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行走的灵气银行 > 第二十三章 我看你像鸡腿
    车窗摇下来,谷立扬冲他们招手,“快上车!”

    姜黑胖都快激动哭了,有汽车代步不但能快速顺利逃到安全区域,更重要的是,总算不用再背着二百斤的儿子了!

    汽车飞驰在仓库间凹凸不平的路上,被车一颠簸,累了大半夜的几个人都有些疲倦犯困。

    为了驱散困意,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姜有财有些担忧的看着靠背上四脚拉叉的儿子问道:“小牧,你说大辉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他也醒不过来呢?”

    苏小牧揉揉脸,琢磨着姜大辉是不是失血过多才昏迷不醒,结果还没等他说话呢,安静的车里就响起轻轻的打呼噜声。

    “呼……呼……”仰面躺在靠背上,大辉呼噜打的匀称,还吧唧吧唧嘴嘟囔道,“爸,我想吃鸡腿……”

    姜有财:0_0

    ???

    打呼噜、说梦话?这特么哪是昏迷不醒,这明明是太舒服睡熟了啊!

    他顿时一脸黑线,一巴掌呼在足有五十斤的膀子上,怒吼道:“我看你像鸡腿!

    老爹我背着你走了大半夜,你小子睡得舒服了是吧?你给我起来!”

    苏小牧:……

    刚才不还父慈子孝嘛,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呢。

    姜大辉挨了几巴掌跟挠痒痒一样,揉揉眼吧嗒吧嗒嘴一脸懵的睁眼四处看看,“爸,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显得更黑了!”

    “你、你、你……”姜有财气的半晌没说出话,手和腿抖得厉害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累的。

    苏渠忙劝道:“孩子没事这是大喜事,别发火了,他也挺受罪的了。流了那么多血身子肯定虚,等安顿下来给孩子好好补补。”

    “就是嘛,我差点就死了!”姜大辉刚说完就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

    自己为了抢钱匣子明明受了重伤感觉已经不行了,可怎么现在活蹦乱跳的,不但伤口不疼不流血,一觉睡醒还坐上汽车了!

    真是神奇啊!

    不过他很快就跳过这些想不通的问题,在姜大辉看来,想不明白的事就不想。

    想那么多多累啊,有那点时间还不如考虑考虑下一顿吃什么,因此他看着老爹郑重道:“我现在特别饿,咱一会儿吃点肉吧?”

    “吃你的肉!”姜有财气呼呼回道。

    杂货铺子一把火烧没了;以后镇上能不能太平还两说呢,爷俩只剩下钱匣子,也不知道要在外面飘多久,更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营生糊口。

    一切都是未知,钱一定要省着花!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等到了工厂区叔请你吃肉!”苏渠拍拍口袋笑道:“没有你爸冒着危险去找我们,我们都不一定能逃出来。这肉,咱们一块吃。”

    姜大辉馋的舔舔嘴唇,“谢谢叔!”

    “老苏你也太惯孩子了。”姜有财心情沉重道:“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不如换点钱省着用。

    对了长官,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咱们都是过命的交情了,能不能给我们透个实底?”

    专心开车的谷立扬扫了一眼后视镜,见所有人都等着自己开口,沉默片刻道:“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能告诉你们昨天晚上我的经历。”

    苏小牧换了个姿势,在两个姜胖子中夹缝生存努力让自己更舒服些。

    “昨天下午工厂区有突发状况,护卫队绝大部分人员跟着队长去增援;我们留下二十四名队员由副队长带领镇守河林镇。

    直到晚上十一点半,一切都很正常。

    我和两位队友值班十一点半巡逻,三人一组是护卫队的标配,我们开车从镇中心护卫队本部出发,顺着富源大街一直向东,路线不固定,但每条主要街道都得巡视到位。

    巡逻期间我们没发现任何异样。

    车开到五口路的时候,车胎突然爆了。你们都知道,作为工业区五个镇中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镇,河林镇阶级分布很明显。

    中心区域人少手里比较有钱工作也固定;越往外围人越多多数都是零工居住环境也很差。

    当时我们以为是轧到什么东西导致的,毕竟工业区在严管下没人敢轻易滋事更没人敢触护卫队的霉头。

    所以下车查看准备换胎的时候,并没有太警惕。

    对方大概有四五个人,在我们最没防备只关注车的时候,突然从巷子里冲出来。

    现在想想,他们故意埋伏弄坏车然后伏击我们。只是当时事发突然,对方还有……”

    谷立扬从后视镜里看看苏小牧,叹气道:“对方还有灵武者。”

    “什么?”苏小牧顿时睁大了眼,昨天晚上的乱局竟然有灵武者参与?

    “不错,普通人不会是我们的对手。”他点头道:“只有灵武者才能对我们产生压制性打击。

    他很强,几个照面就把我们三人打到无力反击后转身就走,其他人抢走了配枪痛下杀手,最后把我们扔在五口路北边的垃圾堆里。

    我的两个队友……不幸殉职,我留着一口气缓了很久才爬出垃圾堆,当时考虑到有那个神秘人在,镇上没人是他的对手,我就一路躲着人往仓库区走。

    这里有护卫队的备用车辆,相对又安全,再加上我身受重伤只能借助外力才能更快寻求支援。

    幸好遇到你们,否则我肯定坚持不了多久了。”

    他讲完以后汽车里氛围沉闷。

    其实普通镇民对护卫队印象还是很好的,他们维护着镇上的秩序,震慑着那些本性无赖的人不敢无故滋事。

    尤其是副队长,年纪轻轻还没成婚天天见了谁都笑眯眯的,如今却也成了一具凉冰冰的尸体。

    一夜之间不知殉职了多少护卫队员,像谷立扬这么运气好的恐怕没几个。

    “神秘人强大到让你们连枪都来不及开,这种人难道一直潜伏在河林镇?”苏小牧眉头紧皱,总觉得处处透着诡异怎么都想不通,“趁机作乱图什么呢?难道他不知道会招来部队镇压?还是说他已经狂妄到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姜有财咂咂嘴不解道:“有那能耐去城市里多好啊,这么个破地方倒腾翻了天也得不到什么好处,这人咋想的?”

    “河林镇确实没什么好图谋的,我也想不通对方是蓄谋已久还是临时起意,等救援赶到应该就能知道真相了。”谷立扬心情沉重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