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行走的灵气银行 > 第五十四章 世外桃源——生活区
    “秋雪啊,你也太谦虚了!咱也算五六年的同事了,我居然都不知道你们两口子跟护卫队长关系那么铁!以前咱关系处的也挺好,以后你可要多关照关照!”

    车间主任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太太,又瘦又高,稀少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平时严肃的脸上此时挂着热情笑容,带着她往行政楼走。

    牧秋雪含笑回应,心里却是嘀咕着,在这儿上了快六年的班,见到你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哪有什么关系处的好不好?

    一路辛苦应付着对方突如其来的热情,幸好路程并不远,她很快就被带到厂长办公室。

    “哎呀呀,牧同志你好你好!”留着大背头体型排场的厂长笑得满面红光,见她进门热情的握握手将牧秋雪让到沙发上。

    这还是她活了三十多年,第一次坐在传说中的真皮沙发上。

    真软真舒服啊……

    感觉像坐在棉花团上!

    当然了,牧秋雪只是自己想象出来的感觉。因为棉花属于农作物,并非工业区特产,普通工人是没机会见到新鲜柔软棉花团的。

    宿舍睡的床板上铺的是稻草褥,看起来厚其实并不舒服,硬巴巴的偶尔还硌得慌。

    盖的棉被是厂里发的,一点都不柔软。

    听说里面所谓的棉絮其实是其他区回收的旧衣服打碎制成的。

    也有人花钱买商店卖的棉被褥子,摸着就很舒服,但价格实在是高昂,她舍不得买。

    厂长办公室又大又亮堂,墙面又白又光滑,布置的好多东西自己都没见过。就连端来的水,都比工厂供应的好喝。

    没有一丁点水垢,也没有没烧开温吞水那股味儿。

    水杯都那么晶莹剔透,配上一杯甜滋滋的水,光看看都是种享受。

    牧秋雪第一次从感官到待遇受到这么大的冲击,以至于神情有些恍惚。厂长说了些什么,自己只是本能地下意识附和,直到都走出行政楼了,她还没缓过劲儿来。

    发现自己跟着护卫队员往工厂外走,牧秋雪懵懵的问道:“那个……咱们去哪里呀?”

    “当然是带您回临时住所。”护卫队员脸上挂着和煦微笑礼貌回道:“刚才你们厂长说您这些年兢兢业业工作,也该升升职了,就把您的工作调成车间副主任。

    目前只负责对外业务。

    但是工厂对外业务半年才有一次,所以您现在不需要坐班,每天到工厂签到就行了。

    说实话,厂长反应还真快。

    早上听到消息,一上班立马就想到了对策,给您一个闲职挂着名。

    估计过不了几天,您的职位还能往上挪。

    他们这些开工厂的跟城市那边多少有点关系,需要打点的事儿也多。能攀上您儿子的高枝,每年各种检查都是一句话的事儿。

    要是您儿子再给点面子,替他们说几句话,每年的销售订单就不用愁了。”

    牧秋雪微微一怔,有些着急道:“我真是没脑子!

    怎么就答应了工作调动呢?

    哎呀,这不是给小牧添乱嘛!

    他还没正式入职,就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捆绑,到时候肯定很被动。不行,我得找厂长去,我还是老老实实上班去比较好……”

    “苏夫人,您不用这么紧张。”护卫队员劝阻道:“现在以您的身份,就算回到原岗位去工作,他们也不敢收啊。要我说,您就安心的接受调动,反正工作调遣令用不了几天就能到位。

    您不想无功受禄,大不了这个月工资不要了。

    不过是提前休息几天而已,也能减少很多麻烦。等苏长官执行任务回来,你们差不多就能一起去城市了。”

    牧秋雪仔细想了想,他说的挺对的。

    估计就算刚才一口回绝,厂长也不会让自己重归岗位,不如提前歇了吧。否则天天带着个护卫队员去上班,也是太招摇了。

    大不了这个月工资不要!

    她这么一想就有点心疼,眼看就到月底了,白扔了将近两千块钱呢。

    跟着护卫队员坐上巡逻车,一路向西。

    高耸的烟囱越来越少,机械噪音也逐渐消失。通过一道封锁区域的大门,眼前豁然开朗!

    牧秋雪在工厂区工作生活了十几年,还是第一次知道这里有一片新的区域。

    入眼有绿树草地和各种争相开放的花朵,在工厂区永远都雾蒙蒙的灰暗氛围里打造出生机勃勃的世外桃源。

    远离了工厂的喧嚣,这里的色彩也变得丰富起来。

    与一墙之隔的工厂区永远只有灰黑各种暗色调不同,这里的建筑色彩明快造型优美,每栋楼房只有四层高,一排三个单元,前后都有小院。不少院落里种着叫不上名字的花或蔬菜,还养着干净可爱的宠物。

    透过明亮的大落地窗可以看到屋里好看的窗帘、干净又漂亮的家具。

    有些女主人带着孩子在院里玩游戏;时不时有叮咚琴声不知从哪里飘来,给整个生活区域蒙上一层幸福快乐的质感。

    牧秋雪瞪大了眼睛看不够,这样干净又美丽的场景只存在于幻象中,连梦都没梦到过。

    她不由想起小时候母亲抱着自己在炉火旁,将自己母亲口口相传的“故事”讲给她听。在那些让人向往的故事里,人们安居乐业不愁吃穿,他们住着干净明亮的房子做着美味菜肴,一家人围着餐桌吃着说着笑着。

    而“故事”的主人公,是外婆的父亲。

    他是一位大学者,主要研究灾前科研文明。

    然而从一次外出探索回来以后,他写了一篇文章准备在报纸上发表,却被当局集团认定为恶魔崇拜蛊惑人心的言论,因此全家被流放至工厂区。

    原本准备结婚的外婆失去大好前程,进入浣洗厂做了女工。

    她的父母没做过苦工,熬了两年因病去世。

    外婆孤身一身,最终找了同样有学识、读过大学被陷害流放工厂区的外公结为夫妻。

    牧秋雪从小就被父母要求在工作之余学习,哪怕多数知识已经遗忘,他们也不想彻底沦为一无所知的人。

    从小在父母教导下,她也相信只有通过读书学习才能跳出这个思想贫瘠的圈子,因此镇上一开办学校,牧秋雪就主张将儿子送去读书。

    不管花多少钱,只要他肯学习就有希望。

    如今亲眼看到母亲描述过的场景,牧秋雪激动地差点落下泪来。

    果然,世界上还有如此美好的生活环境!

    “这里是护卫队员、守城军的生活区。”开着巡逻车的护卫队员解释道:“派到每个区大概五年才会轮换一次,时间比较长所以我们都有分配住处,可以把家人接过来。等到轮休的时候,就能回临时住所跟家人团聚。

    这里不属于工厂严管区,生活条件稍微好一些。

    安心住下,这里很安全的。

    喏,前面那座16栋就是分配给你们的。”

    牧秋雪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浅黄色的墙面干净清爽,二楼阳台上呆若木鸡的人正是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