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行走的灵气银行 > 第二十一章 你家着火了
    “哒呼!”

    众人齐举双手抖动着轻声呼喊。

    片刻后,众人动作齐齐停止,一个个虔诚的匍匐在地,像是在认真聆听什么。

    “听到了吗?神的声音!”

    “神说,新的世界到来了,我们要统治这里建立新的神国!”

    “烧毁旧的枷锁,在火光中迎来神的降临!”

    ……

    七八个人齐齐起身,再次走在街上却是眼神呆滞行动机械,似乎整个人包括神智都变成了牵线木偶。

    河林镇的夜漫长且热闹起来。

    遥远的71区聚集地城市,一栋威严高耸建筑物内,光线昏暗的地底突然响起苍老的声音,“工业区……河林镇……波动异常。破冰组行动。”

    坐在高背红金丝绒椅子上打盹的老妇人慢悠悠抬头,“啪!”打了个响指。

    壁炉中只剩散发出淡淡红光的余烬再次燃起熊熊火焰,驱赶走空旷房间里的黑暗,她嗓音温柔道:“一组刚回来,新出现的折叠空间已经崩塌了。”

    “刚刚……波动异常。破冰组行动。”墙上黑色画框中镶嵌着一副色彩瑰丽的油画,背景是绚烂海洋和星空,一张造型夸张画着青色眼影、蓝紫色腮红、艳红色嘴唇的脸从画中凸出来,像是努力挣脱却未成功一般。

    画像中的烈焰红唇一张一合,苍老声音重复道:“破冰组行动。”

    老妇人慢条斯理戴上金边圆眼镜拿起钢笔,嗓音温柔,“知道啦知道啦,破冰一组还没走远,我让他们回去就是了。”

    “晚安。”画像再次张合,然后吹了口气。

    壁炉中刚开始燃烧的火焰顿时彻底熄灭,黑暗再次弥漫。

    “老姜,你家着火了!”用建筑物遮掩身形探头探脑的苏小牧突然轻呼了一声,动作迅速蹿了出去。

    姜有财一听也顾不上害怕了,撒丫子狂奔;苏渠紧随其后。

    熊熊大火包裹了整个杂货铺,又向两边民房蔓延。

    铺子虽然是砖房,但里面货柜全都是木材,想救火根本无处下手。

    隔壁邻居都匆忙找水扑灭自家的火,人来人往呼救奔走,谁也没空理会他们三人。

    “大辉!大辉!我的儿啊!”姜有财想冲进火场却被大火逼回来,急得团团转跺着脚哭喊。

    苏小牧一时也想不出办法,毕竟在河林镇水是受管制的,每个人只能定量领取。

    虽然收拾东西的时候包裹里有水,可那是准备路上喝的,只有可怜巴巴的几瓶,杯水车薪哪里救得了火。

    关于救火的办法,他以前学习的办法在这里现实条件不允许。既没消防栓又没灭火器更没沙土之类可以掩盖的东西。

    也没有能隔绝火的东西,根本没办法冲进火场救人。

    就在他们束手无措,姜有财瘫倒在地嚎啕大哭的时候,突然听到他们身后微弱的叫声,“爸,我在这儿呢!”

    “大辉?!”姜有财一听是儿子的声音,立马停住哭喊从地上跳起来,“你没事?太好了!我的儿啊,爸不该把你自己扔下呀!”

    “他们好多人来抢东西,我……我硬是把钱匣子抢回来了!”姜大辉完美的继承了姜有财的体型特征,虽然才十五岁,但吃得好长得壮,也是黑胖黑胖的。

    此时他靠在不起眼的墙角怀里抱着个一尺长的钱匣子,大口大口喘着气。

    “我儿子好样的!”姜黑胖一听笑着擦擦泪,“老姜家的种,不怂!”

    苏小牧也松了口气,幸好大辉没事,否则自己良心上过不去。

    再怎么说姜有财也是为了给自己通风报信才离开家的。

    “没事就好,咱们趁着乱赶紧走!”苏渠扛着麻袋招呼他们。

    姜大辉往前走了一步,身子一摇晃险些扑倒在地,苏小牧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他。

    “我的傻儿子啊!谁把你打成这样的?钱让他们抢走就抢走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办!”姜有财一看儿子露出来的后背,双腿一软坐在地上头脑发懵整个人都傻了。

    只见姜大辉后背插着一柄斧头,鲜血汩汩流着已经把衣服全染红了。

    “他们抢东西的时候我没敢站出来……砸东西的时候不敢吭声……烧咱家店的时候还是不敢救火。

    他们一路走,我……一路跟着。

    找到机会抢了钱匣子就……使劲儿跑!

