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行走的灵气银行 > 第二十章 快跑吧!
    高墙上有守城军,他们都是灵武者还是像张江利所说被增强身体素质的武者?

    说起来,今天遇到接吴小霞的那个热情军官也是守城军,也就是说她没能进入守望者。

    中级治愈术不够格?

    不对,苏小牧立马否定了这个想法。

    以医系的稀少程度来看,自己只是低级就被三家关注,吴小霞是中级没理由不分配到最需要的组织。

    那就是她没通过军方的专业测试;又或者审核没通过?不会是她娘俩捡废品偶尔偷东西的事暴露了吧?

    苏小牧胡思乱想着,慢慢进入梦乡。

    “嘶……舒服!”睡梦中,一股柔软涓流游走在全身,苏小牧顿时舒服的一哆嗦醒过来。

    远处传来打钟声,又是夜里十二点整。

    美梦被打扰,他一点都不恼火反而美滋滋去业务大厅点开账户余额。

    “1098?!”苏小牧看到刷新的数字,当场懵了。

    惊喜了好一会儿,他点开客户信息查看他们的余额。

    果然,木灵人账户余额居然有一万多。

    原来还可以这么操作?

    苏小牧目瞪口呆,她这是左手倒右手,把贷款账户里的先天灵气灌入身体随后立马存进储蓄卡,以此达到冲刷火魔烙印的目的。

    也不知道她这么倒有没有效果。

    突然有一千多收入,苏小牧搓搓手很兴奋。

    只是看向“治愈术(中级)”按钮下的5000标价,笑容逐渐消失。

    购买神火术(低级)和耕耘者(低级)分别需要300。所有技能齐头并进平衡发展;还是攒钱升级一个作为主要技能,这是个让人纠结的选择题。

    他想了想没贸然决定。

    反正购买只需要一个念头,等需要的时候再做决定!

    苏小牧心情喜悦退出业务大厅的时候,躺在车后座上的木灵人也翻了个身满心欢喜。

    这次进入折叠空间九死一生,但收获不少。

    最重要的是“遇到”天尊,他赐下的两枚法宝果然有用!

    自己一次次灌入先天灵气再储存起来,没有任何消耗,火魔烙印却在一次次冲刷过程中松动、逐渐薄弱最终消失。

    不仅如此,就连被未知生物抓伤留在体内连江天悦都无法彻底祛除的毒素,也被一点点逼出体外,自己已经真正恢复巅峰状态!

    遗憾的是,自己抽取完先天灵气后那枚法宝数值显示为0,只留下一句“二十四期偿还共计15000,每月1号于灵气储蓄卡内扣除本息625”就消失了,左手虎口处仅剩下一枚金色印记。

    刚才自己在等待十二点钟,看看法宝要“吞噬”自己多少灵气。

    她心中想着哪怕对半分,这枚储存灵气的法宝都很有用处。没想到一过午夜,法宝内显示:6月17日利息-1020。

    换算下来仅是当天储存灵气的百分之十!

    以如此低廉的价格得到无限存储灵气的高回报,她忍不住在心中再次感恩天尊。

    另外一件大事,自己招募了一个天资不错重情重义的医系新成员!

    虽然帅弟弟目前只是低级,但凡是自主觉醒的灵武者在经过特意培养后,九成都有晋升成长空间。

    各种好事叠加到一起,让木灵人的心情舒爽到极点。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享受汽车轻轻颠簸带来摇晃感,并以此助自己入眠。

    夜更深了,静谧中似乎整个世界都睡着了。

    “砰!”突然一声枪响划破静夜。

    苏渠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穿衣服随手拿起墙角的木棍,一脸警惕神色。

    “发生什么事了?”苏小牧从睡梦中惊醒,懵了一下立马具化出小手枪。

    远处似乎有怒吼声、打砸声、女人的尖叫声,混杂在一起让从人打心底觉得害怕。

    隔壁也被惊醒了,孩子在哭女人惊慌失措阻止男人去凑热闹。

    “刚才是枪声。”苏渠迅速穿好衣服,将紧要东西收拾好放在身边,低声道:“镇上可能出乱子了,不知道护卫队能不能镇压下来。”

    苏小牧也赶忙收拾,随时准备跑路。

    “咚咚咚!”就在这时,后门突然被敲响!

    苏小牧警惕的靠过去,低声问道:“谁?”

    “是我啊,出大乱子了!”门外是姜有财气喘喘惊魂未定的声音,“街上已经不安全了,我从后墙翻过来的!”

    苏渠拎着木棍站在门后,示意儿子开门。

    苏小牧右手拿着枪自然垂下隐藏在黑暗中,然后打开一道缝。

    黑夜中只能看到后院里站着个胖胖的身影,他浑身微微颤抖正东瞧西望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你们快点收拾东西跑吧!”姜有财颤抖着声音努力压低凑在门口道:“前街的粮油店被抢了!

    我听见动静出门想看看情况,没想到那伙儿人穿着一样的衣服都蒙着脸,把胡老板打死了!

    趁他们哄抢东西我赶紧回去让大辉藏起来。

    本想着找护卫队去,没想到护卫队大门敞着,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副队长死在门口,身上的配枪没了!

    我一想你们爷俩可能也要被抢,就赶紧跑过来报信。那伙儿土匪杀了人又有枪,太危险了!”

    一口气说完,姜有财听到街上越来越近的打砸声浑身抖得更厉害了,“完了完了,东边起火了,他们在放火!”

    苏小牧打开门,果然东面隐约有火光。

    “现在最安全的是工厂区,那边有足够的护卫队镇压暂时乱不起来。”苏渠扛起收拾好的麻袋,拎着木棍走出来,“老姜,你跳过来的?”

    有人壮胆姜有财明显胆子大了,指指身后,“我这身板哪行啊,从后面家属院‘借’了个梯子。”

    姜有财打头,苏渠殿后,一行三人爬上墙头又把梯子拽过去搭着下到家属院。

    “你们真打算往工厂区跑?”姜黑胖扛着梯子呼哧呼哧的,紧跑几步放回原地,生怕被人安上“盗窃”的帽子,然后蹑手蹑脚擦着墙边走,“那你们小心点,我先回去了。”

    苏小牧一脸懵逼,“你们不走?下午护卫队才派出去增援工厂区,晚上就开始打砸烧抢,这明显是有人预谋的,恐怕还有后续动作。

    你家那个杂货铺恐怕也躲不过去,叫上大辉跟我们一起走吧。”

    “不会不会,粮油店跟我家杂货铺子就隔着半条街,他们打砸了那边一路往东去了。要抢肯定一起抢了,难不成还返回来再抢一次?”姜有财神色茫然,“他们应该就是想趁机弄吃的,我那应该挺安全的。

    再说了,都有防备了大不了躲躲。

    这要是在路上遇见,能不能跑掉可不好说!”

    镇上居民多数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的披着衣服出门查看;有的打着哈欠开窗张望。

    苏渠已经去拐角处探过路了,暂时没有危险,因此招呼道:“那就一起往这边走吧,正好路过你家杂货铺,你再考虑考虑。”

    三人蹑手蹑脚挑着隐蔽小路前进;与他们相隔仅一条街的另一边,七八个穿黑衣用黑布将头部包裹严严实实的人围成圈跪趴在地上,边高低起伏跪拜边低声齐诵着奇怪的语句,像在举行某种神秘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