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行走的灵气银行 > 第三十一章 天尊救我!
    “几乎是瞬间秒杀,立马就卖出去了?”张江利看着公告栏里已售字样,心中略感失落。

    自己一天勤勤恳恳才能攒一百左右,有人能立马出手购买价值1000的物品,说明对方若不是比自己早拜入天尊门下,就是等级比自己高得多。

    秦旭都比自己高一个等级呢,低级灵武者在天尊那里应该上不了台面吧?

    若非天尊有颗怜悯仁慈之心一视同仁,恐怕都不会搭理自己这个蚂蚁一样的弱者。

    该怎么才能晋升,这是个问题……

    吴小霞忿忿的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声不吭生闷气。

    她心理太不平衡了!

    本以为军方会重视自己,安排个万人瞩目的职位,没想到坐了一晚上的车好不容易到地方了,竟然把自己安排在一个又破又矮的家属楼里,房子只有一室一厅!

    这还不算,安排的工作居然就在隔壁医院当普通外科大夫,只管治疗外伤。

    那个凶巴巴的上司还说自己能力有限,每天只分配最多十例患者,让一起工作的其他大夫多担待。

    我吴小霞堂堂的天选之子天尊门徒,是来给那些普通人治伤的吗?我是要建功立业让所有人都臣服的!

    “霞儿,城市里真好啊!”寡妇二桂直接推门进来,睡眠不足略疲惫的脸上挂满笑容,“不限量用水,有凉的有热的;还有明晃晃的电灯!

    刚才在路上看到那么多高高的楼,还有好多汽车,人家城市人穿的衣服布料都没见过!

    对了,楼下还有那么多卖菜的、卖吃的,哎哟哟我都叫不上名!肉也有,挂满那么大一片,都不怕别人抢!

    快把钱给我,我去给你买好吃的。”

    吴小霞躺在小卧室单身床上,随手一扔把一卷钱抛在地上。

    二桂也不生气,上前一把攥在手里一张张展开数了数,脸上划过一丝不满,“糊弄你娘呢?怎么只有两千块钱?你是不是私藏了?”

    “藏个屁啊藏?”吴小霞猛的坐起来,一双通红眼睛瞪得像要吃人,“我一个月就三千块钱的工资,预支了两千块都给你了,还不知足!”

    二桂从没见过女儿这么暴躁,她往后退了两步看看手里的钱,用夸张的语气道:“三千块?我闺女堂堂的灵武者,一个月就给三千块钱工资?我找你们老板说理去!”

    刚要冲出去,她又想起大的分不清方向的医院和那么多穿白大褂戴口罩的人,一时也没了勇气,只得撇撇嘴小声埋怨,“真是不给乡下人活路,他们肯定是看咱们从外地来的,欺负人呢!”

    吴小霞一时嫌弃分给的房子小;一时又埋怨安排的工作不重要;一时想起天尊的其他门徒;一时又看到有人眼睛不眨花1000买下一瓶种子,心里又气又恨又嫉妒。

    “我说霞儿,他们看不起咱,咱可以自己想办法呀。”

    二桂眼珠一转有了新主意,市侩的笑容再次挂在脸上,压低声音道:“我看你上班时间不长,那就等下班了咱自己在家给人治伤!

    城市人可比镇上人有钱多了,只要名声打出去,还愁没钱?到时候咱也买大房子大汽车,什么金戒指金项链好看衣裳,有钱了啥买不到?”

    她的一番话让吴小霞想起来的时候在汽车里看到的那些高楼大厦、橱窗里漂亮的裙子和闪闪发光的首饰。

    越想她的眼神就越迷离起来,恍惚觉得所有美的、好的东西就该由她来享受,那才是天选之子应该有的待遇!

    吴小霞若有所思点点头,“就照你说的办!总有一天,我会把那些看不起我的人踩在脚底下!还有天尊,我要让他知道我才是最值得培养的那个!”

    得了女儿肯定的口信,二桂心满意足美滋滋的攥着钱下楼买食材,与此同时她在考虑赚了钱以后自己要不要也找个小白脸?

    听说城市里的年轻人花样多可会玩呢!

    “木主管,你确定这样能行?”林度把车停靠在农业区最边缘的小镇上,一脸凝重看着她,“虽然咱们夜猎人信仰自由,可你得知道市面上那些神啊仙啊的,都是假的!”

    双胞胎兄弟俩倒是很放松,对他们来说,主管从来不坑人,主管说啥是啥说啥信啥,这就叫榜样的力量!

    木灵人沉思片刻回道:“这样吧,我先把你们引荐过去。

    至于要不要相信,你们自己看情况做决定。”

    林度点点头,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力;双胞胎兄弟也默契点头,他们相信木主管的判断力。

    “一次就是仨客户,变身实习销售的小姐姐办事效率惊人昂!”苏小牧看着她名下二级客户三个名字都变成可召唤状态,兴奋的搓搓手,然后按下按钮。

    “拜见天尊!”木灵人毫无负担行礼,双胞胎兄弟也紧跟着有样学样。

    唯独林度,站在原地一声不吭眯着眼打量宝座上的人影。

    苏小牧皱皱眉,看来是个硬茬子不好糊弄。

    要不要利用威压让他服从?

    正想伸手去调节大厅设置,低头一看资料,他顿时乐了,“呵……林度,你最多还能再活三天。

    若不是心存怜悯,木灵人请求我庇护你的时候,我不会同意的。

    毕竟,你身上的恶魔已经深入骨髓了。

    它每天都在你的耳边窃窃私语,让你对鲜血越来越渴望。你已经偷偷尝过人血的味道了,不是吗?”

    恶魔?!

    只剩三天时间?!

    木灵人和双胞胎兄弟不知真假,闻言惊诧的看向站在一旁的林度。

    听到对方以轻松口吻说出自己的秘密,林度额头开始冒出冷汗。

    他从两年前开始就总能听到充满诱惑的声音,为此暗中找了各种灵武者,却连根本问题出在哪里都不知道。

    无论是工作忙碌中的白天还是休息睡觉的黑夜,他都在死死抵抗,纯粹依靠毅力抗衡那个充满诱惑的声音。

    然而单纯的抵抗并没有什么用,去年开始他胸口处出现一个隐约的脸庞模样,林度很害怕却又不敢对任何人讲。

    最近那个脸庞越来越清晰,就连灵魂体上都能清晰浮现出来,那是个似人非人长着一双长角的怪物模样!

    能一眼就看透我的秘密,这位天尊究竟是何方神圣?

    再联想到之前木主管所说自己身上火魔烙印被清除的经过,他坚定的内心开始动摇。

    几秒钟后,林度再也抵挡不住对清除恶魔的渴望,扑通跪下,“求天尊救我!

    我……我确实喝过人血。

    就在三天前,实在抵挡不住诱惑就去医院以调查的名义买了一袋血,分三次喝完了。

    我没有伤害任何人……”

    “嗯。”苏小牧低头凝视他的个人资料,依旧淡淡道:“有两种解决方式,你考虑选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