    这可是……咱爷俩这么多年的积蓄,攒着给咱家添女人的……哪能让那帮孙子捡了便宜!

    可我……跑着跑着就觉得背上……凉凉的特别疼,我不敢停下看……一直跑到这儿等你回来。

    爸,我不行了……

    等我死了……你再找个好女人生几个娃儿……

    我妈死的时候说,有后娘就有后爹,怕你……再娶媳妇……苛待我。

    所以这么多年……你就真没找女人,以后,不用担心我了,你找个……”

    “不找了不找了,爸只守着你!

    这些钱是打算给你娶媳妇儿用的!

    大辉啊,你坚持住,爸带你去诊所!吴医生一定能治好你的!”姜有财疯疯癫癫的把儿子抱在怀里只顾着嘶喊:“这帮天杀的,我姜有财一定手刃仇敌!

    吴小霞怎么就走了呢,她在的话立马就能治好啊!”

    苏渠在一旁急得团团转又束手无措,任谁都能看出来姜大辉没救了,那么深的伤口又伤到要害处血流不止,要不是撑着口气等父亲回来,恐怕早就倒下了。

    然而几秒钟后,他的眼神逐渐从惊慌变成惊吓!

    过了好一会儿苏渠才反应过来,忙上前制止疯了一样干嚎的姜有财,“冷静点,大辉已经没事了!”

    姜有财已经听不到别人说话了,一会儿又喊又笑一会儿躺在地上打滚。

    眼看他疯了一样,苏渠上前狠狠一巴掌打过去。

    “啪!”响亮的耳光抽的姜有财脑子发懵,但没再继续鬼哭狼嚎。

    “冷静了没?”苏渠紧张的看着姜有财。

    他以前听说有些人情绪激动容易失控,必须强行让对方冷静下来,否则会得失心疯。

    这一巴掌真起了作用,姜有财大梦初醒一般看看他,再看看趴在地上的儿子。

    一行老泪骨碌碌流下来。

    “行了,大辉已经没事了。”苏小牧终于松了口气,低级治愈术慢了点但总算来得及。

    刚才看到姜大辉背上插个斧头,他就开始为对方治疗伤口了,不过速度慢伤口深,他不敢分心一心一意治伤,没能第一时间告诉姜有财。

    苏渠也是后来才看到神奇的一幕,才用受了惊吓的眼神看着儿子。

    这就是他觉醒的能力?

    简直就是奇迹啊!

    这么快的愈合伤口,能挽救多少人的性命?苏渠看的心情澎湃,突然觉得儿子的选择是对的。

    在某些时候,有他存在可以少死很多人!

    “我不是得失心疯了吧?怎么看不见伤了呢?”姜有财愣了好一会儿,伸手摸摸儿子血迹斑斑的后背,居然连伤疤都摸不到!

    伤口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我会治愈术这件事你要保守秘密,绝对不能再让别人知道;

    还有,这是伤了大辉的凶器,你留着。等镇上安定了交给护卫队,将凶手绳之以法!”苏小牧把取下来的斧子交给姜有财。

    他握住斧头的手有些颤抖,随后扑通给苏小牧跪下,“谢谢你救了大辉,这份恩情我们爷俩永生不忘!以后做牛做马报答你!”

    “不说那些,细论起来还是你先救了我们爷俩呢。咱抓紧时间离开这里,镇上要开始大乱了。”苏小牧把他搀起来,“大辉抢走了钱匣子,那群人肯定会追过来,时间不多了别再耽误。”

    从他们回来到治好姜大辉,约么十分钟左右,此时街上到处都有人在从火场里往外搬东西。

    还有不少人趁乱抢劫钱财,火光冲天中喊叫声乱糟糟的,压根没人注意到他们几个。

    姜有财背着儿子;苏小牧帮忙拎着斧头;苏渠把钱匣子装到麻袋里扛上,一行四人专捡着偏僻处走,直赶了半夜的路,才逐渐转出河林镇到了镇外。

    这里是一片仓库,白天扛麻袋的人到处都是很热闹,但到了夜里就像鬼城一样阴森森没有半点人气。

    姜有财胆小不敢走在最后,生怕像说书的讲鬼故事一样,被鬼扯了腿,又不好意思让苏小牧一个孩子打头阵,因此他硬着头皮扛着儿子走在最前面。

    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街上,他东张西望,生怕会突然冒出个什么怪物来。

    黎明的仓库区还没彻底褪去黑暗,严重的雾霾中能见度仅有两三米远。

    走着走着,姜有财突然停住压低声音颤抖道:“老、老苏,你看前面……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