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行走的灵气银行 > 第二十九章 三菜一汤
    苏渠面色凝重点头道:“是也不是。”

    “你赶紧说啊?到底怎么了?小牧都出事了你还花钱买什么面包果?”牧秋雪脸色突然变得苍白,“是不是……地震和飓风都是真的?

    医生让小牧吃点好的对不对?”

    眼看老婆急得眼泪快掉下来了,苏渠也不敢再皮急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把兜里的面包果拿出来,压低声音道:“咱儿子有出息了!这面包果是我卖给守城军的!小牧带回来的!”

    “啊?!”牧秋雪一时间脑子没转过来。

    她只觉得懵懵的,老公说的话听清了但没听懂,什么叫儿子带回来的?他去哪了?

    直到被苏渠拽着上了宿舍楼走到小屋门口,她闻到隐约的饭菜香味,才反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快点给我讲讲!”

    “边吃饭边说。”苏渠神秘笑笑敲门。

    苏小牧打开屋门让父母进来,又赶紧把门反锁了。

    屋里充斥着从没闻到过的饭香味,牧秋雪愣愣的看着简易餐桌上摆着的三盘菜和白花花冒热气的大米饭,感觉自己在做梦!

    “我又炒了两个菜,咱们一家三口难得一起吃饭,多吃点!”苏小牧一看到进门的牧秋雪,就确定自己这张好看的脸从哪来的了。

    这小子真会长,完全遗传了父母外貌的所有优点!

    尤其是牧秋雪那双一汪秋水般的桃花眼,自己简直就是复制粘贴来的,更是百分百还原了她白皙姣好的皮肤,自带欧皇气质。

    牧秋雪看看儿子,再看看饭菜,好一会儿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小牧,你爸说这些都是你带回来的,到底怎么回事?”

    “先洗手吃饭,我慢慢跟你讲。”苏渠给儿子使了个眼色,示意所有的事情由自己来讲。

    桌上摆着一盘冒着热气香喷喷的肉;一盘炒青菜还有一盘西红柿炒鸡蛋。

    白米饭是水捞的,捞饭水盛在盆里充当一汤,勉强也算三菜一汤了。

    一家三口围着简易餐桌坐下,苏小牧分别给苏渠和牧秋雪夹了一筷子肉,郑重道:“爸妈,吃饭。”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开口称呼父母,没有想象的别扭反倒自然极了。

    他看着母亲双手上的老茧,心中对已经不在的另一个苏小牧道:“放心吧,最起码我会替你安排好他们后半生才离开。”

    “你也多吃点。”牧秋雪眼里含着泪,心中无限幸福,恨不得把一盘子肉都堆到他碗里去。

    儿子长大了,知道父母不易了!

    之前自己每次回去给儿子送生活费,都能感觉到常年分离导致的生疏感。

    现在他坐在自己身边,不但懂事的做饭炒菜还体贴亲近的给自己夹菜,她感觉一切苦难都值得了!只要能给儿子拼一条出路,累死在工厂里都值得!

    苏小牧尝了尝,虽然炒青菜里面只放了点盐,但自己用肥肉炼油来炒,味道还是相当不错的;西红柿炒鸡蛋更不在话下。

    “爸妈你们多吃点,蔬菜不抓紧时间吃容易坏。”他边给父母夹菜边说道:“别舍不得吃,等到了城市里我保证咱们天天能吃上这样的饭菜!”

    “去城市?”牧秋雪细嚼慢咽品尝着从未吃过的美味,她甚至都不认识那是什么菜,只知道又香又嫩酸甜可口好吃极了!

    听到儿子这么说,她顿时睁大了眼,“小牧,你可别骄傲啊,我听说有钱人都给孩子花钱补习,高中没那么容易考呢!”

    “咳咳,咱小牧已经有了进城市的名额,还能把咱俩都带去呢。”苏渠笑着接过话题。

    然后把儿子给自己讲的那些再次删减,变成一个简单没有波动起伏的故事。

    关于折叠空间的任何事都没讲,怕老婆担心孩子的安危,他只说儿子觉醒成为灵武者后就被特招进了神秘组织,对方还赠送了这些食材,让他们在离开工业区之前提升一下生活水平。

    顺便讲了镇上发生的事,惊险部分全都剔除了,免得她受惊吓。

    饶是如此,牧秋雪还是觉得后怕,同时又担心儿子加入“夜猎人”会不会有危险。

    得知他有除家人外无人知晓的秘密底牌后,牧秋雪才稍微放下点心。

    一家人吃饱喝足,苏小牧用自己磕出来的果核向她展示自己“借”来的神奇能力后,牧秋雪直到坐在工位上开始打包,脸上都还洋溢着幸福笑容。

    车间里女工们早就八卦了苏渠给她花高价买面包果的事,一个个羡慕的要死,也不难理解她为什么一下午脸上的笑都遮不住。

    换做是她们,也得乐呵好几天呢!

    倒是小组长心情很不爽,拿着面包果走来走去,话题却抢不过牧秋雪,毕竟她还一口没舍得吃,人家已经绘声绘色描述过美味奇特的口感。

    她只能再次把话题换成中午吃的萝卜肉丝饭,夸张的描述萝卜炖的多入味;肉丝又是多么香;粗粮饭里的米粒有多好吃。

    牧秋雪全程带着笑意,她人坐在这里工作,心早飞到从未见过的城市里去了。

    幻想那里会是什么样的景象;又考虑自己该找份什么工作;还琢磨着儿子的工作会不会有危险……

    上班时间的工厂区只有各种机器轰鸣声;工人们在车间里忙碌着;上夜班的人还在蒙头大睡。

    姜有财和儿子闲的无聊又坐不住。

    他在担忧镇上的情况,自己毕竟是靠做小本生意生活的,一旦失去杂货铺以后的生计就成了大问题。

    人家苏渠两口子一直在工厂上班,即便是河林镇全灭了都没有太大影响,更何况人儿子有出息。

    自己儿子……

    姜有财心烦意乱瞅了一眼,大辉倒也跟自己一样坐立不安,心里稍微有点安慰,不管怎么样儿子也知道为生计发愁了;

    而姜大辉此时坐不是站不是,躺着也不舒服,他一直在心里琢磨,中午苏叔送来那么大一块肉,老爹就让吃了两口。

    自己就去撒泡尿的功夫,他能把剩下那些肉藏哪呢?

    怎么哪都找不到了呢?

    难不成,老爹全吃了?

    姜大辉这么想着,眼神偷偷瞄向老爹,正好跟姜有财的眼神对上。

    姜有财一拍大腿笑道:“不愧是我儿子,想到一块了吧?咱爷俩身强力壮的,哪能找不到挣钱的法子?走!跟爸一起扛大包去!”

    “哈?”姜大辉一脸懵逼,“爸,你也太黑了吧?不给肉吃还让我扛大包?你是不是给我找后妈了?”

    姜有财跳起来给他脑瓜子一巴掌,“我给你找个屁!今天不扛大包赚钱,晚上没饭吃!除非你能像人家苏小牧,给爹妈争光又有本事弄肉吃!”

    “阿嚏!”苏小牧打个喷嚏揉揉鼻子,心中认真的打腹稿准备发布第一条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