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关系户 > 第63章 这鱼是老演员了
    黑影之内展露出一张邪恶的面容。

    他就是……仙大的教导主任刘金水同志!

    这个时候,刘主任身上穿了一身黑色的避水仙衣,在他对面站着的这个人始终笼罩在一面黑色的阴影当中。

    这个人的身上披着一件巨大的黑色长袍,宽肥的大兜帽遮住眼睛看不清容貌,只能听的清声音。

    “老刘啊,准备好了吗?”

    那道神秘身影问道,沧桑的声音犹如空谷之中的回音。

    教导主任点点头,然后那道神秘身影也是继续说道:“其实此事本来不想让你去做的。

    但是你要知道,这件事情关乎我仙大未来盛衰荣辱。

    事关重大,这个决定也是高层经过一场激烈的会议讨论之后决定的。

    这次的事情切记不得声张,做的时候要尽量干净利落,不留痕迹,做完回来之后也不许向任何人提起。

    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哪些事情该说哪些事情不该说,这一点不需要我再提醒你了吧。”

    神秘黑袍人说着,刘主任就是坚定点头:“副校长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烂在肚子里。

    只是,副校长,上面的人真的会观看这次的期末考试吗?”

    刘金水问道,神秘黑袍人闻言也是停顿了一会:“这是内线消息,九老星当中来了四位,你觉得上面会不关注?

    好了,上面的事情不是你我能够随意揣度的,先去办你的事情吧。

    记得挂鱼的时候机灵点,千万别被其他学生发现了!”

    神秘黑袍人又叮嘱了一遍,然后他才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般问道:“对了,你选的那些灵鱼品质怎么样?还有演技,万一被看出来就不好了。”

    刘主任面对问话,就是淡然一笑:“副校长就放心吧,我选的都是极品灵鱼,这些鱼都是老演员了,知道一会还得给送回去,包管谁都发现不了!”

    刘主任说着,就是从自己的御兽袋当中拎出来一条硕大无比的巨型金黄色的龙鱼。

    这条龙鱼一被刘主任拎出来,立马就朝着黑袍人点点头,然后就口吐人言说道:“副校长放心,我们都是金太阳龙鱼话剧社出身的,都有职业证明,包管一会谁都看不出来,您就放心吧!”

    这条龙鱼嘴巴一张一吐说道,信誓旦旦。

    黑袍人就是点了点头:“好了,事不宜迟,你们现在就出发吧!”

    一分钟后,在龙跃河的一处河岸,一道黑色的身影就是“扑通”一声跳入河中消失不见!

    ……

    与此同时,河岸的另一边,仙大的垂钓考试已经开始了两小时。

    另外有不少学院的高年级学长站在一边做着记录。

    其中,以两个人的表现最为亮眼,那就是皇甫炫和尹燃二人。

    这两人不愧分别为一年级的年级第一和年级第二,灵力的控制简直就是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地步,几乎可以做到每一落杆必有鱼中的境界。

    就连在他们身边负责记录的那两名高年级学长这个时候都忍不住为之惊叹。

    这是哪冒出来的怪胎啊?

    今年的新生真是可怕。

    这灵力掌控的程度比他们这些仙大修炼了三四年的老生还要强悍了吧。

    这两个家伙真的是新生?

    两名高年级学长互相隔岸相望了一眼,这时候都是纷纷能看出对方脸上的苦涩之意。

    “哗啦!”

    皇甫炫提竿,又一条大鱼被他风轻云淡地从河里钓了起来。

    立马引起周围不少仙大新生们的惊叹。

    “这是黑背玄鲶!天哪,这是一阶中品灵鱼啊,皇甫主席真是厉害!居然一下子就钓到这么高级别的灵鱼!”

