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行走的灵气银行 > 第三十六章 他们都死了
    “这是什么东西?干嘛跟着我!”被箭头直指头顶的人顿时慌神,想要躲避却发现不管怎么摆动,那枚亮闪闪的箭头始终跟着自己,如附骨之疽。

    广场上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得到指示的护卫队员上前将箭头指着的人带出人群。

    “盗窃,小金额。”

    “出售物品缺斤短两。”

    “剥削工人。”

    ……

    林度按照箭头明亮程度不一,从最暗的人开始解读。

    不得不说工业区的严管深入人心,大多数人并没有敢犯罪的念头,因此第一批大约五千人中仅有二十多个被指出来的。

    “医生?”他停在第二排一个戴口罩的男人跟前,微微眯眼解读道:“掺杂出售假药。”

    立即有护卫队员上前将其擒住。

    广场上无罪的人听了以后都觉得不可思小声议论道:“吴医生?怎么会呢,他那么好的人!”

    “没看出来啊,平时挺和善的居然卖假药!”

    “啧啧,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

    最终吴医生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

    只不过工厂区没有设立监狱,凡是被判有期徒刑的人都会被送往某些特殊工厂工作。在严密监视下,一天工作至少十二个小时,有些人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

    林度依旧挨个解读,直到箭头亮光闪闪的四个壮汉身前,他冷哼一声道:“抢劫、杀人、放火焚尸,昨天晚上的惨案一多半是你们做的!”

    “咔嚓!”临时护卫队长拔枪上膛,怒气冲冲指着他们喝道:“如实招来!”

    四名壮汉互相看了一眼,留着络腮胡子满脸横肉的显然是小头目,他拿出泼皮无赖的架势冷笑道:“你说是我们就是我们啊?证据呢?仗凭着你们是城市人就血口喷人啊?”

    “我就是证据。”张天明上前一步,冲几人吼道:“说!”

    蒲捷眼神一亮笑道:“‘咆哮’还可以这样用?难怪说夜猎人啥事儿都能管,他们真是把自己的技能玩出花儿了。”

    “这技能附带的灵魂震荡就是灵武者都难以抵挡,几个泼皮无赖而已,吓尿了吧?”江天悦轻轻踢了下蒲捷,“你要是能觉醒个‘咆哮’就好了,上阵前吼一嗓子砍起来都省力气。”

    蒲捷白了他一眼,“你家开超市卖技能不?觉醒还带挑挑拣拣的?”

    首当其冲被“咆哮”正面击中的四个壮汉早就成了软脚虾,一屁股瘫在地上拽都拽不起来。

    一个个像是经历了酷刑一般,痛哭流涕抢着交代。

    “拖下去,挨个做笔录。”临时护卫队长见状一挥手示意属下分开审讯,以便得到更多更详细的情报。

    无罪者被带离广场,下一批排着队走上前。

    二楼观望的齐飞白眉毛一挑,奇怪道:“林度升级了吗?一次审判五千人都不需要休息,这就开始第二波了?”

    “对啊,我记得审判者很消耗灵气。按理说,他应该没多少灵气可以使用了才对,真奇怪……”丁离挠挠头也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鉴于木灵人跟顾苍羽的关系,破冰一组和夜猎人各成员都很熟悉。

    眼见林度审判完第二批没有丝毫停歇,又要开始第三批的时候,就连顾苍羽冷如冰山的脸上都浮现出一丝诧异神色。

    “老林,累不累?要不要歇歇?”旁观的木灵人也小声询问道。

    平时能一次审判七千人就是极限了,还从未出现过能日万的情况,她也担心对方太累。

    林度笑着摆摆手,“完全不累。以前坚持不下来是因为灵气衰竭,现在我的储存法宝里有大量余额,用完了直接取就行。至于精神力,我还真没觉得半点疲累。

    木主管,还得多谢你的引荐!

    你不是说还有个交易平台可以用余额购买所需吗?遇到什么想要的,我给你买!”

    “一听就是大款。”张天亮啧啧道:“我穷的啊……以后恐怕还得靠你们接济。”

    林度哈哈一笑,“没问题,余额不足我借给你。”

    “诶?怎么到了我们兄弟这里就变成借了?不送啊?”张天明调侃道。

    “你又不是我的引荐人……”林度若有所思道:“咱们是不是也可以做引荐人?要是能按照这个模式发展下去,能造福不少人呢!”

    木灵人点头道:“我引荐你们的时候先向天尊祈祷,经过他允许才带你们去的。如果你们也想引荐其他人,我建议事先祈祷请示一下。天尊一直推行仁善,只要推荐的人品没问题,他应该不会拒绝庇护。”

    说话间第三批镇民已经就位。

    林度再次上前进行审判。

    “嗯?走私?”解读到第三个被判有罪者身边,林度微微眯眼道:“往来于工厂区和河林镇的司机,你走私了什么东西?”

    公共汽车司机浑身颤抖,他一直以为自己做得很隐蔽,没想到才第二天就被查出来。他哆哆嗦嗦回道:“就……就是些肉,长官,长官我只是太缺钱了,我没犯大错啊长官!”

    他说着跪下乞求,直说自己只是为了赚点钱花。

    林度微微皱眉,用眼神示意张天明上前,“有点奇怪。从指示来说,他的罪过确实不大。可按照他所说只是些肉又不太对,我看不清他走私的是什么东西,像是被一团灰雾遮挡住了,以前从没见过这种情况。”

    张天明点头表示明白,当即咆哮道:“说实话!”

    “长官我说的都是实话!”司机吓得尿了裤子浑身哆嗦瘫在地上,鬼哭狼嚎道:“我就为了挣点钱,昨天准备发车的时候,有个护卫队员找到我说他从荒野上打猎弄了点肉……”

    护卫队员?

    堂堂的护卫队员会为了点钱走私?

    几人交换个眼神,没打断司机,任由他交代道:“他便宜卖给我,我自己都没舍得吃啊!把肉放在行李袋里运到镇上,我趁着班车休息的时间,扛着去地下赌场。镇上那些孩子们多自己不用上班,有钱又有时间的人都喜欢赌两把。

    我知道他们有钱买肉吃,所以……就直接拿过去了。

    总共十斤肉,我花了三百块钱收来的,转手卖给那些人一千块。他们……他们当场就把肉煮了,说是要边赌钱边吃肉。我拿了钱就走了,后来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买你肉的都有谁?”林度觉得那些肉有蹊跷。

    先不说护卫队会不会为区区三百块钱铤而走险,单是自己根本看不清交易的是什么东西,就已经有怪异了。

    司机脸色苍白,整个人几乎要精神崩溃,“我……我今天早上才知道,他们都死了!张老大、唐小三他们……”

    “就是那些黑衣人,活活累死的黑衣人。”听到名字,木灵人眉头紧皱轻声道。

    二楼会议室中异常安静。

    顾苍羽微微抬头,大兜帽下露出光洁白皙的下巴,“这就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