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行走的灵气银行 > 第十九章 冷处理
    苏渠这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忙拎着麻袋拖着儿子往家走。

    同时他懊恼自己太大意了,怎么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麻袋还失口说出来了呢,这不亚于抱着狗头金吆喝着让人来参观。

    简直就是主动给自己找麻烦!

    等他父子俩进屋了,李大妮还两眼冒绿光死盯着那扇薄薄的木门。

    吴医生冷笑道:“那就是你嚷嚷着养废了的孩子,人家出息大了!

    别想着打歪主意,不说镇上护卫队巡逻多少圈,被抓住滋事全家流放;单是神的眷顾,谁想打小牧的主意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人群中不少人私下都信奉着各种神灵。

    尽管教义不同,但所有教派都有一条——对神眷者要虔诚尊崇,他们代表神的意志。

    多数被欲望激起冲动的人听了吴医生的话顿时像浇了盆凉水,立马回过神来,为了口吃的没必要冒这么大风险。

    神罚什么的有点虚无。

    严管下的工业区所有人最害怕被护卫队流放全家,那意味着一家老小会被扔到荒野上去。以前有不少混混尝试过挑战权威,然而下场极惨,护卫队让全镇人参观行刑——登上高墙,直接将审判有罪者扔下去!

    几十米的高墙,扔下去几乎当场摔死。

    有命大的被树枝阻挡坠落草丛能捡条命,但都身受重伤,只能躺在墙下等死。

    通常过一夜后,墙下的尸体或不见或直接变成白骨。

    近几年更有传闻,荒野上狼群肆虐野人横行,镇民更不敢挑衅严格的法规。

    为了几口好吃的搭上命?

    能实现温饱的人们不会疯狂到这种地步。

    但消息传出去之后,依旧有不少人动了歪心思,比如说镇上最有名吃身体饭的头牌,她就在琢磨到底是苏渠好诱惑还是苏小牧更容易下手。

    吃肉倒是其次,若能抱上大腿再往上爬爬,以后有的是好处!

    “今天下午有休班的回工厂,说镇中学被震垮了还刮了飓风,我一听赶紧换了个班坐车回来,刚进家门发现你没在要出去找人打听,结果那女人就进来了。”

    苏渠一进门先仔细看了儿子一遍,确定没有伤还收拾的更干净利落这才放心,“小牧,我先跟你说最重要的事。

    若是你能考上高中最好不过;

    要是考不上,我寻思着用给你攒的学费买个名额,去农业区!

    你做好心理准备。”

    苏小牧把屋门锁上,听到他语气严肃说这个顿时一脸懵,“为什么?”

    “工业区可能要出大事!”苏渠压低了声音,生怕隔壁有人听到,“地震是昨天上午发生的吧?

    今天下午,高墙塌了一个洞!

    我听正好路过的同事说,他在没戒严之前去瞧了一眼,像是人为的!而且从守城军那边透出来口风,荒野上有许多流民,他们在试图靠近高墙,不知道究竟打什么主意。

    我回来的路上看见镇上护卫队赶过去了,估计是增援镇守。

    听公共汽车司机说,71区大概还要派军队过来。

    常言道天灾人祸,又是地震飓风又是高墙被攻击,我担心真的要开始动乱了。

    如今荒野上很不太平,我琢磨着你要是能去城市读书最好;不行的话,我们攒的钱只够送你偷渡到农业区,那边靠近城市最起码比这边安全。

    刚才吴医生说什么神的眷顾,你是不是认识达官贵人了?有没有可能把你带到城市里去?”

    苏小牧认真想了想,从本体记忆中总结苏渠为人可靠也有点见识,否则也不会在这种大环境下还坚持培养孩子的想法。

    因此对他不需要隐瞒太多。

    “再忍耐一周,等我中考完咱们一家就能去城市里了。”苏小牧见他惊诧的模样微微一笑,将这两天的经历删减一部分简单讲了一遍。

    没想到在自己认知外还有这么神奇的事情,苏渠听完好一会儿都觉得自己在做梦。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儿子居然也成为罕见的灵武者更加入了神秘组织!

    缓了好一会儿,苏渠悄声问道:“能把咱们一家三口都带到城市里去,还同意你半工半读,这么好的待遇是不是工作有很大风险?”

    “也不算大吧,毕竟我只是医系没什么战斗力,队友会保护我的。”苏小牧考虑一下含糊道:“还有个秘密,除了你谁也不知道。

    我有个隐形能力,接触其他灵武者就有机会借用他们的能力。所以我也不是那么菜,自保还是能做到的。”

    之所以加这么一句,主要是他想着以后很有可能会在父母面前具化出枪支或者催化植物。

    提前打个预防针能省很多口舌,也就不需要编瞎话了。

    “这个能力确实需要保密。”苏渠微微皱眉,“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也算是你的一张底牌。

    既然如此我就不担心了,明天一早我得坐车回去上班,早点休息吧!”

    从麻袋里拿出几颗面包果,苏小牧自己啃了一口,扔给父亲两个,“先吃点零食垫补垫补,我打地铺。”

    “那怎么行?老老实实睡你的床,我睡地上。”苏渠接住面包果闻了闻,一股从未闻过的香气直扑鼻翼。

    小心翼翼咬了一小口,香甜脆爽的口感让他不可思议的睁大眼!

    这是活了三十多年,从未尝过的美味!

    一小口一小口咬着吃完面包果,苏渠忍住了舔手指的冲动,然后仔细把另外一枚面包果揣到兜里。

    苏小牧:???

    “太好吃了,我给你妈带回去尝尝。”苏渠忙解释道。

    苏小牧嘿嘿一笑把麻袋里的东西倒出来,一堆面包果叽里咕噜滚了满地,“随便吃,把果核留下就行。我不是说了能随机借用些能力嘛,明天我还能种!”

    “那……”苏渠忙把果子捡起来,“那也不吃了,尝过味道就行。这么好吃的东西,卖给守城军能换不少钱财。

    咱们去城市里肯定有很多需要花钱的地方。

    最起码得租房子交学费,一日三餐也得花钱。我跟你妈一直在工厂做流水线工人,没什么技术含量,万一在城市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工作就得吃老本。

    我们计划着你自己的开销,那才多少钱。现在要变成一家子的开销,必须得节省。”

    苏小牧鼻子一酸,有点羡慕这个世界的苏小牧,羡慕他有这么好的父母。

    “以后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我会挣钱养你们的!”苏小牧拍拍胸脯道。

    苏渠颇感欣慰的笑着把东西收拾好,“你啊,最重要的是安全;其次要努力学习。

    爸妈还年轻呢,不用你扛起这个家。有这份心我跟你妈就很高兴了!赶紧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没拗过苏渠,苏小牧只得睡在床上,熄了灯翻了个身他小声道:“明天一早我跟你一块去工厂吧。

    镇上护卫队少了一多半,也不安全了。

    今天这些东西一暴露肯定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再加上没有地方上课,我可以在工厂自己学习,等中考的时候再回来。

    冷处理一下今天的事,可能会比较好。”

    黑暗中沉默片刻,苏渠若有所思道:“这样也好。

    工厂对工人管理很严格,我跟你妈肯定是要继续在那边上班的。这个时候你自己在镇上也不安全,不如咱们一家三口待在一起。

    万一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父子二人又商量了一下具体安排,结束后不多时,黑暗的房间中响起苏渠平稳的呼吸声。

    苏小牧依旧没有睡意,想想明天就要见到真正的工厂区模样,一时有些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