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行走的灵气银行 > 第六十一章 那是群众们的热情啊!
    姜黑胖混在人群中也想往里面冲,他本来就是来找苏小牧的。

    自从工厂区一别,就再也没听说他的消息。

    他想着今天中考苏小牧肯定会来,见上一面寒暄几句,这关系不就拉近了嘛!到时候他们一家进了城市,手指缝里稍微流出来点渣子,就够自己在工业区横着走了。

    虽说镇上修复了杂货店,又给了优惠让自己进货。

    可天天挣这仨瓜俩枣只能是在河林镇上混。

    人家苏小牧那是要进城市生活的贵人,更何况还救了个护卫队员。哪怕他就嘱咐一句让护卫队照顾自己点,以后河林镇上自己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生活在这种环境下,每个人想往上爬的心思是穿越过来的苏小牧想象不到的。

    哪怕希望渺茫,所有人也都想试试。

    万一撞上大运了呢?

    学校门口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姜黑胖就肯定站在教室前跟护卫队员有说有笑的明朗少年正是苏小牧。

    而且跟在他身后的,就是那天救下的护卫队员谷立扬。

    实锤了!

    他没加入讨论,能跟苏小牧患难与共逃亡,那可是自己的优势!

    万一让这些学生仔知道所谓的贵人正是同窗同学,一个个冲过去打感情牌,自己还不见得能说上话。

    铃声响了以后,看门老头慢悠悠开锁开门。

    等不及的人群不待他打开大门,直接就涌上去,像是一股凶猛潮水直接将大门冲开,随后流向苏小牧所在的位置。

    姜黑胖仗着身材优势占据了最佳位置。

    可大家都往里面冲的时候,他光顾着想一会儿该怎么跟苏小牧套近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偏偏又因为吨位问题,人流冲不走他,姜有财被挤得东倒西歪失去先机。

    等他靠着自身实力再往前挤的时候,人流已经被校方安排的安保拦住了。他们在教学楼前结成一道人墙,将所有人都拦下,然后推着人流向后退。

    有人拿着大喇叭不停喊:“考生家长在校门外等候!考生排队等进场!”

    三楼走廊上,头发花白的老校长扶稳眼镜看着热情似火的人群,心中很是欣慰,“河林镇的居民还是可以的。

    虽然送孩子来上学的不足百分之一,但这些学生的家长对待中考还是很看重的。你看他们的表情都那么急切,这是对孩子们学业的重视啊!

    咱们第一年中考,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能考上高中。”

    “最起码前三名是有希望的,第一批学生,咱们都是摸索着教学,肯定不能跟其他区相提并论。

    但绝对比另外四个镇上录取率高!”同行的副校长信心满满,“学生们也很积极,你看前面那几位女同学,恨不得能立即冲到考场开始考试!

    中考的规定是随考随判卷,咱们的学生不多,考试完很快就能出分数。

    上面派来的专家已经就位了。

    咱们等着考完看第一场文学的分数排名吧!”

    老校长赞同点头,“明天下午就知道究竟有多少学生考上高中了,到时候咱们再开个会总结一下教学经验。

    争取不辜负学生和家长们的热情!

    只有咱们向城市高中输送的人才多,镇上人看到跳出去的希望,教育之火在工业区才能彻底燎原!”

    楼下被人墙拦住的人群本来还想再冲击一下,最起码离贵人能近一点。没想到护卫队员当即将贵人护到身后,还用眼神冷冷扫视过来。

    前几天被人审判的印象深刻,再加上平日里就对护卫队充满畏惧,人群很快就安静下来,不敢再放肆。

    学校组织的安保将家长成功带离学校,锁上大门;考生们根据准考证号,在各个考场前排队等待。

    姜有财假装考生被无情拆穿,四个壮汉联手把他抬着扔出去了。

    被谷立扬妥妥保护的苏小牧光顾着看热闹了。

    视线所到之处全都是人,还有好多冲自己抛媚眼扔飞吻的,看的他一脸懵逼,压根就没注意到人群中苦苦挣扎的姜黑胖。

    第二道铃声响起,有监考老师监督进场。

    苏小牧近水楼台先得月,率先坐到贴着自己名字的座位上。

    随后进来的几个女生眼睛都看直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真的是他!

    “苏小牧?”

    “苏小牧!”

    ……

    分在一个考场里的学生都激动起来,这是缘分啊!

    虽然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但毕竟有同窗之谊,搭上话什么的岂不是更容易了?

    鉴于监考老师宣布考场规则不得喧哗,否则被取消中考资格,因此同考场学生都不敢大声,一个个轻声呼唤想让他看自己一眼。

    苏小牧正襟危坐,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他心里想着,甭来套近乎,咱们也不怎么熟,我才不会让你们抄呢……

    正式开考以后,考场里只剩下翻卷子声和笔落在纸上唰唰唰的写字声。

    屋门大开着,谷立扬站得笔直视线一刻都不离开苏小牧。

    从开始答题起,苏小牧拿起笔头也不抬唰唰唰就是一顿操作猛如虎。

    等把文学卷子写的满满当当,他放下笔第一个交卷然后和谷立扬离开考场。

    动作那叫一个帅!

    让庆幸自己跟苏小牧同一考场的学生们目瞪口呆。

    尤其是学习成绩最好的班花,她还想着怎么给苏小牧递小纸条呢。

    她寻思着,对方就算变的再帅,学习成绩不可能立马见起色。自己只要先答完题,找机会给他递答案,苏小牧肯定会感激并记住甚至爱慕自己的!

    可她的题还没做完,对方就交卷走人了,这……

    看着坐上车离开学校的苏小牧,班花陷入沉思,难道对方已经不在乎成绩了?这样的话,下午考算数,自己得想办法引起他注意才行。

    对了!

    中午回家以后,赶紧梳洗打扮一番换上那条舍不得穿的红裙子,肯定没人能比得过我!

    班花打定主意赶忙低头写自己的试卷。

    “时间还早,咱们去趟杂货铺吧。”副驾驶位上的苏小牧对谷立扬道。

    考试这两天中午会在镇上的护卫队本部休息吃饭,所以有的是时间。他之前告诉姜黑胖等自己回来,现在正好把事情办了。

    别的不说,最起码冲着姜黑胖大半夜专门跑来叫自己逃跑这事儿,苏小牧都欠他份儿人情。

    “爸,你黑着个脸干啥?”姜大辉坐在杂货店门口整理货物,抬头一看父亲面色阴沉回来便问道。

    姜黑胖叹了口气,“唉……”

    “没挤进去?不应该啊!咱老姜家的爷们儿凑热闹能挤不到最前面?我不信。”姜大辉猜测道:“苏小牧压根没理你?”

    “我哪想到他那么拉风啊!”姜有财扑通一声坐地上,地面都微微一颤,“有护卫队员当保镖,还开专车送他去考试的。所有人都盯着,他压根没看见我。”

    姜大辉奇怪道:“你咋不喊?你那嗓门儿,一开口喇叭都镇不住,他还能听不见?”

    “那哪能喊呢?”姜有财也有点后悔,拍拍大腿道:“我听他们议论都没认出小牧来,我就寻思着,他们要知道那贵公子就是苏小牧,不得都凭同学的名义套近乎去啊?到那时候,哪还有我说话的份儿?

    可没想到,学校真贼啊!

    直接就把我们给轰出来了。

    要知道我就喊一嗓子,现在那些学生肯定都知道是苏小牧了。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