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行走的灵气银行 > 第四十章 好大的鸟!
    “小悦,想什么呢?大清早就开始发呆。”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丁离扭头戳了戳他。

    江天悦从发呆状态回过神来,看着他认真问道:“你说这世界上真的有神吗?”

    开车的蒲捷乐了,“哎哟,小悦这是要讨论信仰问题哈,咋啦?突然这么问?”

    “咱们这个世界有各种技能的灵武者;有各种入侵世界壁垒的折叠空间,那么多未知,谁能肯定说没有神呢?”

    丁离想了想认真回道:“谁又知道所谓的神,是不是就是等级过高觉醒能力过多的灵武者呢?

    目前为止,灵武界对等级探索只到大师级,至于往上还有没有更厉害的等级,谁说得清。”

    江天悦闻言若有所思点点头。

    他没跟同伴讲昨天晚上林度找自己说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主要是他觉得这事儿太离谱了。

    对方赐予的法宝不但可以储存灵气还能随用随取?而且储存以后还有具体数据显示,你当这是去银行存钱呢?

    再说了,就算是城市里的银行,也没有这么方便的啊。

    那得开户、给你办存折,得多少人分工合作才能确保存储的钱不会出错;

    更得有财团在背后支持,才能保证资金运转正常。

    一个神秘兮兮的天尊、一件没看清什么样的法宝,就能把灵气当钱存了,还有交易平台可以互通有无。

    这怎么想都不可能的事嘛。

    就算天尊是真神吧,哪个神这么闲得慌?

    捣鼓来捣鼓去,好处都是你们的,他图啥呀?

    助人为乐咩?

    况且,灵气是什么?

    虽然大家都这么称呼,也能感受到它在体内流转,可那玩意儿看不见摸不着,怎么存起来的?

    它跟空气可不一样,最起码在灵武者存在的这些年,还从来没有研究出可以从空气中提取出灵气的方法。

    更没有听说灵气能像水一样,随着自己心意就可以清空的。

    否则自己灵气不够用,岂不是可以让同伴给传输点过来?

    自己的还灵术就够罕见逆天了,也只是辅助队友提升灵气的吸收速度,而不是直接兑换传输给队友。

    江天悦在心中嘀咕着,决定趁着这次一起出任务的机会,近距离仔细观察观察林度。

    如果真像他说的全是好处,没有隐患,自己不用他费唾沫推销,上赶着求也得求一份法宝。

    蒙蒙亮的晨曦中,三辆车飞驰在通向工厂区的路上。

    苏小牧翻了个身,从睡梦中醒来。

    自从开始结算利息被灵气冲刷身体,他就感觉到自己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精神状态都在一点点增强。

    每天晚上十二点折腾会儿再睡,也完全不影响睡眠质量,精神头儿老好了。

    书也看完了,今天找点什么事做呢?

    啃了一堆面包果当早餐,苏小牧吃饱喝足走出小旅馆准备在四处溜达溜达。

    一家三口三餐都吃的细粮和肉菜,食材储存迅速消耗中,除了面包果可以种植外,其他食材即便是有钱都不好买到。

    他边伸展身体做运动,边琢磨去哪弄点吃的。

    好不容易带领家人走上有肉有馒头吃的日子,他可不想再让他们啃粗粮。更何况,食堂里卖的粗粮饭还夹杂着谷壳沙子,一口吃下去怪牙碜的。

    “小牧,来吃早餐!”

    刚下夜班的苏渠冲他晃晃手里的饭盒,这是老婆早起做好的细粮粥。

    她的住宿条件比不上自己,为了不暴露食材引起觊觎,只能熬煮些粥不敢公然炒菜。

    然而就是简单的粥,都比之前吃的东西强百倍。

    牧秋雪吃过早餐,偷偷将细粮粥装到饭盒里带给老公。

    苏渠已经习惯了上夜班的作息,大清早的一点都不困,等吃了中午饭补觉也不迟。因此他打算吃完饭带儿子在工业区逛逛,也算涨涨见识。

    苏小牧回到房间,拿出昨天晚上自己新培植的一堆面包果,让他佐粥吃。

    吃完饭爷俩刚出门迎头就遇上姜有财父子。

    “叔!”姜大辉一看到他俩两眼冒光,“大清早听说镇上安全了,我们准备下午回去呀。你有空带我们去看看高墙呗?我还没见过呢!”

    姜有财黑胖黑胖的脸上掩盖不住笑容,乐呵呵道:“镇上传来消息啦,暴乱的凶手都抓住了,我得回去休整休整继续把铺子开起来。”

    “嗯嗯,总算不用扛大包了,累的就剩半条命!”姜大辉咧咧嘴,庆幸倒霉日子终于过去了。

    苏渠一听也替他们开心。

    既然大辉提出来了,他便点头应道,“工厂区有通往高墙附近的车,我带你们看看去。不过因为坍塌的缘故,那边有一部分戒严,咱们可以不去那边嘛。”

    “戒严只是不让过去吧?能远远的看不?”姜大辉一脸向往神色道:“我还没见过荒野长什么样呢,要是能远远看一眼也行啊。”

    苏小牧闻言也急忙点头,“对啊对啊,我也想看看荒野什么样!”

    “只是远远看一眼的话倒是没问题。”苏渠看他们三个都跃跃欲试,便领着他们从小旅馆出来去坐车。

    “咣当!咣当!”

    工厂区里的公交车破旧不堪,一开起来到处响。

    即便如此,司机依旧飙车飙到飞起。

    滚滚灰尘随车轮飞扬,破车各部位响的更厉害了,连喇叭都不用,早就司空见惯的路人纷纷躲避。

    “前面就是化工厂了啊!终点站!”司机一脚把刹车踩到底,汽车轮胎响起极不情愿停下的摩擦声,司机头也不回喊道:“坍塌高墙就在前面,想参观的下车右拐直走!”

    即便是到了终点站,车上的人也满满当当的。

    听到司机这么喊,不少人都伸长了脖子兴奋的往右边方向张望。

    只是视线都被高耸的工厂建筑阻挡了。

    下了车,姜大辉抽抽鼻子看着身边闹哄哄的人群,惊诧道:“原来这么多人都跑来看啊,咱要是挤不到前面,是不是看不着荒野啥样?

    小牧,一会儿你跟在我后面。

    看我给你挤出一条路来!”

    姜有财对看热闹抢地盘轻车熟路,当即活动活动肩膀做好准备,“老苏,你记得拉好小牧跟着我们爷俩。

    咱绝对能占到最好的位置!”

    苏渠:……

    苏小牧倒是兴致勃勃,跟着人群边往前走边提议道:“你俩这体型绝对占优势!

    老姜叔你打头;大辉在后面巩固地位;我紧跟着你俩;爸你殿后,拽好了,千万别被挤散了。”

    听说高墙坍塌了以后,工厂区的人都想来瞧瞧热闹。

    至于有没有危险,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毕竟看守高墙的有守城军;保护工厂区有护卫队,他们联合看守坍塌区域,荒野上的危险怎么可能危及到墙内的人呢?

    苏小牧一行跟着人流往前涌,绕过一片遮挡视线的建筑,可视度不高的雾霾中突然就看到一堵墙铺天盖地出现在视线中!

    “这墙……真高啊!”姜大辉仰着头瞪着眼都看傻了。

    苏小牧也眯着眼往最上面瞧,尽管距离还很远,但高上百米的黝黑墙体像座山一样具有压迫感。

    戒严边缘拥挤着人群,时不时发出浪潮般的喊叫声。

    “野山羊!”

    “哇!那么大个儿,够好几个人吃了!”

    “那个鸟,好大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