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星武联盟 > 第729章 造化之力
    倘若是在此地战斗,所产生的动静必然会引起注意,到时说不定会有更多的人来,甚至说不定连赤雷霆也会知道,所以,想要救出那个可能还没有死、可能是七皇子赤暴珏的人,就得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那三个元合后期的高手一招击杀,绝不能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时间。

    至于为什么要救那个可能是七皇子赤暴珏的人,姚光自是有他的想法……因为他觉得赤暴珏对他今后要做的事或许会有帮助。

    姚光与湛天书的配合很默契,一个负责控制,一个负责击杀。

    姚光一剑斩到五十米之外,只听一声轻微的嗤响,那三个元合后期的高手便被割掉咽喉,锋利的剑气进入体内疯狂绞杀,三位元合后期的高手只是眨眼间便失去生命,连魂魄都不残留丝毫。

    三双眼睛瞪的很大,似乎到死他们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死。

    刚才挖坑挖的好好的,咋就突然无法动弹紧接着就死了捏?

    三具尸体轰然倒地,喉间殷红一如喷泉溅射。

    姚光收剑转身,随即走到另一边那个躺在地上的胖子旁边站定,眼神轻动间,有气劲散发,吹开盖在那个胖子身上的白布。

    这果真是一个胖子。

    在姚光所认识的胖子当中,也只有曾经的首富之子马有钱才能与此人媲美。

    这时湛天书和冥琪二人走到姚光身旁。

    冥琪满眼趣意,蹲下身去,伸出玉条般的食指在那个胖子的大肚子上捅了捅,笑道:“姚光,好好玩哦,这肚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呀?”

    姚光看向湛天书,问道:“这是不是你之前说过的那个七皇子?”

    湛天书自从来到无极城后便开始做功课,各处收集有效的情报资料,因此现在他虽说不上是对九星神国的这些皇室成员的资料了如指掌,但也知道大概。

    他借着灵力灯的光芒,仔细打量这个胖子的面容,心中暗自跟获取的情报内容对比,说道:“是他,正是七皇子赤暴珏。”

    “赤暴珏是众皇二代中最没用的一个,他从赤雷霆那里继承而来的血脉很薄弱,并且他先天经脉封闭堵塞,所以他在修道这条路上能走的路极其有限,及至现在他也还是筑基期的微末修为,偏偏他还不思上进,不学无术,整天只知道吃喝嫖赌,做些欺男霸女之事。”

    姚光说道:“这就是所谓的纨绔子弟。”

    湛天书笑道:“不过,据我分析,这只是表面上的。”

    姚光问道:“你的意思是,人们所了解的那个赤暴珏其实并不是真实的赤暴珏?”

    湛天书说道:“皇家少有亲情,而那些皇二代之间的相互倾轧更是残酷无情,在没有彻底稳稳的坐在那张椅子上之前,他们会不择手段的生存下去,会不择手段的解决竞争对手。”

    “如赤暴珏这样的废物,按理来说,其他的皇子根本不会把他看在眼里,他更没有成为其他皇子威胁的资格,因为就算赤雷霆是脑子抽风,也不可能去宠他,更不可能立他为储君。如此,他对于其他皇子来说还有什么威胁?”

    “皇家如果有这样的废物,那么这一辈子注定就只能在自己的府邸里吃着皇家的俸禄潇洒自在的活下去,但我搞不懂,赤暴雷为何会陷害赤暴珏这样的人?是不是因为他发现了什么,就比如说其实赤暴珏很有心计,他一直在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企图在将来一争储君之位?所以,赤暴雷才想要害他。”

    听完湛天书这番猜测和推论,姚光说道:“你说的这些关于皇室成员之争的这些事,以前我在家乡的时候,经常在电视剧里看到,我看了很打瞌睡。”

    “还有那什么后宫中的女人们打扮的花枝招展相互间勾心斗角、争来争去,就跟动物世界里的那些动物一样,都渴望着跟皇帝一起睡觉,寻求繁衍,偏偏她们还要把自己搞的好像是世界中心一样无比伟大,但这其实跟妓院里的那些女人差别并不是很大,一个个嘴脸都非常恶心,这辈子也就只有那点追求……这些皇宫里的事情,我都在电视剧里看过,但是我对这些没有一点兴趣。”

    “不过我搞不懂,龙儿她为什么会喜欢看这样的电视剧。”

    湛天书笑道:“这些阴谋诡计,权力与利益的斗争,确实很恶心。但在看任何事情的时候,你要根据你目前所处的实际位置的角度来看,而不是站在一个神的高度,甚至是站在宇宙的高度来看,如果你站在这样的高度来看,什么国度的权力斗争、利益斗争,或者是皇宫中一群求皇帝睡的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这些自然就只是一些愚蠢无知的凡人被禁锢在属于他们的那个小圈子中,还没有看一群蚂蚁打架有趣。”

