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行走的灵气银行 > 第六十二章 许配给你?
    姜大辉不以为然道:“那就等考试完去学校堵他呗。”

    “难啊。”姜有财垂头丧气,“你是没看见那个谷立扬把他保护的多严实,怕是一考完人家就坐车走了。”

    姜大辉把手里的活儿停下开始发呆。

    其实在他印象里,对什么患难与共没概念。毕竟那天晚上跟苏小牧他们汇合以后,自己基本上都是睡过去的。

    等醒过来已经在车上了,什么神奇的治愈术,毛都没见着!

    姜有财扭头一看儿子又在晒太阳发呆,忍不住郁闷道:“送你去读书,说啥都不在教室呆!你说说你,要是老老实实上学去,那不得跟苏小牧是同班同学啊?至于现在都摸不着人?”

    眼看老爹的怒火又引到自己身上,姜大辉抽抽嘴角道:“我随你,不是读书那块料。

    人都说什么老子什么小子嘛。

    你就甭纠结了,说啥都没用,现在就是摸不到苏小牧的人。

    说起来,自从苏小牧来咱家买过一次东西认识以后,你就跟他关系处的特别好。

    要不是你们长得实在不像,我都怀疑你俩的关系……”

    “去你娘的!”姜有财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拿起崭新的笤帚扔过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姜大辉急忙躲开,嘴里还不消停,“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才奇怪呢!能吐出来,狗妈肯定跟象有一腿!说起来,狗倒是常见,象是个啥东西?”

    “你个兔崽子!”这句话是从灾前就流传下来的,姜黑胖也不知道“象”究竟是个啥东西,解释不出来问题,那就解决提问题的人!

    拎着笤帚追着姜大辉在崭新的杂货铺团团转。

    “还说我比不上人家苏小牧,你能比得上人家爹吗?”姜大辉跑得慢背上挨了两笤帚,嗷嗷叫着喊道:“人家爹肯定不这样打人!”

    姜有财更上火了,手里笤帚挥舞着骂道:“你还敢嫌弃你爹?谁把你养的这么胖?啊?谁让你吃得这么壮?我又当爹又当娘容易吗?你还会顶嘴了,小兔崽子……”

    “嘿!你骂就算了,把你自己带上干啥?”姜大辉边跑边哈哈大笑,“我是你儿子;你骂我兔崽子,那你是啥?老兔崽子?”

    父子俩在刚收拾好新开张的杂货铺里你追我赶正热闹,一辆护卫队的巡逻车缓缓停在门口。

    苏小牧看着笤帚上的干草四处飞舞,不由笑道:“这爷儿俩一天天过得挺开心哈?”

    “我路过的时候会注意一下,他们生活还是挺滋润的。”谷立扬见状也笑了,“三天两头这么打,不过姜有财舍不得下狠手,看着打得凶,落在身上跟挠痒痒一样。”

    车停了好一会儿他们都注意到。

    谷立扬只得按按喇叭。

    “滴滴滴!”

    响亮的鸣笛声让姜有财微微一怔,手里的笤帚举在半空中,有几片新鲜的干草叶飘落粘在他头上。

    “小牧?!”姜大辉一个“熊”跳从矮货架上跳出来,地面为之一颤。

    他冲上前看着站在汽车旁帅气的小伙儿,一时有点不敢相信,“你真是苏小牧啊?怎么几天时间没见,这么好看了?你这穿的是什么衣服料子?摸着真舒服!诶?你身上真香,咋弄的?”

    苏小牧抬起胳膊闻了闻,然后笑道:“是香皂的味道。你要是喜欢我送你一块,就是用着有点费水。”

    姜黑胖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赶紧把笤帚扔了。

    把屋门口堆的货物随便踢了两脚,他笑道:“刚才去学校找你来着,人太多没冲进去。来屋里坐吧,正收拾呢有点乱……”

    苏小牧和谷立扬绕过满地货物,跟着他走进杂货铺后面的小院里。

    姜有财属于河林镇中上等的有钱人家,这些年经营杂货铺家境也算殷实。

    所以他家的房子比起苏小牧租住的木板房,显得阔绰不少。

    临街一间房子是店铺,后面有个极小的院子,尽头两间砖房。当初杂货铺被毁在大火中,镇上组织重建时,帮他把后面居住的房子也重新修建了。

    姜有财把两人让到屋里,张罗着烧水泡茶,被苏小牧制止了,“省点水吧,我们就是坐坐不用那么客气。”

    “嘿嘿嘿……”姜黑胖搓着手在一旁坐下,“小牧捯饬的真像样。可惜我没闺女,不然真得许配给你!”

    噗!

    苏小牧庆幸没喝水,不然全得喷了。

    他抬头看看姜大辉那复制粘贴老爹的体型,心想你要是有闺女那小名得叫铁蛋吧?

    “各区人审美不一样。”谷立扬倒是很认真看了看缩小版的姜黑胖,认真道:“你要是有闺女也是这体型,在我们矿业区,媒婆肯定踢破你家门槛!

    我们矿业区就喜欢个高的、壮的、块儿大的女人,基因好,生的孩子们也壮实!”

    姜有财一听拍拍腿后悔不迭,“可惜啊!这要是个闺女,许配给你多好!男的你要不?”

    “哈?”谷立扬顿时微微一怔,脸色憋的通红,“那……我家也没矿,男的就不要了吧。”

    “砸手里了。”姜有财叹了口气。

    苏小牧努力憋着笑,“谷大哥,你有姐妹吗?”

    “这个真没有。”谷立扬也略遗憾,“有也不行啊,隔着两个区呢,不好过去。”

    姜大辉倒是松了口气,“差点就被你们包办婚姻了。其实我有喜欢的人,小牧认识,就你们班班花魏妲娥,长得漂亮家里又有钱,我可喜欢她了!”

    苏小牧仔细想了想,确定没印象。

    原先的苏小牧比较自卑,班上学生也不爱跟他一起玩,同窗三年,他对其他人没怎么关注过。

    “今天我过来有点事跟你说。”苏小牧引到正题上,“咱们患难与共过,过两天我就要离开工业区了,没什么能回报给你的。

    第一是麻烦谷大哥方便的话照顾着点你们;

    第二嘛,我知道你的想法,心心念念想去城市里。

    我虽然还没见过城市什么样,但是能猜个差不多。到了那里一样需要工作,人们也有穷富之分,只是环境可能会比这里好一些。

    如果你愿意,等我到了那边站稳以后,看看有没有门路能把你们带进去。

    实在带不进去的话,我会偶尔抽时间回来送些东西。

    也不枉费这么多年姜叔你一直照顾我。”

    姜有财听得心里一阵激动,脸色都变的黑红,眼眶也有些湿润,“你有这份心就足够啦!这些年卖给你东西便宜点也好;偶尔送点不值钱的玩意儿也罢,其实,我是有私心的。

    我就觉得你这孩子将来一定能有大出息!

    现在你真的熬出来了,以后去到城市里肯定全是好日子。

    能想起来给我们捎点东西,我就感之不尽了!”

    “小牧,我有件事想求你。”姜大辉突然严肃道。

    苏小牧也正色道:“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帮!”

    “你肯定能做到的!”姜大辉激动得浑身颤抖,“走前儿,请我吃块肉吧!就像上次苏叔送的那块大小就行,我给你表演个一口吞!”

    姜有财一听脸色又黑了,起身就找笤帚,“就知道吃!我让你吃……吃笤帚疙瘩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