    “黑背玄鲶啊,这是我这次的目标,没想到皇甫主席只是随手一下竿就钓到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看这条灵鱼的体型,起码也得有三十年龄了吧,这么算的话,一阶中品灵鱼的基础分是10分,黑背玄鲶这种珍惜货起码还要再加额外的20分,再算上鱼龄的话,还得再加5分。

    就光是这一条灵鱼,皇甫主席就得了35分,我的妈,我这次考试能不能拿到35分都难说,这他马的还考个叽霸……”

    周围的吃瓜群众拿着鱼竿激烈的讨论了起来,其中有一个穿着灰色仙衣的新生陆仁贾一边说着,就是越说越气,说到最后直接把鱼竿往地上一扔,弃权了。

    “皇甫主席真厉害,一竿子下去就拿了35分,照这个趋势下去,这次考试的第一名一定又是皇甫主席的了吧!”

    这个时候,人群当中又有讨论声响起。

    “那可不一定,你看那边,尹燃队长也不比皇甫主席差啊……”

    人群当中,一道声音响起,众人顺着看去,正好这时候,尹燃那边的鱼钩也有动静。

    尹燃眼疾手快,灵力催动之下,一下子就是把鱼竿提了起来。

    “哗啦啦!”

    一道水声响起,一条青色的大鱼也是被拉了上来。

    “我日,这是铜鳍牛鲤!一阶上品灵鱼,看这体型,这是五十年鱼龄的灵鱼啊!”

    “这条铜鳍牛鲤起码能算70分,真是厉害了我的哥!”

    “我的妈,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先是三十年鱼龄的黑背玄鲶,再来又是一条五十年鱼鳞的铜鳍牛鲤,我怎么跟这两个怪胎考在同一届了啊,我一头撞死算了!”

    议论声此起彼伏,其中一个人悲鸣一声,说完,他就是把鱼竿往河里一踢,然后脑袋往身边一块石头上一撞。

    “啪叽!”

    撞死了。

    负责记录的高年级学长轻叹一声,就是负责把他拖了下去,往医务处的方向拖走。

    两边的波澜越掀越大,惊叹声和自叹声更是一浪更比一浪高。

    “看,皇甫主席又提竿了,哇塞,一阶极品的玄鳞青鱼啊!”

    “尹燃学长那边也有动静了!是马晶鱼!二阶下品的马晶鱼!”

    ……

    看着热闹无比的皇甫炫和尹燃那边的动静,苏北等人这边的钓位这是正常多了。

    戴小星轻轻一拉竿,一条通背鲤被钓了上来,站在她身后的那位穿着青色仙衣的高年级学姐赶紧记录。

    戴小星,一阶中品通背鲤一条,珍惜程度一般,记20分。

    看着别人那边的新生钓位多多少少都有所斩获,负责记录苏北和王二这俩人的两位高年级学长绝望了。

    考试到现在为止,这俩货除了苏北钓上来一条一阶下品的绿毛龟记了五分完了还被王二拿过去玩了之外,这俩货就再没钓起过任何东西。

    两位监考学长们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蚱,反观苏北王二这哥俩却是一副无所谓随便混混的架势。

    简直应了那句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话。

    两位高年级学长走到一起哭笑不得:“他俩还准备混多久?”

    “我怎么知道……”

    苏北拧开水瓶,仰头喝水,眼睛这个时候还耷拉着盯着水面的鱼线。

    这个时候,鱼线突然下沉了一下。

    王二眼皮一跳,看向苏北。

    身后记录的高年级学长眼皮也是一跳,他也看向苏北。

    王二身后记录的那位高年级学长眼皮没跳,却依旧看向苏北。

    苏北的嘴巴一抽,激动起来。

    然后……他就继续喝了一口水。

    看它鱼上钩。

    看它鱼挣脱。

    看它鱼跑了……

    苏北身后那位记录的高年级学长看着那条好不容易才上钩的鱼居然就这么当着面跑了,一下子也是怒不可歇,一把抓住苏北的衣领就是质问:“刚才你为什么不拉竿!”

    苏北疑惑看他一眼:“因为,我在喝水啊。”

    高年级学长:“……”

    另一位高年级学长:“……”

    王二:“有理有据,符合逻辑!”

    苏北佛系一笑:“知我者,王二也。”

    王二:“北弟言重,二哥愧不敢当。”

    苏北:“哈哈哈。”

    王二:“哈哈哈。”

    于是,就在身后两位高年级学长无语的注视下,这俩哥俩又进入了贤者模式。