看到所有人都跟逃难一样离开,其中的女同胞还捂着眼睛。

    蓝又婷俏脸微红,不由就想起那天晚上地下城里的事情,目光在姚光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然后也转身回避。

    红女妖和灵女巫甚至都没想过要回避,不过还是被蓝又婷给拉走。

    姚光觉得很尴尬,连忙从病床上扯来被子裹住身体。

    这几天大家一有空就会守在病房里,或者是在病房外,刚刚或许是听到姚光挣脱石膏时的声音,都很担心他,所以第一时间跑来查看情况。

    时过须臾。

    洗漱一番过后的姚光神清气爽的出现在众人眼前,精神状态很好,显然伤势已经痊愈。

    “感觉怎么样?”蓝又婷柔声问道。

    姚光摇摇头,“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蓝又婷看向众人,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跟盟主说。”

    闻言众人都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转身离去。

    红女妖倔强说道:“不行,我当初答应过鬼鬼,要一直照顾盟主。”

    蓝又婷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红女妖耸耸肩,严肃的道:“盟主,她要是敢对你图谋不轨,你就大声叫,我第一时间保护你。”

    姚光笑道:“好的。”

    待众人离去后。

    姚光问道:“他怎么样?”

    蓝又婷自然知道姚光口中的“他”是指谁,说道:“多多博士亲自打造的监狱,看上去很豪华,我都想去住一住,但他却是第一个住客。”

    她微微一笑,伸手搂住姚光,把姚光狠狠的给按在自己胸上,笑盈盈的道:“我想知道你的想法。不过我没有别的意思,仅仅只是我个人有点好奇,你也知道,好奇是所有智慧生物最难忍的痒,特别是像我这种小女生。”

    “想法吗……”姚光轻轻一叹,挣脱开蓝又婷的魔爪,随即站起身走到窗边,看向城中的高楼大厦。

    有些事情他没法说出口,那时候他想要放过焱君,主要的并不是因为焱君也是常开阳,而是在那个时候他忽然有种跟焱君同病相怜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种绝望,对全世界的绝望,没有一个人会站在自己身边的那种绝望。

    所以他觉得他应该在绝望的黑暗中给焱君一丝光明。

    姚光安静片刻后,轻轻的说道:“他杀死过很多人,无数人,罪大恶极,或许是应该以命偿命,但是,就算把他杀了,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也不可能活过来。”

    蓝又婷问道:“所以?”

    姚光说道:“所以尽管有很多人会觉得我是错的,我也要坚持我个人的想法,正如你所说的,我为这个世界做的够多,所以我有资格偶尔任性自私一次。”

    “我多少能理解,他之所以没有给世界带来善意,想要对世界发泄他的怒火,那是因为世界从没有给他带来过善意,因此我想给他一丝善意。”

    “我自然不是想用这种方式去感动他,继而让他改邪归正、一心向善,这应该是属于那些电视剧里的美好情节。我仅仅只是觉得他很可怜,觉得他需要这一丝善意。”

    他回头看向蓝又婷,认真的道:“这就是我的想法。”

    蓝又婷点头,柔声道:“我明白了。”

    姚光说道:“因为道德,所以世人都觉得死者最大,也最值得去尊敬,但都忽略了……其实还活着的人也值得去尊敬。”

    “或许在外人心里,会觉得这次死的不是我姚光身边的亲人,也因为他是我朋友,所以我可以大义凛然的放下根本不存在的仇恨,可以不让他为死去的人偿命。”他轻轻一笑,“也确实是这样,这次我身边的人确实没有死,他也确实是我朋友,所以我没必要对他抱有仇恨。”

    “所以,就当我是自私吧,我并不是圣人。”

    蓝又婷说道:“其实又有哪个人不自私?”

    姚光:“我想说的是,就算全世界都与我朋友为敌,不管他对还是错,我也会站在他身边。我想顺着自己的心而活,至于旁人施加在我身上的道德包袱,我完全可以无视;至于我朋友犯下的罪,我也可以用我的方式帮他还,他杀了一个人,那我就救十个人;至于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他们确实不该死,也值得被尊敬,而且很无辜,但死了就是死了,就是一堆灰,永远无法再活过来。”

    ……(未完待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