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星武联盟 > 第711章 湛天书VS江玉恒(二)
    比赛台上。

    湛天书与江玉恒二人相隔十余米静立。

    随着郑青那句“比赛开始”落下……两人都还是站着没动,宛如木桩。

    湛天书说道:“请赐教。”他记得姚光之前说过,这个叫“欧多桑”的家伙是他一个很好的朋友,现在能在比赛台上遇到,与其切磋一番,倒也是幸事。

    江玉恒虽然没有去跟姚光相认,但他其实一直都在关注姚光,而眼前这个叫“背尸客”的家伙每次都寸步不离的跟着姚光,在他想来也是姚光在神界认识的好朋友。

    江玉恒礼貌说道:“赐教不敢,你我尽力。有道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朋友,请。”

    湛天书说道:“请。”

    两人同时安静下去。

    江玉恒缓缓伸出手,右手掌心朝上,只见一丝丝淡绿色的风属性灵力旋转着在他掌心凝聚,同时传出刺耳的呼啸声。

    只是片刻光景,那丝丝淡绿色的灵力便在他掌心凝聚出一颗能量丸子。

    “螺旋丸!”

    江玉恒双脚轻动,踏风而行,下一刻便如瞬移般出现在湛天书身侧,抓着手中的螺旋丸直接打向湛天书,一套动作不带任何花哨,简单大气,又潇洒飘逸。

    “好快!”湛天书目光微凝,当下向后一跳。

    轰的一声巨响。

    螺旋丸将加强后的比赛台地面打出一个螺旋状的深坑,一时间烟尘冲天。

    江玉恒蹲在深坑边,拍拍掌心的灰尘,随即两手撑着膝盖站起身,转身看向湛天书,目光中多出几分凝重之意,在刚才,他明明已用清风自在锁定湛天书周身的气流,但还是被湛天书给轻易躲开。

    这时湛天书迅速蹲身,两手按地。

    “幽冥?链狱!”

    江玉恒瞬时警惕起来。

    虽然湛天书发动技能后什么现象也没发生,但江玉恒却敏锐的感觉到一种危险正在快速靠近自己,不敢稍有迟疑,当下运行清风自在,身体就如失去重量般,宛如一缕微风快速飞向天空。

    他有关注湛天书之前的比赛,每次湛天书都会用这个技能,然后他的对手就莫名其妙的被定住无法动弹,并且神情就跟看到了鬼一样充满恐惧,再无战意,继而决定胜负。

    在江玉恒想来,湛天书的技能应该是处在另一个异空间,或者是平行空间,甚至是高维空间,在现实的三维空间中他的技能无法被看见,亦无法被抵挡,所以现在江玉恒只能尽量与湛天书拉远距离。

    他一直将自己当成一个远程射手,所以自然不能与战士刚正面。

    灵力氤氲间,江玉恒首次在比赛中拿出他的武器。

    他的武器是一把枪,一把狙击枪。

    追风狙击枪!

    “一发入魂!”

    他瞄都懒得瞄,果断扳机扣动,一颗灵力子弹撕裂虚空,以一种跨越空间的速度飞向湛天书的脑袋。

    他自然不相信随便一枪就能把湛天书给爆头,要真是这样,那湛天书未免也太菜了。

    湛天书当下转身背对着江玉恒,那颗灵力子弹直接击中他背后的棺材,荡起一道轻微的空间涟漪,棺材上不留丝毫痕迹。

    “幽冥?魂索!”

    就在同一时间,湛天书发动了他的第二个技能,心中也在暗叹不愧是姚光的朋友,果然不凡,竟能逼他用出第二个技能。

    只见他背后的棺材上飞出一条诡异的黑色铁链,这条黑色铁链像是拥有灵性,并且可以无限延长,直朝天空中的江玉恒飞去。

    江玉恒还未来得及有何反应,大脑中便传来一股剧烈的刺痛,身体诡异的无法动弹。

    紧接着他被那条黑色铁链紧紧缠绕,随后被带到湛天书身前。

    湛天书看向他,说道:“你是风属性,而你修炼的功法很特殊,如果我所料不错,你应该是能控制气流,但我擅长的是魂力攻击,而魂力在运行时并不会产生气流,同时你对我的魂力锁定也没有任何效果,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我能随意躲过你一击的原因。”

