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行走的灵气银行 > 第二十二章 管他是啥,准备干就完了!
    一栋栋造型奇特的仓库在雾霾中影影绰绰,像是匍匐在黑暗中的怪物,默默盯着自投罗网的人。

    “鬼?!”苏小牧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作为看过无数恐怖片还没有产生免疫力的他来说,即便是拥有灵武者的身体素质和多种能力,可心理上依旧消除不了对未知的恐惧。

    殿后的苏渠快走几步把儿子护在身后;姜有财赶紧往后跑了一小段,也躲在他身后,伸长脖子往发现“鬼”的方向看过去,同时小声道:“就在前面!”

    苏渠没见过鬼,在他认知中没见过的东西就不存在。

    所以什么妖魔鬼怪在没亲眼看到以前并不觉得害怕,现在他最担心的是那帮蓄谋杀人放火的恶棍,会不会早早埋伏在仓库区,堵了去往工厂区的路。

    苏小牧也悄咪咪探出头来边小心翼翼跟着苏渠挪动步子,边瞪大眼睛仔细盯着瞧。

    果然,雾霾深处浮现出一个“人”。

    难怪姜黑胖说有鬼,从这个距离看过去,只能勉强看清大概像个人的形状。

    “鬼”在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挪动着。

    距离稍微有点远,对方速度缓慢也分不清是在向着自己一行过来还是往前走。

    几个人大气都不敢出,苏渠拎着木棍蹑手蹑脚走在最前面;苏小牧提着斧头紧跟其后;姜有财背着近二百斤的儿子累得气喘吁吁,又被吓出一身冷汗,风一吹冻得直打哆嗦,浑身上下抖啊抖的跟在最后。

    “嗬嗬……嗬嗬……”

    距离拉近,苏小牧能听到“鬼”发出奇怪的声音,像是嗓子里有什么东西卡着一样。

    “他”靠着墙边,动作机械步伐缓慢向前挪动。

    “emmmm……不像是鬼。”他仔细观察后悄声道:“这动作姿势,更像是丧尸嘛。”

    姜有财一听更害怕了,“丧尸是什么东西?听起来比鬼更可怕!”

    苏渠将麻袋木棍递给儿子接过他手中的斧头,“不管是什么玩意儿,看起来行动力很差,咱们三个打一个肯定没问题!”

    苏小牧忙点点头。

    他很欣赏这位老爹这一点——行动力爆棚。

    管他是人是鬼还是丧尸,准备好干就完了!

    打定主意后,苏渠迅速冲上前,准备打对方个措手不及;苏小牧紧跟其后。

    急促的脚步声在静谧无人的狭窄街巷中很是刺耳。

    “鬼”显然也听到后方的动静。

    然而很出乎意料,“他”开始加快速度,以至于整个身体以更诡异的姿势机械前进。

    看到这一幕苏小牧有些疑惑,“鬼”怎么看起来像是在……逃跑?

    “他”在害怕什么?

    几米的距离跑起来也就几步的事儿,冲在最前面的苏渠猛地收住脚步,一脸惊恐看着面前的“人”。

    “哎?怎么是你?”苏小牧也看清了对方。

    这哪里是鬼!

    明明是一名身穿护卫队制服的年轻人,身上满是血迹,很显然经历了殊死拼搏。

    他的双臂耷拉着;双腿一瘸一拐;身体上的疼痛导致他蜷缩着整个人有些扭曲;更可怕的是脖子上一道伤口,虽然止住了血,但应该是伤及气管,以至于喘气时发出“嗬嗬”地声响。

    尽管不知道他的姓名,可苏小牧与其有一面之缘。

    正是昨天中午在临时指挥部带他进屋并站岗放哨的护卫队员。

    此时他一脸受惊神色靠着墙盯着自己一行,眼神中充满恐惧。

    “我是苏小牧,咱们见过的,你给我端的热乎饭菜可好吃了!”苏小牧尽量让自己语气显得友好些,并且将手里的木棍放到地上以示无害,“我们是从镇上逃出来的,想去工厂区找救援。

    你伤得很重,需要马上得到救治。

    如果你信任我,我可以给你治疗伤势。你应该从那几位长官那里听说我是医系灵武者了吧?”

    护卫队员惊魂未定的眼神死死盯着他,几秒钟后,他好像反应过来又可能是认出了苏小牧,这才点点头让他靠近。

    苏小牧双手指尖泛起浅绿色雾气,包裹住他身上的要害伤口。

    直到此时,他才知道对方的身体有多强悍!

    脖子上的刀伤应该是割喉留下的,常人挨这么一下当场死不了也得流血过多而亡,但这位护卫队员却硬生生自己止住了血!

    胸口上有两处深可见骨的伤口,像是被匕首之类的利器所伤;

    左臂砍得露出骨头;

    右手臂从上到下豁开一道骇人伤口;

    右腿砸得血肉模糊……

    总之,浑身上下的伤任何一个放到普通人身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他一人承受如此多又严重伤害,居然还能活着并从镇上一步步挪到这里!

    虽说自己一行绕了不少路;又因为姜有财背着将近二百斤的儿子实在走不快,但对方身体损伤到这种程度依然能领先,不得不说强悍至极。

    用了足足半个多小时,苏小牧才长出一口气站起身来。

    “多谢救命之恩!”护卫队员身上的重伤已经痊愈,轻伤也没有大碍了。

    伤势一恢复,他的精神状态也很快好转。

    对苏小牧行了个军礼,护卫队员真诚道:“等这件事过后,我谷立扬一定重谢恩人!现在当务之急要先赶到工厂区搬救兵镇压暴乱,几位目的地一致,请在这里等我片刻。”

    谷立扬起身分辨一下方位一头扎进错综复杂的仓库区。

    两分钟过去了。

    “他不会蹲大号去了吧?”姜有财舍不得放下儿子,又实在累得双腿直打颤,焦急道:“天越来越亮,要不咱先慢慢走着等他?万一那帮恶棍烧杀抢劫完了,往这边来怎么办?”

    苏渠摆摆手道:“再等等。我看他不是个不靠谱的人,说不定有什么急事呢。”

    “什么事能比逃命更重要啊……”姜黑胖心里焦急又没胆量自己走,只好小声哔哔。

    不多时,只听身后传来汽车的轰鸣声,苏小牧顿时一怔,“我靠!怎么就没想到呢?护卫队有车啊!咱们弄辆车开多好!”

    事实证明贫穷的穿越者也没什么优势,脑子转不过弯来呀!以前出行基本都是公交地铁;穿越过来又没看见过几次汽车,心里压根就没开车逃跑的概念。

    苏渠摇摇头,“那群人是有预谋的,电话线、汽车肯定在第一时间控制了,否则不会这么顺利。

    再说了,就算弄到车咱也不会开。”

    “那……后面的汽车声难道是追兵?”姜有财一听脸都绿了,“完了完了,跑不掉了!”

    说话间,一辆蓝白相间护卫队专用车平稳停在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