    “但实际上,当你站在这样的高度去看待这些人和事的时候,你自己本身却没有达到这种高度。而我想要说的就是,就算你的心有那种高度,但是你的人也得慢慢的一步一个脚印的往上走。”

    “因为,你现在不是在跟站在宇宙高度的神打交道,而是在跟神眼中的那些愚昧无知的凡人打交道。你还没有跳出凡人这个圈子的实力,那么你就是一个凡人,所以,你得学会如何跟这些凡人打交道,并且还要与他们勾心斗角,你要清楚,即便是神明眼中愚昧无知被禁锢在小圈子里的凡人,那也有能伤害到现在的你的能力。”

    姚光没再说话,他只是将湛天书的这番话牢牢记住,觉得有些道理,随即蹲下身开始检查赤暴珏目前的情况。

    片刻后,姚光开口说道:“他体内充满剧毒,表面看上去无伤,但其实五脏六腑的损坏很严重,浑身骨骼也多数断裂。”

    湛天书问道:“你要救他?”

    姚光拿出一颗混沌级的丹药塞入赤暴珏口中,说道:“他毕竟是赤暴雷的儿子。”

    湛天书不明白姚光这话的意思,问道:“你有什么目的?”

    姚光说道:“我不是想要攀附谁,只是他对我来说还有用。”

    姚光自然不会告诉湛天书他需要用拥有赤雷霆血脉的后代来为赤老重新炼制躯体的事。虽然很早以前他就在落云山收下林王赤暴林的尸体,但为预防万一,保险起见,他决定还是要多准备一份材料。

    所以,赤暴珏对姚光来说就是一种可能会有用的材料。

    只是现在姚光还有件事需要从赤暴珏身上去确认,所以他才会救他。

    这时那颗混沌级丹药的药力已在赤暴珏体内散发,他体内正在疯狂蔓延的毒素得到稳定,随后姚光将他从地上扶起,拉过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说道:“我们走吧。”

    ……

    天逸酒店。

    见姚光归来,已等候多时的苏灵音急忙迎上去,“老公,这大晚上的你去哪了呀?还有,你怎么还带回来一个胖纸?”

    舞天姬走过去对被姚光扛在肩上的那个胖子一番打量,讶然道:“这不是九星神国的七皇子?你是从哪里把他弄来的?”

    姚光说道:“这事之后再说,天姬,麻烦你帮我找一间空房子,不要客房,杂物房就行。”

    时过须臾。

    在天逸酒店后院的一间杂物房中。

    姚光面无表情的看着躺在木板上的赤暴珏,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此时夜已深,其他人都已经休息,只剩下苏灵音陪着姚光。

    “老公,你对着一具尸体发什么呆?”

    姚光说道:“再等等看,我有件事需要确认。龙儿你要是困了就先去睡吧。”

    苏灵音打了个哈欠,说道:“那好吧,你记得早点来睡,没你当枕头,我睡不好。”

    “嗯,龙儿晚安,我忙完就来。”

    “老公晚安,么么哒。”苏灵音上前一吻,随后转身离去。

    ……

    赤暴珏的伤其实很严重,可以说是必死之伤,他的五脏六腑早已腐烂,再加上他本身只有筑基后期的微末修为,只比不是修道者的普通人强上一点,面对这样的伤势,再多的混沌级丹药都救不活他。

    但是,在赤老留下的那些书籍中有提到过,说是赤雷霆在年轻的时候服用过造化果,因此,他的亲生子女也会拥有一定的造化之力。

    造化之力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力量,姚光并不清楚,但光是听名字就知道这不是一种简单的力量,不然也配不上“造化”二字。

    所以,姚光想要从赤暴珏身上确定的那件事就是想看看做为赤雷霆后代的赤暴珏到底有没有造化之力。

    之前他给赤暴珏服下的那颗混沌级丹药,只能起到排毒的作用,但就算毒被排尽,如果不修复伤势,赤暴珏还是会死。

    姚光并不知道赤暴珏会不会死。

    看上去,他是必死无疑。

    但姚光仍是想试一试他身上到底有没有造化之力。

    时间过去很久。

    夜更深,安静等候的姚光已经有了些许睡意。

    此时赤暴珏已经彻底没有了生息,心脏停止跳动、血液停止流动、无呼吸无脉搏,原本微热的身体已经冰凉,便不再是身体,而是尸体。

    姚光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因为他继承的赤雷帝血脉很薄弱,所以他才没有造化之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