    “当然,如果是在比赛台外,没有距离范围限制的话,我要抓到你会很难,因为你的速度不比姚光或是灵音慢。”

    江玉恒伸出一只手揉着太阳穴,苦笑道:“看来我刚好是遇到克星啊。”

    湛天书说道:“我的招式,一般都会置人于死地,你还是认输吧。”

    江玉恒口中嘶着凉气,揉着头说道:“一个射手,如果被一个法师给控制住,无疑会凉凉,会被一套带走……看来,没办法了。”

    湛天书眉头忽然皱起,在江玉恒说这话的时候,他便感觉到自己已经失去对江玉恒的控制,接着他眼前被铁链缠绕的江玉恒诡异的消失不见,一如凭空蒸发,原处只剩下铁链。

    湛天书四处观望,却也没看到江玉恒的身影。

    他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果然,江玉恒是个很难缠的家伙,不会跟之前那几场比赛那样轻松。

    其实江玉恒并没有消失,他只是变成了看不见的风。

    在一种奇妙力量的操控下,整个比赛台上顿时风声呼啸,天空以及地面悄然形成无数道细小的风刃。

    “风灭众无!”

    在来神界之后,江玉恒拜了一位很牛逼的师父,他的师父叫岑风觅水。在跟随岑风觅水修行的那几年,岑风觅水将他的风水神术传给了江玉恒,当然,确切的说只是传授了一半,另一半传给了周之若。

    江玉恒要跟周之若夫妻俩配合,才能发挥出风水神术的真实威力,不过现在是个人赛,他只能勉强用出他学会的那一部分。

    湛天书目光微凝,他感受到一种压力,甚至是一种死亡的威胁。

    江玉恒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我这一招,能将一切有形的物质切割分解成分子状态,就连看不见摸不着的魂力也会被分解成基本量子。朋友,这只是比赛,不是生死拼杀,你确定还要继续?”

    此时阁楼顶层的五位主宰俱是目光震动,风灭众无这个技能,对五位主宰而言那就是一个传奇。

    岑魅蓉眼波闪闪,心头涌起满满的回忆,满脸难以置信,“他为何会风水神术?他跟那老头到底是什么关系?”

    古盖天捋着胡须,猜测道:“莫非是岑老前辈的传人?”

    冥曦对岑魅蓉说道:“如果是的话,那他应该是你的师弟。”

    ……

    比赛台上。

    湛天书伸手解开了缠在自己身上的铁链,轰的一声将棺材放到地面,说道:“请继续。”

    他的目的是冠军,自然不可能在这里输。

    见到湛天书终于要动用他那口诡异的棺材,观赛区众人瞬时都打起精神,目不转睛的盯着比赛台,连一秒都不想错过。

    不仅是全场观众,连做为湛天书对手的江玉恒都期待起来,因为他也很好奇这棺材里边是什么,并且这还是在他的压力之下才导致湛天书要动用真本事。

    真正的精彩,马上就要开始!

    天地间传出刺耳的呼啸声,覆盖整个比赛台的风刃在江玉恒的控制下从各个方向飞向湛天书。

    江玉恒这还是第一次在一个人身上使用这一招,他上一次用这招,还是在岑风觅水身边修炼的时候,那时因为他控制不熟练,整座山在几息之间就被这一招给切割成分子。

    江玉恒并不担心真的会用这招杀掉湛天书,因为天地间某些能量是守恒的,就算将湛天书分解成分子状态,那也能将他再次复原。

    湛天书浑身散发出诡异的黑色灵力,一手搭在身旁的棺材上,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幽冥?异隐!”

    ……(未完待续。)

    ————————

    眼睛很痛,看十几米之外的东西都看不清,检查医生说是电脑看太久了。

    这几天稍微放慢点,先两章,好好休息一下。

    说句实话,我可不想写大半辈子书,没啥成绩不说,还把自己眼睛给搞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